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七章 疯狂寻子(二)
    肖涯掩面坐起,痛苦地呻『吟』着,然后说道:

    “谁这样捉弄我?大家快快帮我报警吧。”

    绊倒肖涯的人见势不同,自知是多脚了,也悄悄的溜走了。

    这时从旁边走出一个和尚,浓眉大眼,颈挂菩提珠,一袭灰袍,肩跨一个大灰布施袋,脚穿僧布鞋,用响亮宏厚的声音对肖涯说道:

    “这位施主,惹事之人已离开,也不必作穷争,待我帮你敷理伤口吧。”

    说完,和尚便蹲了下来,打开布施袋,拿出些瓶瓶罐罐和棉纱,各倒了些『药』粉在棉纱上,然后贴敷在肖涯脸上的伤口,并包扎好。

    “施主,世事纷扰,劳心劳神,所有的坎,皆是自为之,故需放下杂念,诚心向佛,方能善济自我,后普济众生。”

    “和尚,我只想去医院,麻烦你帮忙叫个车吧。”

    “这不过是皮外伤,这一贴『药』敷上去,然已止痛止血,待明日你到林印寺外员院找我,我再帮你换一敷『药』,便可去痕复原,无须入院耗力耗时。”

    和尚说完,便递上一张名片。肖涯接过一看,名片上有中文,也有他不认得的文字,只见中文字样正面印着“阿姜了无、泰国环球空念理事会、手机号码等字样”,背面只有一行字:空念隐禅,了无是满。

    肖涯目睹和尚远去,满是疑『惑』。他再仔细端祥那张名片一会后,便将它放进裤袋,稍作整理,便走回宾馆。

    众人也散去。

    二天后,肖涯觉得脸部不再痛,想起了和尚,便按着名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却得知这个手机号码是泰国号码。

    听电话的是和尚的助手。肖涯通过了解知道,了无是泰国有名的大师,这次来余州林印寺是属访问交流形式。肖涯说明情况后,助手叫肖涯可直接到林印寺来找了无大师,并告诉他具体路线。

    再次见到了无大师时,肖涯心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特别是了无大师帮他敷『药』时,他全身神经似乎被悉心抚慰和呵护着。在了无大师面前,肖涯就象一个小孩子一样,身心舒松,完全倚附于他伟岸的影像下。整个换『药』过程,了无大师一声不哼,处理完毕,便静静归坐。

    “大师,我身经百痛,爱人离我而去,女儿丢失不见影踪,现在身子又有莫名病痛,莫名其妙的倒霉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在我身上,你能给我指一指方向,以便摆脱目前困境吗?”肖涯说道。

    “所谓的劫,或前生种,或今世栽,淡然应对,察己瑕更之,劫后可重生。”

    “己瑕是什么?”

    “即为贪嗔痴慢疑,贪欲、动怒、执『迷』、傲慢、疑『惑』,这些,你可曾有?”

    “好深奥,很难理解。”

    “或者你记住我所说的,回去后慢慢领悟吧。另外,送你六个字:嗡嘛呢呗咪吽。当你感到旁徨『迷』茫痛苦时,就诵念这六个字,当你高兴欢心得意时就诵念这六个字,当你寂寞无聊空虚时就诵念这六个字,当你安祥静谧平和时就诵念这六个字。”

    “那岂不是要时时刻刻都在诵念?”

    “对。”

    肖涯默默记下那六字,便起身向了无大师告辞。自此,他将那六字常挂口中,默默诵念。

    却说全海经查阅和打听了解到,大多数儿童都是被拐卖到洋河和邹建两省,便携着寻子牌,先后走遍羊河、邹建两省各地寻找儿子,却没有任何线索。

    这时,全海所剩的钱也不多,便叫吴厢萄汇点钱过来。吴厢萄却劝说他回去,说这样找完全白费功夫,也浪费钱财。气得全海发毒誓说,不找到儿子,决不回去见吴厢萄。

    后来,全海了解到肖涯的女儿也走失了,他人在余州,也在焦急地找女儿。考虑到邹建离余州不远,全海便决定到余州找肖涯,动员他和自己结伴,一起去找孩子。

    全海到了余州后,拨通了肖涯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肖涯此时已暂住林印寺,听到全海的叙述,便邀他到林印寺一叙。

    两人见面时竟是相对无言,一个默默看着对方,一个悲慽僵挂面上。缓了好久,肖涯才开口:

    “你我同病相怜,今日相见,暂且将那些烦心事抛开,以久别重逢的心情来相聚吧。”

    “我儿子失踪了,他是我的命根子,如果找不回他,这个世界必然是寡味淡『色』,谈什么久别重逢,谈什么相聚!如今我们唯有商量妥当,一起去寻找自己的孩子,多一个人就多一个照应,费用也可省很多。我听说,很多被拐卖的孩子都是被卖到汐州那边,不如我们结伴到汐州,去找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找到孩子,没找到孩子,我不会回去见吴厢萄的。”

    “这事要从长计议,我看你风餐『露』宿的,面『色』很不好,不如先在这儿歇息一段时间,等休养好了,我们再做计划吧,好吗?”

    “我没事,我的身体我是知道的,先在这里歇一晚是可以的,明天一早我们就起程吧。我们先去邹建,邹建很多地方我已去过了,还有些地方没去找过,我们就到那些没找过的地方,假若还没找到孩子的话,就顺道往汐州方向去。我相信,孩子迟早会找到的。有一个情况,就是我现在的钱用得差不多了,你带多一点钱,算清数目,一到汐州,我就让吴厢萄汇给你,绝不拖欠。如果能找到孩子的话,我会叫朱董事长额外给你一笔钱,因为孩子毕竟是在他公司宿舍里走失的,他始终都需要有一点责任。虽然平时他对我们很好,但孩子丢失是非同小可的事,他不帮助我们,说不过去!”

    在央勐时,肖涯素闻全海是非常执着的人,一件事认定了,必然践行到底,如有谁阻挡反对,他必视其为仇人,任何事都不会给情面。

    为此,在业务上,他得罪过很多同事,包括朱生幡的众多亲戚。但后来经验证,大多数的事,他所坚持的都是正确的。所以朱生幡也颇为看重他,很多时候都会偏护他,也不惜得罪自己的亲戚。在这个情况下,肖涯知道规劝也没有作用,只得说:

    “好吧,你先歇息一晚,明天再作安排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