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二章 赌海浮沉(五)
    “这个……你打算怎么处理?有把握说服其他人吗?说说具体情况。”上庄停了一会后才说。

    “咱们先商量你需要大家兑付的总金额吧,3000万你能接受吗?”

    上庄似乎有点迟疑,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后便说:

    “这个金额不太理想,先说说如何『操』作再打算吧。”

    “最初,你可以适当把金额降低,当压到4500万到5000万之间的时候,其他人无论报什么价,你都不能答应他。因为你答应一个人,另外的人不同意也是白说,又得重新再议,且你的底线一再暴『露』,很难谈成。如果由我在适当时候说出一个意外的金额,比如说是三千万,这样绝对有可能一捶定音,因为其他人都认为我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这也是一种心理学。一捶定音后,我会趁机叫他们拿齐所有的抵押物证件给你,办好手续,免却他们反悔或有另外想法。”

    上庄与同伴几经电话沟通,同意了大贡的方案。于是,便有了上面顺利洽定方案的好戏。

    商谈处理手续完毕后,大贡回到家里,头脑还在神算公司的输钱上转,似乎有点后悔:

    “我这样做真的是最佳方案吗?彩票中心的数据库真的是上庄弄的吗?还是另有原因?”

    突然,大贡脑里有一个惊悚的念头掠过:这与我的赌厅筹码失窃类通吗?难道又是那个在梦中警告我的人所为的?

    还有,此前皇族闲庭二期开盘时摇号出错,似乎与这次的首京赛车开奖结果涉疑出错有着某些共通。也就是说,这二次事件都涉及到电脑出错,或者可以说有人利用高科技从中做手脚,以达到这些人的某些目的。

    而最远的那次,就是大贡二个赌厅的筹码匿失,隐隐约约也与这二次事件有着丝丝相连的关系。

    筹码匿失和这次的首京赛车事件都给大贡予沉重的打击。相反,皇族闲庭二期的事件却是给黄少予沉重打击,这也是大贡非常乐意看到的。三次事件都如此凌厉狂暴,手法辛辣,非常类同。假如这三次事件真的是同一个人所为,那么佢的目的何在?既针对大贡,又为大贡解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人『性』格为何如此分裂?又或者有其它原因?

    “隐形人!”

    一个可怕的答案跃出大贡脑间,他顿时觉得无比沉重,心情又无比复杂。

    “我为何惹上了隐形人?黄少又为何惹上了隐形人?真的是隐形人干的?”

    一连串的疑问在大贡脑里不停地转动,惊悚不安笼罩在他的心头。

    据坊间传闻,隐形人苏现现在大约十三岁。按推算,当年大贡的赌厅发生筹码匿失事件时,苏现还没有到八岁,仍然是个小屁孩,就算他隐形,也不可能独立完成偷盗,难道真的是蕉莞与他互相配合完成的?不,不是隐形人苏现干的,是那梦中人干的!佢为的是杜觇被打。

    再回到现在,神算公司的溃败,梦中人也是针对大贡?前些时日,大贡根本没有打过杜觇,难道佢在抱怨大贡把杜觇弄丢了?

    那么,梦中人为何要捉弄黄少?后续对黄少的举报,也是梦中人所为?这个梦中人难道也是隐形人?佢与黄少也有着深仇大恨?

    不,这也是为了杜觇!杜觇这次被黄少的儿子聚众殴打致重伤,黄少极力将此事弄大,背后怂恿校方将过错推给杜觇。

    可以说,这三件事,都是为了杜觇!也就是说,梦中人可能也是隐形人,佢非常关心关爱杜觇。

    “难道梦中人与杜觇有着某种血缘关系?苏现是隐形人,难道杜觇也是隐形人?他俩是否也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关系?此前对杜觇做的dna检测结果也是准确的?他真的与我毫无关系?”

    想到这里,一丝丝不安从大贡心底再次幽幽掠起,这种不安变得越来越浓烈,其后差点令他眩晕过去。大贡不敢再去推想这个结论,也不肯承认这个推断。

    “杜觇,你在哪里?能否回来给我一个详实的答案?”

    种种思绪折磨着大贡,耗尽了他的精力,他全身无力,瘫坐在沙发上,思绪不由得又转到筹集欠款上来。

    这时的大贡心灰意冷,不想处理任何事情,包括处理刚刚经过努力运作而谈成的兑付赌款方案。但转念一想,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长,无论心情如何烂透,也必须处理眼前的问题,以免影响到将来,希望在明天啊!

    于是,大贡整理好情绪,小休一会后,便开始着手处理欠款问题。

    大贡要兑付给上庄六百万,拿出之前赢的二百多万,从淮涣袋中拿些私己,再向肖涯和其他人借些,加上自己一些流动资金,勉强凑到了第一期的款给上庄。而第二期的钱只有指望六合彩公司赢钱,或变卖现在居住的复式房和二间商铺,但这些房铺的证件已交押给上庄,变卖时上庄会了解整个过程,以便优先拿到变卖款。

    本来资金有点松手的大贡,现在又突然绷得紧紧的。屋漏偏逢天雨,原指望六合彩公司能赚些回帮补的,谁知事与愿违,偏偏亏了很多。

    这样,大贡再次陷入了危机,而且是从未有过的危机,连淮涣的私己也掏光了!更谈不上保留一笔应危金。

    大贡一直承奉的信条:无论多困难,都要保留到一笔应危金,以便在危急时解困。按照大贡现在的情况,应危金不是以前的三五万了,而是需要保留三五十万。但这个信条却在大是大非面前黯然失『色』,或许是大贡忘了吧。

    大贡的六合彩公司倒闭了!欠下二百多万的债,很多下线都找上门来追讨。

    大贡以前的威名却未能使追债的人畏却,所谓的理直气壮吧。他只有回避,搬回乡下和大婆儿女一起住,也叫淮涣暂时回娘住些时日。而他那套复式房,无可避免地被人用油漆大字写上“欠债还钱”等字。

    想想真好笑,这是当年大贡曾指挥别人做过无数次的事,如今却应在自己的家门前,真是唏嘘不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