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八二章 隐形网(二)
    苏现和同伴早有准备,一闪而避开。此时,佢们已明白警方抓苏从文是圈套,目的是诱捕苏现。于是,苏现放开棍子不再理会爷爷,和同伴迅速走入屋里。

    此时,有人用对讲机要求增援,又要求安排增加透明网,并把院子的门关牢把守着。

    苏现和同伴避开有人把守的地方,走进自己原来住的那间房,迅速打开窗子,一齐跳了下去。屋内的人闻声,便大叫:

    “从那边窗子跳走了,快,快围住!”

    这时,村中的人越聚越多,都来看热闹。执行抓捕的人员连忙清散村民,并用塑带设定了警戒线。

    苏现因为对村中地形很熟悉,所以他拉住同伴左转右拐,直奔后村小道,沿着田埂,没在田野间。

    原来,上次陶坊川提议并已研制成功的透明电网,现在已被余州和盛堂专案组派上用场。

    盛堂专案组在苏从文苏本科家分别隐密地安装了监控,并调派人员监视苏从文和专候苏现,一旦发现有什么异常风吹草动或知晓苏现回来时,便随时启用透明电网,祈望能一举将苏现这个隐形人擒拿。但是,他们这一次又无功而返,只得押着苏从文回警署细审。

    之后,盛堂专案组在隐塘村不远处发现了一台可疑的无主车辆,并在车上发现了很多物品,包括衣袜鞋帽、木棒、现金、几套车牌、高速路自动缴费卡等等,基本上可以判断这辆车就是隐身人苏现一伙所用。

    再经细细查看,又发现车上有电子监测器,专案组似乎明白了很多事情,并推测隐形案的诸多破案点可以从这个电子监测器中获得。于是,组员小心翼翼地将电子监测器封存,立刻送到专案组证物库。

    专案组按图索骥,将所有物品的来源分别予细密的追查,包括电子监测器的『性』能、可能的生产厂家,高速路自动缴款卡的办理人等等。

    初步调查的结果出来了。

    该车辆是一部黑车,几年前在霍南被盗,发动机码车架码均已磨改,是一件还没有侦破的盗车案,所以未能查知是何人所盗,又怎样卖到隐身人手中。专案组估计,这车应该是隐形人几年前在盗窃团伙手上买过来的。

    衣袜鞋帽皆为淘货网站上售卖的款式,详查时发现,这些东西都是盛堂本地生产的。通过查询条形码了解到,这些东西均未经过销售渠道出货,也就是说,这些东西还没出厂时就已经被偷盗了,生产厂家是盛堂市的某制衣企业。虽然初步判断隐形案与这个制衣企业无关,但是专案组还是一一向制衣厂相关工人讯问,并录了口供,又认真细致地将相关物品列类记录,并全部带回列籍保存。

    按这些衣服判断,除了二套衣服适合大约1米4左右的人穿之外,还有套衣服适合身高大约1米78的人穿。

    据苏现父母爷爷『奶』『奶』等供述,苏现现在只是12岁,身高绝对没超过1.6米。也就是说,可能有一个身高1.78的隐身人和苏现一齐回去看望苏从文,也有可能还有一个与苏现身材相仿的人同行。

    高速路自动缴费卡登记名下的人找到了,是盛堂市区一普通居民,他对这事毫不知情,身份证也未曾丢失。

    再经详细查实,这张卡是晚上十点多钟办理的,是非正常上班时间,办理人也毫无印象,只有资料是录入了电脑,其它纸质资料缺失,包括身份证复印件、开卡申请书等等都没有。专案组经细细分析,断定这是隐形人自己进入柜台自行办理的。

    经过查询车牌号码得知,该号码还没经交通署放出来。经检测,这个车牌不是交通署监制配发的,应为制假点冒制。

    虽然追查假牌的工作量非常大,但是为了不放过任何线索,专案组还是采取专项行动,深入各个车牌造假黑点窝点,彻查这套假牌的来源。但是,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所得到的结果与追查车上几套衣服来源一样,可以判断都是隐形人偷来的,且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

    不过,通过以上物品来源的勘查,专案组了解到隐形人有二个或多于二个人,佢们曾经到过的地方等等信息,而其它有用的信息不多,目前案件依然是扑朔『迷』离,专案组依然还是处于毫无头绪的状态。

    苏本科听说父亲被抓,多次到警署了解情况,却屡吃闭门羹。无奈,他只得赶回乡下,向母亲了解情况。当他准备进入院门时,旁边马上闪出两个便衣,简单询问他一些问题后,便示意他可以进去。此时,他的母亲因担心苏从文和苏现,忧慽成疾,病卧在床,沉默寡言,悄然掉泪。

    苏本科无从安慰,只得默默地帮母亲整理床铺衣物,洗刷瓢罐碗盅,并煮了一锅稀饭,一碟青菜,一条鱼,扶起她进食。

    看到母亲这个状态,苏本科非常担忧,自己又不可能长时间守护着她。他细思一番,决定找人求情,一定要把父亲弄出来,这样可免去母亲的担忧,也可以使父母亲互相照顾,免却了自己的劳碌。于是,他交代同村的阿叔帮忙照顾母亲,便直奔警署。

    盛堂专案组对苏从文进行审问,主要是追问他的孙子苏现去向。苏从文如实说明当天的情况,并没能提供苏现的去向。又经几次的审问,也问不出任何新情况,专案组惴度苏从文确实不知情,只得交代看守人员好生照顾他。

    本来专案组是想通过羁押苏从文,引诱隐形人来施救,从而设网擒拿。但是已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隐形人的任何触网行为,考虑到苏从文年老体弱,怕有什么三长二短,再者苏本科也在四处申诉,于是便把他放了。

    这天,苏本科站在树荫处等人装货,忽然听到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地在叫他。他一阵激动,猛然转身,想给那个人一个拥抱,但那个人却用手把他按住叫他不要声张。原来这是他的儿子,他的隐身儿子苏现!

    “爸,你只细细听我说就行了。我现在很好,请你和爷爷『奶』『奶』不要太牵挂我。本来我想直接到家找你,但我知道警方已对你进行严密监控,包括你的住处、上班的地方,我唯有跟着你找机会说话。我已将六万元现金放在你上班那里一个小库尽头角落里,我知那个小库这个星期是你管理的,所以尽快拿走处理好那些现金吧,给爷爷『奶』『奶』买点东西,也给你的孩子买点东西吃吧。你也不要太劳苦了,路远太难走的地方,比如云藏贵青,就不要出车了,安全为上啊。记住要象平常一样,免得被警方察觉。不要牵挂我,我过得很好,有机会我还会来找你的。隐身的事,日后再详述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