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八十章 疯狂寻子(五)
    老头停下来,喝口水后又继续说:

    “想被解救,这个就要靠运气了!抓拐的工作危险,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有些地方警署不愿也根本不想涉及到这类案。你们报案,佢们只不过是依程序登记案情而也,别指望其投入人力物力。佢们更喜欢的是抓抓赌博,捉捉嫖娼,这些案子,没什么风险,赃款多多,罚没容易,容易结案,干手净脚,不会留下什么手尾,也不怕日后有什么牵连。当然,也有个别乞丐真的能从警方的解救行动中被救出来。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些乞丐的亲人有后台,且前期这些亲人自身已做了大量工作,『摸』清了组织乞丐集团内部所有底细,警方依此解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也。”

    全海听后,沉默不语,后又唉声叹气,愁眉莫展。

    老头见状,对全海目前的境况已猜出几分,便关心地询问全海现时情况。

    全海无言以对,也不向老头透『露』自己儿子失踪的事。

    最后,老头拍拍全海的肩膀,说道:

    “兄弟,孩子是心头肉,尽力而为是应该的,确实尽力了,也不用太自责,又或者可以再生多几个来偿补吧,生活还得继续,轻身前行才是道理。”

    老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全海也无心再聊,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全海和肖涯改变了寻找方式,贮立在人流较多的街边,轮流举着寻子牌,祈望有人知道线索并告知他们。没举牌的就四处去察看那些儿童乞丐,食饭时间时就打快餐回到举牌处吃。

    就这样,二人此举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人多了,挡住了旁边一间商铺的道,影响了商铺的生意。

    商铺老板娘咕嘟着,叫他们走开。二人只得挪向另一边。老板娘还是在嚷不停,说什么倒霉极了,遇上这二个倒霉的人,连累了自己生意,今天一件东西还没卖出。这还不解气,还将自己的孩子打了一顿。

    旁边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就是这样的人,羊河人,脾气爆躁,不讲道理,经常打小孩,邻里左右都避让她三分。

    听到旁人这样说,全海嗖声地走了过去,向她吼道:

    “谁连累了你?拉屎不出怨地硬,客人都是让你骂跑的!再骂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这孩子是拐来的吗?这样虐待小孩!”

    “你什么的狗屁孩子,不好好管教,弄丢了就跑来这儿,举个什么的死人牌,累衰我们的生意,还在这里横行霸道。我管教孩子关你们屁事,你这样有能耐,就别把自己的孩子丢了!我们羊河人是不好惹的,快快死去你的,不然老娘放狗咬你,用『尿』泼你,棍子棒子一齐把你们赶走!”那个女人也不示弱,放开喉咙泼骂起来。

    全海听了,已是怒火飚天,马上冲了上去,挥拳就打,边打边说:

    “就你们羊河人犟,就你们羊河人阴公,就你们羊河人臭天下!”

    那女的也不是好惹的,挠抓扭扯的和全海撕打了起来,而且那歇声嘶叫更映衬出一个凶恶的母夜叉形象。但毕竟全海是男的,凭着力气稍大一点,把母夜叉推倒在地,然后想跑开。

    而母夜叉此时已进入疯癞模式,拿起她铺内的瓶瓶罐罐,用力向全海掷去,顿时呯呯嘭嘭声响不绝耳,全海也被几个瓶罐砸中。

    全海此时也被惹疯了,想着眼前这个恶女人是专事偷拐骗抢的羊河人,又打孩子,也不知这个孩子是不是拐来的,想到自己的儿子不知踪向,活着也是麻木没意思,便丧失了理智,拿到啥就往恶女人方向砸去。

    肖涯在一旁干急,也劝架不成,只能喊叫着劝两人停下来。

    这时女人的丈夫回来了。她丈夫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不敢造次,也只能在叫他们不要再砸了。那个女人大声地对她丈夫说:

    “快打电话叫我弟弟来!”

    男人忙迭拨了电话,向小舅说明了情况。

    幸好旁人早已报警。民警到后,喝住了两人。两人虽然不再掷物砸件,但语言上还是争吵个不停。

    这时,女人的弟弟急匆匆地赶来,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愤然冲向全海。幸得民警劝阻架隔,不然全海定会着刀受痛。

    全海似乎更疯了,虽有民警相拉拦隔,但他还是不停的窜跳,直想扑向那女人,意欲将她生吞活撕了一样。民警无奈,唯有将全海控制住,带回巡逻所处理。

    在巡逻所内,全海稍为安静了点,但仍然咒骂着,似乎有点不正常,尤其是他瞥见那女人也在巡逻所时,又脑筋青青的暴跳了起来。

    民警几经唬镇,仍未能使全海静下来,只得召集肖涯和那个女人商讨。

    开始,那女人姐弟狮子大开口,要求拿万赔亿。后来,佢们在民警口中了解到,全海仍在怒火焚烧,不同一般的正常人,更象一个疯子,也就退缩了三分。

    在肖涯作了保证,保证全海不再去找佢们闹事的前提下,羊河女人从肖涯手中拿到了应有的货物赔偿,才止息罢休。此事也就此了结。

    肖涯带着全海出了巡逻所后,觉得全海完全不同了,口中喃喃自语,时而大吼,时而大笑,时而大哭,手舞足蹈,歪身斜头,目呆珠混。

    肖涯慌了,只得电话告知吴厢萄,只说全海寻子不得,变成这样,并要求她来接全海回去。

    几天后,吴厢萄匆匆赶到东绿,找到了二人。

    全海对着吴厢萄似是全然陌生一样,无动于衷,只是傻笑。

    肖涯见到吴厢萄已到,缓了口气,当晚便放心地睡觉,并计划第二天动身离开东绿,赶回盛堂。

    第二天天『色』朦朦时,全海走出旅社,窜向街上。吴厢萄连忙跟上去想拉住他,无奈她是一女流之辈,无力控制住全海。全海挣开吴厢萄的手,哈哈大笑地淹没在人群中。

    肖涯所住的房间离全海和吴厢萄的房较远,无从知晓全海此举,更说不上帮忙控制住全海。当他知道全海走失后,又四处打听并帮忙寻找,却始终是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从此,吴厢萄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全海的消息。

    那般执着,那般狂。爱情的魅力,使我追南闯北。事业的激情,使我潜心定神。亲情的精贵,使我焚身烧脑。那般凄泣,那般嚎。那般癫痴,那般疯。

    从此,七尺男,湮然世间。

    朱生幡闻讯,好生安慰吴厢萄,又遣人四处探听全海和全劢的下落,以使自己的外甥女有所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