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八五章 面纱初揭(二)
    第一个入笼的是一个处长,还没等朱遂贮开口,对方就说可以给他现金,他说他有足足三百万现金。

    当然,朱遂贮不可能与他面对面交易的。随后,通过朱遂贮的指引,处长将三百万元现金放在指定地点,朱遂贮通过畜器收接。这个过程他们都是隔空传话,通过苍蝇递纸条放录音录像的。

    此番完美的成功『操』作,令朱遂贮倍感自豪。人类之所以比其它动物高出一等,无非就是懂得使用工具;而上等人之所以比普通人优越,无非就是懂得发明和使用高科技工具。这是朱遂贮常挂在脑间的观念。

    那么,这些蜜蜂苍蝇是怎么一回事呢?又何谓昆器和畜器呢?

    现在的鼎明公司,其核心区域不对外开放,只有朱生幡朱遂贮等中坚力量才能进出这个区域,按照朱生幡等核心人员对这个区域的习惯称谓,称之为鼎明基地。

    鼎明基地是鼎明公司的核心人员秘密办公地。核心人员在这里对尖端电子产品进行研发、实验和模拟使用,甚至把这里当作演练的实地。

    自从接触电子产品开发业务以来,朱遂贮可谓光芒四『射』,金眼公司的一系列电子应用,均出自他手,其主要用途的设计和定位,各个机件的配置,均是朱遂贮夜以继日研发出来的。

    动物机器,是朱遂贮灵感和心血的结晶,包括三大类:昆虫器、畜类器、禽类器。

    昆虫器简称为昆器,包括以下昆虫和小动物外形:蚊子,苍蝇,蚂蚁,蜜蜂,壁虎,蟑螂等。主要作侦探用途,可隐匿在暗处或跟踪目标进行监控、拍摄、录像、录音等,所监控的实况随时传回设定的电脑终端或移动终端。

    畜类器简称为畜器,包括以下动物外形:狗,猫,老鼠,牛,羊等。其主要功能除了实时监控外,还有运载物品功能,还可以自拆改装功能。比如,畜器牛,使用人根据环境变化所需,可遥控指令它在隐密处自拆改装变成汽车、椅桌、箱子等等形状,整个过程只需三分钟,甚至更短时间。

    禽类器简称为禽器,包括以下飞行类动物外形:鹏鸟,麻雀,鸽子,燕子等。其功能除了可以监控外,还可以运载所需物品,禽器鹏鸟设计时,预留了部分空间,以便下一步能够增加人驾驶和载人的功能,这项功能的研发已到了收官阶段,人为驾驶和载人功能不久将投入应用。

    部分动物机器预留了部分设计空间,以备后续加上攻击的功能。而所有的昆器在前期时就配置到攻击功能,也就是有扎戳注『射』『液』体的功能,就象蜂类蜇人一样。

    对于这些动物机器的研发,其监控部件技术方面,已有现成成熟的产品可参照,只需设计好尺寸容量就行了。关键在于模仿这些动物的动作方面,还有动物器储电时长问题。

    为了攻破这二项难关,朱遂贮可谓呕心沥血。曾为研究苍蝇的飞行特『性』,他专门到市场的咸鱼铺蹲望细察苍蝇的羽翼急飞、盘旋、升降等动作,近距离察望苍蝇的手足拨、爬、驻等形态,并且用专门的录像设备拍摄下来,以备研究。

    朱遂贮的这种古怪行为,鱼铺老板还以为他是傻的。

    拿到各种动物的形态录像后,朱遂贮便将其导入电脑,利用专用软件分析,得出这些动物各种动作的函数公式,再根据这些公式,初步生产出实验品。

    但是,录像拍摄的影像受其象素、格式多方面影响,肯定与这些动物实际飞行动作有差别,这就要靠朱遂贮实地观察到的,一丝一络的加以修改校正。

    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做到一丝不苟,全神投入。如果效果不理想,朱遂贮又重返现场,实地再观察这些动物的形态,直到实验品与动物实际的动作形态丝毫不差时,他才肯罢休。

    至于储电时长问题,朱遂贮首先从太阳能充电方面考虑,借用现有的太阳能储电技术,并加以改进。后来,他找到了更便捷的方法,就是实地充电,也就是借用执行任务所在地点的电路进行直接充电!因为动物机器大多时候都是潜伏蹲守着,附在电路上就可轻而易举地充电。因此,在这二方面结合下,动物机器的储电问题也解决了。

    “我这么卖力,研发出这些动物机器,究竟为了什么?我利用它监取信息卖出去弄点钱,帮梨莎拿到试题从而泡上她,那是理所当然的,阿叔这样责怪我,把我也绷得太紧了!那些什么大明事业只是虚妄幻象而也,我不要。”朱遂贮暗暗麻怨着。

    不错,关于隐形人所有的机密信息,都是朱遂贮通过昆器窃录,继而出卖给境外网站。出卖的钱除了用来挥霍外,还向大贡支付赌款,还给了梨莎不少钱。这些,朱遂贮都不让阿叔朱生幡知道。

    还了二百万给大贡后,朱遂贮后悔了,本来可以『逼』处长给五百万的,这样刚刚好还通赌债,免却大贡的烦扰。

    事实上,还了二百万后,大贡并没有烦扰朱遂贮了。相反,大贡每次和他通话都不再提起余下三百万的事,只是谈谈黑啤红酒,讲讲艳姬『色』妞,晒晒名胜古迹。弄得朱遂贮心痒痒的,恨不得约个时间和大贡去逍遥快活。

    这边梨莎还是纠缠不休,继续以帮弟弟治眼为名,不停伸手向朱遂贮要钱。厌烦了的朱遂贮愤然吐出了一句:

    “再『骚』扰我,小心你弟弟有更多报应!”

    这一句话,似乎令梨莎有所醒悟,她默默地回想自己与朱醇交往的一切,特别是朱醇帮她弄试题的细节,再联想弟弟的遭遇,不禁心惊肉跳:

    “朱醇这人非同小可,我不应再撩扰他!还好,前后都拿了一二百万,这些钱也够一段时间的生活安排了。”

    自此,梨莎唯躲朱遂贮不及,更不用说要钱要物了。只可惜了她弟弟,无故瞎了一只眼睛,当了冤大头。

    大贡虽然不提朱遂贮欠三百万的事,但在朱遂贮看来,似有一只石头压住,非常不舒爽。经过一番细探后,锁定了目标,又从一位贪官袋中掏得一笔可观钱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