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六章 疯狂寻子(一)
    大贡气愤地大骂警方无能,推卸责任,白吃国家公饷。

    这时,大贡突然想起肖涯的女儿前段时间也被拐走。这二件案是否有关联呢?于是,他马上打电话给肖涯,细问缘由,得知肖微可被拐案也是毫无进展。

    就这样过了一周,杜觇没有任何消息。淮涣『摸』着杠觇的相片,满眼娑婆泪。

    自从不理世俗眼光,下定决心跟随在大贡身边后,淮涣将一切心思放在杜觇身上,虽然他外表顽皮横蛮,但内心是非常信服母亲的,所以淮涣的劝说和唠叨,杜觇都默然记在心,也没有顶撞过她,这是淮涣觉得非常欣慰的。

    虽然淮涣和大贡因为在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问题上有过争吵,但她始终觉得大贡稳重,不会辜负自己,所以她便息心打理家务,闲时看些书,也写点文字。对于两者未来的关系,也不作多虑,且当日日是好日。

    谁知,杜觇现在失踪了,这竟然将淮涣的心掏空,哀痛之余,她不得不考虑和大贡的未来关系。

    其诗云:

    初啼玉肚现,疑是动漫相,顽劣遁天道,聪睿藏胸间。

    一朝踪影渺,恸哭撼宗庙,愿借奴金身,换得儿安恙。

    焦虑哀伤之余,淮涣只好发动亲朋好友四下打听杜觇的消息,又叫大贡动尽一切人脉资源努力寻找。

    话说全海因儿子全劢失踪了,顿觉得整个世界崩溃了一样,全然象一头被困住的雄狮,左钻右挠,恨不得有一副穿墙镜,把镜照向世间,找到自己的儿子,然后将拐卖之人碎尸万段。

    在这样的情绪下,全海已无心上班,整天在网上发布寻子信息,也不错过任何一条有关拐卖儿童的消息。此时的他,已是魂不守舍,说的话都是两句:我要找儿子,我要杀人贩子。

    那天,他拉着吴厢萄,叫她立刻收拾行李,一齐回国寻子。

    “你有什么方案?具体去哪里?据我了解,之前四处流浪寻子的人,都未能成功寻回子女;我们的工作岗位是没法让人代替的,这样一去,需征得朱总同意才行;而我们所剩的钱不多,又怎能维持得长久?”吴厢萄质问道。

    “去到哪里就寻到哪里!哪怕是『露』宿街头,捡残饭剩菜,也得把儿子找回来!其余的事都是无关要紧。工作岗位的问题,你就和你舅舅说一声吧,应该他会妥善安排好的,也会谅解我们的。”

    吴厢萄虽然也恨不得马上把儿子找到,但她对全海这样方法非常不赞同,这样的做法等同大海捞针,不切实际,而且丢掉工作没收入,路上颠沛流离,白吃苦头,这和乞丐没有分别。不如四处探听消息,有确凿信息后再动身去找也不迟。

    但这些想法不能直接对全海说出来,因为她了解全海的脾『性』:一旦认定了的事,十头牛也拉他不回,若然阻挠他,他必然会歇斯底里的将怒火喷出,破坏力特强。所以吴厢萄想了一个妥善办法,就是让全海自己一人去找。

    “我们二人一齐去找欠妥,这样吧,不如让我自己去,或者动员阳展媚与我作伴,以便有个照应。一者你可以继续工作,有生活来源,不至于穷潦;二者也不辜负舅舅的恩义;三者全劢有可能还在央勐,一旦这边有消息,你可以马上去查探,不至于到时需要我们千里迢迢急匆匆的赶回来。”

    全海听后觉得有道理,但他当然不会让吴厢萄独自回国内寻子的,也不与朱遂贮夫『妇』沟通,便决定自己回国,留下吴厢萄在央勐打点照应相关事项。

    思忖计划完后,全海便与朱生幡述明一切。朱生幡自然是劝说一番,但见他主意已定,便应允了,然后嘱咐些话,交些钱银与他。

    当夜,全海集万般情愫,与吴厢萄缠绵一番,第二天一早,便毅然背上简单行囊,踏上了寻子之路。

    肖涯也是万念俱灰,听人建议,做了一个寻亲牌,详细说明女儿丢失过程,上附相片特征等。他举着牌子,立在繁街闹市,镇道乡路,寄望有人能知晓女儿情况线索,帮他找回女儿。

    肖涯所到之处,人们总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或上前询问,或冷眼相看,或拍摄上传朋友圈。

    这天,肖涯象平时一样将寻亲牌举着。不久,只见一伙人冲上前来,把他的寻亲牌一把拿过去,向地面摔打,直至牌子粉碎,然后愤愤地对大家说:

    “这个走失的女孩就是大盗苏现的亲妹妹,大盗案主犯的女儿,这样一个罪恶极大的家庭,丢了是报应,我们家商场的营业款让隐形大盗偷个精光,以致商场倒闭,我们无以为生,这都是她母亲和哥哥所害!”

    听到了嘈杂声,众人纷纷围了过来看热闹,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也有的人其亲朋好友也曾经被偷盗过的,都纷纷围上来,说几句不中听的话,有的端祥着肖微可的相片,“呸”的吐了口痰在上面,似乎群情越来越汹涌。

    “这个家伙,蛇头鼠脑,也不是好东西,说不定偷盗也与他有关!”

    “听说这家伙多次被拉进巡逻所,不是赌博就是嫖娼,还曾经偷过银行的钱。”

    “啊!就是这个家伙?我的远房亲戚当时在银行上班,发生了偷盗案,那就是拜他所累,被银行炒了,现在生活都没有着落。”

    这时,有人拿那些轻碎的东西掷向肖涯,有人向他吐痰,场面非常混『乱』。肖涯见势不同,知道解释也没有用,便连忙闪身开跑。

    那伙自说商场被盗的人连忙追了上去,并大喊捉贼。于是,很多人也跟着看热闹,不明就里的人还帮忙追着肖涯。

    肖涯没跑多久,突然被前面一个人伸脚出来绊,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擦得一脸伤痕,丝丝血汇成一脸红『色』。

    那伙自说商场被盗的人追了上来,见到肖涯满脸是血,也不作声,互递眼『色』,悄悄地遛走了。伸脚绊倒肖涯的人望着大家问缘由,围上来的人懵懵互望,却道不出所以然。有人开口问:

    “是他偷东西吗?谁是失主?”

    众人还是不知为何,放眼搜寻刚才喊抓贼的人,却没有了他们的踪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