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八三章 隐形网(三)
    苏现说完后,便悄悄离去。苏本科非常不舍,又怕连累苏现,所以不敢声张,但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涌出来,他连忙用衣角拭擦。

    七尺男,淋漓泪,唯诉予襟衣。

    半影来,空别离,再聚定相依。

    此去盼是小晴碧玉天,此去盼是香花漫满路,此去盼是和风抚春面。

    归来吧,那时风柔谧,树笑迎,定会不逊木兰归!

    盛堂专案组办公室内,各队队长都聚集在一起,分别向组长汇报了他们跟踪监视的情况。

    一队的汇报:苏从文被释放后,每日总是弄些家务细作,服侍其老伴,没有任何异常;发现他家多了些『药』材,多为补品,经过细听苏从文夫『妇』的谈话,得知这些东西是上次苏现带回来的;他家的院门和屋门已安装好自动隐形网,并测试过,可正常使用。这些自动隐形网已作改良,一旦将目标人裹包,目标人或外人将无法弄开隐形网,必须由相关技术人员连接专用电脑才能打开。

    二队的汇报:苏本科如常工作生活,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也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有一次见到他偷偷流泪,同事问他情况,他说是灰尘吹入眼所致;已在他家大门房门和他办公室的门前安装好自动隐形网,并测试过,可正常使用。

    三队的汇报:因为邻居的冷眼相对,蕉莞父母亲总是和邻居们拗气。据熟悉佢们的人说,这家人本来就是尖酸刻薄,鸡肠小肚,怨公骂婆,和别人吵架很正常;蕉莞的大哥本来就是冷漠人,毫无关心蕉莞苏现的事,每日除了上班外,都是搓牌喝酒,骂骂老婆儿子,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全部在佢们家门口安装好自动隐形网,并测试过,可正常使用。

    四队的汇报:通过霍南警方协查,查明缴获隐形人的车辆为一个三人团伙所盗,但不久后,该团伙全部成员在一次车祸中全部丧生,所以未能查明这辆车具体交易情况;在该车辆各座位新发现了隐匿的监测器,应为监测车内情况而设,也有可能为随车通讯所用,已拆除去电,未能查到出厂厂家,初步判断应为自制,已入物证库;查询到各路口,包括高速公路的监控,该车辆活动范围只在盛堂市内,可能停放的地点不定,每次出现时都在不同的路街,没有监控录得人员上落情况。

    五队的汇报:通过当年当班的医生护士证实,当年佢们的确接生了一个半脸婴儿。再经查询其父母信息,证实为苏本科和蕉莞,这个半脸婴儿就是现在的隐身人苏现,现年十三岁。这可以说明,十四年前的银行一系列失款案并非苏现所为;再经国家级权威dna机构反复测验核对,苏现的dna与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舅舅的dna不属生物意义上的亲属关系。

    六队的汇报:羁押在余州的蕉莞依然是疯疯颠颠,日日念着儿子来救她;与余州专案组方面加强联系了交流,未有新的线索;这段时间海外媒体已不再报道隐形大盗案的机要信息;肖涯频繁出入林印寺,与泰国和尚了无羁谈甚欢,所涉内容皆为佛中言,僧里事。其女儿仍没有音讯。

    七队的汇报:透明网厂家已承诺,一个月内将全部生产完毕二百套自动收展带电锁改良透明网;正在向国警部申请购置调拨高精密红外线扫描监测仪器,具体监测点已讨论规划好,则凡设置到透明网的地方,也安装这些监测器。希望通过这种监测器能够捕捉或监测到隐形人出入的影像信息,以便及时调集警力利用透明网抓捕隐形人。

    经过合议讨论,专案组根据各队汇报的情况,并向各队作了新部署:

    一队,将苏现带回苏从文家剩下的补品全部缴收,彻查这些补品的来源,一丝线索也不能放过,以便掌握隐形人出入的地方。

    二队,彻查苏本科那次流泪情况,有必要的,传唤他到案细细审查;对苏本科现家庭情况也要密切关注,发现与隐形案有关线索,需立刻的专案组报告。

    三队,继续细心查探蕉莞父母大哥的所有举动,不放过任何线索和小节。

    四队,再细查三人盗窃团伙当时一共卖了几台车给隐形人;检测车座搜出的监测器,查明其功能用途,查出生产厂家或材料厂家。如有必要,可以组织专项行动,对相关的电子科技行业进行一次大排查,以清查这些公司的产品是否与这个监测器有关联。具体方案确立后,再报备专案组讨论实施;加大警力,采取卷地式盘查盛堂市区内可疑车辆,包括停放着的车辆,特别是那些无牌伪牌假牌车辆。对于这类无牌伪牌假牌的可疑车辆,特别是初查无主的车辆,尽可能在其停放时安设透明网,潜伏特击,以期网获隐形人。

    五队,再查当年隐形人苏现出生时是否有被调包的可能;探讨是否聘请国际方面的生物学家对隐形人的dna作研究,或者重新检测其dna;探讨是否聘请国际外星人研究专家,到来参与对隐形人作分析研究。

    六队,继续加强与余州专案组方面联系,重点了解隐形案机密信息泄『露』的原因,分析这是否与苏现或其背后的隐形人有关联;增加肖涯的父母叔侄为侦查监控对象。

    七队,催促国警部抓紧配置红外线监测仪器,并建议研究生产更精密的监测仪器。

    八队,新建的小队,由各巡逻所抽调人员,其任务是全面彻底细致地清查市区出租屋、闲置厂房、防空洞等地方,看看是否有隐身人的相关信息。

    这天,跟随苏本科搬运的是一个壮实的男人,皮肤黑黝,两眼十分精神,干活麻利快捷,装货规范。苏本科觉得很称心,因为比平时少费了很多口舌。

    “书记,可以走了。”

    搬运工说完后,随即上了车坐到副座上。对于称呼司机为书记,是为近音缘故,这样说也是一种尊重的说法。

    “哦,好。”

    “我姓劳,叫我小劳吧。厂里安排以后我跟你的车,负责盘点收帐兼搬运,请多关照。你叫什么名字?”

    “苏本科。”

    “以后叫你苏哥吧,或者就叫书记好了,嘻嘻嘻。”姓劳的助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说。

    “好。”

    苏本科发动车辆,挂档开出了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