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一章 赌海浮沉(四)
    “这个就不能这样说了,牛不喝水,哪按得牛头低!如果后来赢了,你还会这样说吗?你当初坚决叫停就好了,就不会生出后来的那么大数,也不用我花那么精力拉拉扯址的讲数,夹在中间,两边受气。”枯蛋说道。

    “但目前我也只能可以按这个数目给付,再多的,就不知是什么牛年马月才能还清了。”匪棍用一副死猪不怕水烫的语气说。

    “目前谁都有困难,还是请上庄说说自己的意见吧。”毒蝇说。

    “听到你们的述说,总是互相抱怨,你们做这一行也不是一年二年了,所谓愿赌服输,欠债还钱,天经地仪。至于打折问题,你们也无须再多执着,本来打七折已经是作了很大让步,刚才那位老板也说过,周五时你们肯刹车,那情形又不同了,现在就当我们亏了,给你们个六折,也就是六千万,不能再低了。周四时,我们股东很坚决地叫关停你们的网,是我在其中周旋才继续让你们下注,如果折后的额不大于周四时输的额,我是无法向我们股东们交代的。”

    之后,众人你一言我一言地议论开了,都是嫌折头高,大有不给了事的态势。

    枯蛋也无法帮助上庄说话,只得任由大家去讲价。

    而上庄还的价已降到了五千万,众人还是不依。上庄带来的马仔似乎对此很不满,“啪”的拍了一下台,叫道:

    “你们这班家伙,面子已经给足了你们,现在还嫌三怨四,这个条件你们如果不答应,有好戏给你们看!”

    丧鸽的两个马仔在外面听到如此大声,便冲了进来,见到是上庄马仔在怒骂,便上前想按倒他。顿时场面大『乱』,马仔们在互较力量,更有马仔拿出砍刀来想斩人。

    此时丧鸽和上庄都出口喝住了他们,并平息了马仔们的火气。后叫马仔们都到室外等候,没有叫唤不要进来。

    经过这一番折腾,大家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波动。上庄用他坚决的口吻说,只能降到4500万。丧鸽回价4000万,上庄摇头。

    这时,大贡以决策的语气说:

    “一共三千万!全部人都按自己所欠金额写好借据给上庄,并马上将你们说过的房产土地商铺证件都拿来,押给上庄,并写明手续,全部办好手续才能离开,这也是大家对上庄的诚意表现。我相信,这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

    “好,这个方案我同意!”匪棍大声说道。

    “我也认同。”毒蝇也表态了。

    丧鸽此刻犹豫了,原本他提出的四千万,只是随口说说,没有细化到实质,也知道难以让上庄答应,他只是想深探上庄的底线,而胡混敷衍,不指望这次能谈成功,只希望下次讲数时能谈得一个更少的数目。现在,大贡抛出三千万这个数目,上庄能接受?

    “先不作声,看看上庄如何反应再作打算。”丧鸽暗道。

    “枯蛋,你怎么看?”上庄问道。

    此时的枯蛋,似乎不得要领,也没想到上庄会将问题抛向给他。虽然说三千万这个数目是非常理想,但是这扰『乱』了他原有的计划。虽然枯蛋心里甚不是滋味,但是已到了这个境地,他不得不作了同意的表态:

    “这样好呀,我当然同意!”

    上庄见到五人中四人都表态同意,而丧鸽之前还提出四千万,所以他不再征询丧鸽意见,便以一捶定音的态势说道:

    “就按这个办!不能再有什么节外生枝了,否则的话,我们就不是坐在这里谈这么简单了!”

    事情发展到这样,完全出乎丧鸽所料,他有点后悔此前的还价,想不答应,又不知如何说,也只有默认同意。

    于是,众人拿来了笔纸,写好欠条,又交待家人送来了各式房产证、土地证、商铺证、股权证等等,都一一交予上庄,并一一登记。其余一概细务都交给上庄财务处置。

    你道上庄为何那么轻易地答应大贡将金额定在三千万?

    原来,大贡听毒蝇说了首京彩票中心数据库被入侵的事,便非常留意这类新闻,并且在前天浏览到首京彩票中心的一则不起眼的要闻,其大意是:

    彩票中心已加强了技术力量,特别是保护数据库安全方面,已做到万无一失,以确保彩民的利益不受侵犯等等。

    很明显,这则要闻与毒蝇此前透『露』的消息有对应的关系,可以说明,好彩数中心数据库极有可能曾被入侵。这样,可以进一步推测,此前的开奖结果,极有可能被人为『操』控。也就是说,神算公司所输的1亿多是被算计被讹诈的!

    大贡猜测此举应是上庄所为。但是,一个国家机构对此都无能为力,上庄真有如此大的本事?自己能与上庄辩出结果吗?

    细思之下,大贡想到了办法。他私下和上庄沟通,并调出好彩数中心那则要闻给上庄看,并说:

    “这则要闻神算公司其他人还没看过,如果他们看了的话,你们这收回这笔款将是遥遥无期。这班人的情况估计你也略知一二,都是在混混黑道打滚过的,『奸』诈阴险无所不晓。他们和你们根本不是在同一档次的,何况每人只有一条命,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想趁这个机会把问题解决。”

    上庄听后,非常愕然,又满腹狐疑地说道:“如何解决?”

    “其他人的底线我很清楚,只要我配合你,这件事保证能完美办妥。首先,我最关心的是我自己需兑付的金额问题。假如我能配合你们顺利地协商妥当这件事,你能给我个人打几折?当然,你能免掉我的数最好。但是,我大贡不是这样的人,输的还是要给的。”

    “说说具体吧。”上庄说道。

    “我在神算公司占了三成股份,那就按2000万的总额的三成算,我要兑付给你六百万。按这个数目,我总场还要输四百万。当然,这个数目只是用来计算我应兑付金额,而他们的数目肯定要大于2000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