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五章 离奇失踪(二)
    朱遂贮的儿子朱缔沾快七岁了,夫『妇』二人正为是否将他送回国内上小学而犹豫。

    在朱遂贮看来,国内的教育弊端甚多,多为填鸭式教育,大多数学生大学毕业后,仍然没有一技之长,面对暗流汹涌的社会,无所适从。所以到现在还没送他上小学,只是让夫人在家教字算数,有时也送去吴厢萄家和全劢一起习作功课。

    全海和吴厢萄所生的儿子全劢今年已八岁。他们夫『妇』商量后,决定不送回国内上学,一者他们都在央勐工作,国内又没有合适的亲人照顾,二者他们夫『妇』的观念也颇独特,就是不想让国内那一套教育制度框呆了孩子,应该给孩子一个自由的空间,投其所好,适当引导他对有兴趣的事物加以观摩和学习。但他们夫『妇』也做好计划,对一些基础东西,比如识字写字作文,都分工加以辅导。这方面的观念与朱遂贮的教育观颇为相同。

    前几年,朱生幡曾设想在央勐设立一个学校,专门接收公司员工子女,模拟国外教育模式,以充分开拓挖掘孩子的实践能力为主,引导孩子们从多个角度思考问题,悉心观察孩子们的兴趣,再加以引导和鼓励,使孩子们在独立『性』、进取『性』和坚强『性』三方面得到有效的锤炼,更重要的是向孩子们灌输些恩泽福庇观念。但因事务繁多,无暇顾及,所以一直搁置。

    朱遂贮听毕,马上走到各机要口查看,看看有没有闲杂人员通过的痕迹。这些机要口都为隐密的,只有朱生幡、朱遂贮、朱遂赋、朱遂贴、李归政、吴忉典等等少数几个人知悉。

    那么,如此隐密又只是少数人知悉的地方,为何肖涯能连闯三次?且容详细道来:

    肖涯第一次误闯鼎明基地,是因为当时鼎明基地还处于建设初期,各种机关隘口还没完善,以至他盲『摸』『乱』撞弄开机关,得以进入鼎明基地。这家伙最后居然涉暗河而出,命大捡回一条命。谅在肖涯悟『性』不高,朱生幡决定不作进一步的应对。

    肖涯第二次闯入鼎明基地却是李归政的疏忽。当时李归政在『操』作室例行检测电梯运行情况,没想到把正在乘电梯的肖涯误送入鼎明基地三角区。

    肖涯在那里游『荡』很久后,才被李归政发现。当肖涯进入到自动生产区时,李归政情不得已,开启超声波驱赶他,又趁肖涯捶壁踩地之际打开旁边的电梯,引导他进去。后又极不负责任地『操』控电梯,将肖涯捎到北笼区,直送到平洞洞口,由其自生自灭。幸得肖涯命大,侥幸觅得秘路逃生。这件事李归政不敢向朱生幡等人透『露』,并偷偷将肖涯进入鼎明基地的所有录像删除。

    肖涯第三次闯入鼎明基地,那是朱遂贮醉酒误『操』作所至。当时朱遂贮醉酒后,想打开鼎明基地入口,与大贡肖涯一起进去参观那些动物机器,以示炫耀。没想到朱遂贮实在太醉了,还没知晓自己的『操』作是否成功,便和也是烂醉的大贡双双睡过去了。因此,微醒的肖涯凭借朱遂贮开启的大门,得以第三次进入鼎明基地。第二天,朱遂贮才懊悔地将懵游的肖涯带出来交付给大贡。

    再说朱遂贮查看到各机要关口没有什么异常,便打电话给朱遂赋,想叫他启用精细监控,查看朱缔沾是否在鼎明基地。

    朱遂赋接到电话后却说全劢也失踪了,全海和吴厢萄正在焦急地四处寻找,并猜疑是否与朱缔沾一齐走失的。

    朱遂贮听后,吩咐朱遂赋马上启用精细监控查看,不放过任何细节。然后他又将具体情况向朱生幡述说。

    朱生幡听后,大吃一惊。他正在细读有关肖涯女儿失踪的新闻,在揣度小女孩的失踪为何如此蹊跷,现在这边又说两个小孩也失踪了,惊诧这事为何如此巧合。他的第一念头就想到,这三个失踪的小孩是否是同一伙人所为,或者有没有相同的原因。

    经过几番细查,排除了小孩误闯和滞留在鼎明基地的可能。这下哭晕了吴厢萄和阳展媚。众人一边继续努力查找二个小孩之余,又一边安慰她们。

    这时候,朱生幡想到了司令员彭作论。于是他马上将情况向司令员反映,并请求司令员派兵搜查各关隘要道,一旦发现有小孩的线索,立刻盘查清楚,希望动员司令员的力量,能尽快找到两个小孩。司令员作了一一应诺,并将工作安排下到各级哨站和安保队。

    可是事情毫无进展,包括肖微可的失踪案件。

    自从杜觇重返学校后,他迅速得到学校更多学生的“尊重”。一帮学生围在他身边,唯唯诺诺,哥前哥后,他俨然是一个大哥身份。基于这种优越感,杜觇拒绝母亲淮涣的接送,一班小喽啰前呼后拥地簇着他上下课,其气势可谓雄昂。

    大贡对此也不作声,他已『摸』知儿子的脾『性』,管他等于是和他作仇,因此只是冷眼观察,等到需要出手干预时,便管一管。但这么久以来,杜觇好象也没搞出什么风雨。

    可是,风雨却来了!

    这段风雨,就是刮倒淮涣的风雨,摧残淮涣的风雨。

    按照杜觇的跟班同学描述,杜觇跟所有的簇从在街角分开后,独自一人走回家。而这个同学因突然想起一件事想和杜觇说说,便马上追了上去,但那时却不见杜觇了。直到晚上,淮涣才焦急地告知大贡:杜觇失踪了!

    大贡马上意识到是被人劫走的,便迅速报案,并分头找到曾经和杜觇有过节的同学家长,逐一询问甄别,看看他们是否存在报复杜觇的可能,经过一一询谈,没有发现大贡所认为的那种情况。又重点排查是否是黄少的人干的,但都一一被否定了。

    警方通过查询监控显示,杜觇最后在监控画面显示是在学校门口那条街,那时他和几个同龄孩子大摇大摆地走着,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在监控范围内。对此,警方表示,这种情况能找到的机率很低,并建议大贡发动自己亲朋好友的力量去寻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