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七八章 疯狂寻子(三)
    第二天天刚亮,全海就推醒肖涯,叫肖涯马上出发到邹建。肖涯醒后念了一句佛,并说:

    “全海,先不要焦急,我女儿失踪时已报案,这几天我还要等巡逻所的回音,所以还不能离开,不如趁这机会和你游一游余州的景致,比如梅林坞、龙井茶园、西湖等地方,这样也不枉来余州一场。”

    “你还有心情去旅游?”

    “也不是旅游,只是去走一走,散散心,迟几天走也未必是坏事。丢了孩子固然紧张,但执着也要讲机缘,或许我们到西湖就可以见到我们的孩子呢,又或许迟几天到邹建就刚好遇到你的孩子呢,这不象受伤了就要马上治疗,听我的好吗?”

    全海早已急得抓腮挠耳,却又无可奈何,因为自己口袋已空空,吴厢萄又不肯寄钱来。他只得长吁一口,然后默不作声地坐着。

    在一个茶农家里,肖涯和全海正在坐着,听茶农讲解制茶过程。全海却了无生趣,眉头紧锁,目光呆滞,面『色』苍白,连捧起茶杯喝水都是无精打彩,茶水洒湿了衣服也不觉。

    肖涯不作理会,却听得津津有味。

    茶农讲解完后,便领着二人上山,开始演示如何摘茶。全海跟在肖涯旁边,小声地对他说:

    “你找到女儿了?为什么那么的自如?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

    “既然来到这里是为体验茶园生活,何不放轻松点,用心投入去呢?若果唉声叹气愁眉苦脸能找到孩子,我也会这样,但这样能找得到孩子吗?不能的话,我为何要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一连串的反问,弄得全海尴尬不堪,他只得默然地跟着,再不哼声。

    第二天,全海依然象鼓着腮的蟾蜍,了无生气。肖涯也深受影响,总想顾及他的情绪,和他说些央勐的事。但全海依然是牛心左『性』,冷淡应答,其心思总是想着去邹建寻子。肖涯只得作罢,并且说:

    “如果你想与我一齐到邹建去找孩子,凭你这样的心情,必定也影响到我,我倒如不去,你自便吧。”

    全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那你借我些钱吧,二个月后还给你,行吗?”

    肖涯同意了,并约定明天为全海送行。

    一宿无话。第二天,天还是蒙蒙亮的时候,全海便又推醒了肖涯说:

    “昨晚我查了一下那些拐卖信息,了解到东绿很多儿童乞丐都是拐过来的,佢们的伤都是人为弄伤和不断弄伤的,以搏取人们的同情,以便讨得更多钱。所以我决定去东绿看看,暂时不去邹建和汐州了。”

    这话说得肖涯心里挺郁闷,想象中,自己的孩子如果遭遇这种情况,挺辛酸的。

    就这样,这个问题牵动了肖涯的神经,原本在女儿丢失这个问题上,他的心态已逐渐放开,本着随缘就俗的心态,能找到固然好,没有线索也不象全海那样慌忙『乱』窜。但现在,他心动了,他决定和全海一齐去东绿找女儿。

    在东绿熙攘的街头上,的确活跃着一批残疾乞丐,有老有少,其残疾状况各异,断手拐脚、面部烧伤、截肢瘫痪、瞎眼塌鼻,甚至血脓布满、腐肉见蛆、蝇蚊缠绕。有的卧睡街边,有的持拐而立,有的滑着轮车转悠,更多的是端坐地上,唯唯诺诺,瞅一『色』人来人往,磕头碰脑,搏取同情。

    全海对每一个与他儿子年纪相仿的乞丐都走上其跟前,细细察看,甚至叫唤着儿子的名字。被他细察的儿童乞丐大多数都是以疑『惑』的眼神与他相对,有的会轻声哭泣,有的会言示相救,更多的是茫然不语。

    全海与肖涯都互相看过对方孩子的相片,并约定如果发现与对方孩子样貌相似的,都要招呼对方来细认。

    可是,全海脑里全是他的儿子,见到女乞丐时,他下意识地直接绕开不看,完全忘记了也要帮助肖涯找孩子,其心可谓专致。而肖涯大多时候都在帮忙全海辨认,帮他分析,帮他问话试探。

    全海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乞丐站在路边,其身材面貌与儿子甚为相似,他心速马上加快跳动起来,便从街的一边飞奔过去,毫无避忌来往的车辆。

    就在快跑到那个男孩的面前时,有一辆摩托车拦住他的去路,他想绕过去,可是那个人偏不让,而且大骂了起来:

    “窜什么窜,撞死你啊!”

    全海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按住摩托车后座,从摩托车上面跨了过去。那个骑摩托的似乎怒了,连忙下车,把全海拉扯住,作打架状。

    全海只得用手掰撇,就这样纠缠了一会儿,扭头望去,却不见那个男乞丐了。再细看,那个乞丐已被一个人拉着走了很远。

    全海急了,用尽全身力气一推,把骑摩托的人推倒,便径直追向男孩的方向。但此时那个男乞丐已不见影踪,却见到一台破旧中巴车飞弛而去,似乎那个男乞丐是上了那台中巴车。

    全海拼命跟着中巴车跑,想看看车内有什么人,是否有刚才那个极象自己儿子的乞丐。可是车窗全是暗黑的,估计里面也装到深墨『色』窗帘,根本看不到车内情况。全海只有大声喊叫:

    “拦住这车!拦住这车!”

    人们冷漠地看着全海,似乎都在说:傻子一个。

    中巴车一溜烟地不见了,留下的是全海嘶哑的哭声。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回头找那个骑摩托的人,可是那人和摩托也是渺无踪影。

    这时肖涯才气吁吁的跟了上来,并问全海是什么情况。

    全海却默缄不语,泪垂面颊,呆望街角那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抛出一串话:

    “你来早一点我就找到儿子了,如今错失了良机,愧对儿子。儿子,儿子啊,你在哪里?!”

    “什么回事?你见到儿子了?”

    全海不理会肖涯的追问,而是喃喃的向前走,左顾右盼,眼睛似乎在搜寻什么,一会儿向人群中打量,一会儿在车流中搜索着,一会儿紧盯着某台摩托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