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三章 恶狗吠天(一)
    对于欠下债务的事,大贡总是极力避免往这方面胡思『乱』想。但是,这种思绪总会不经意中无形地跃出,无时不刻地缠绕着他,极其烦恼与躁动。也是的,为了躲债,他不得已呆在大婆那里,几乎与外界隔绝联系,确实不好受。

    前段时间,金鳌曾和大贡讨论过养狗的生意,说盛堂的大锅狗火锅非常火爆,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没有淡季。因此他认为,盛堂市肉狗供应生意前景应该相当广阔。他有意向进入这个行业,也有意向和大贡合作,并约大贡一齐去茅西石枫市各大养狗场考察一番。

    由于前段时间神算公司惨败,儿子走失,大贡没有心情理睬金鳌的提议,只是随便应付,没与他详细讨论具体行动。

    如今,郁郁闷的困在屋里躲债,枯燥无聊,也怕那些追债人会找上门,麻烦多多。所以,百无聊赖中大贡想起了金鳌,想起了他曾经提过的生意。

    “出去走走了解一下养狗的路子也不错,或许可能真是一条好路子呢!也可散散心。”

    于是,大贡约了金鳌出来闲聊。

    金鳌也挺直爽的,一见面后便滔滔不绝的谈论民室货台大锅狗的历史:

    这大锅狗是我们盛堂最具诱『惑』力的美食,群众基础相当好啊!想当年,大锅狗的兴起,无数的搬运民工功不可抹。那时,民室火车站是盛堂市货物的集散地,十分兴旺,大量搬运工聚集到民室货台找活干,刺激着民室餐饮的发展。

    有一次,货台饭店偶尔宰了一条狗来卖,深受好评。其中一个邹建搬运工乘着酒意,信口开河,嚷着叫货台饭店殷老板长期供应狗肉,他说保证会发动所有老乡来消费。

    殷老板居然轻信这位邹建搬运工的醉言,继而陆续宰狗叫卖。但是,这个决定令他苦恼不已,狗肉根本卖不开!

    殷老板甚为恼火,那天见到那位霍南搬运工时,便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邹建搬运工却反驳道:

    “你一条狗就想赚一千元,这是不行的。我们干苦力的,哪能有那么高消费!如果你能把这狗肉弄成快餐模式,经济一点,那就好;我们一班老乡都是好几杯酒,能把这狗肉弄得香口点,这样就更适合下酒,那再好不过了;另外,我们邹建人喜欢喝汤,有‘一口酒一口汤’的说法,能够炖一锅汤出来就最理想不过了,我们那里一个正常宴席最起码有六七个汤。如果按照我所说的这样弄,保证你的狗肉会脱销!”

    听着这位民工的建议,殷老板觉得有道理,又选择听信他所言。实际上,殷老板在乎的是,这些滞积的狗肉再不卖出的话就会完全变质,他唯有千方百计地想法子把这狗肉卖掉。

    于是,殷老板便手忙脚『乱』地糊弄起来。为避免食客吃出变质的味道,他把这些狗肉放进锅里用油滚炸,后又放进水里,放此『药』材煮滚熬汤,调配些辣酱作醮料。

    殷老板只想着把狗肉卖出去,所以便简单化『操』作,以5元一大碗售卖,里面有汤也有二条生菜,并在一个大牌上标着“狗肉每碗5元”的字样。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饭店所积滞的狗肉一销而空,并因酒水消费而赚得比平时更多。

    这样,更加刺激着殷老板,他决定以此方式继续经营狗肉。

    接下来的事就是殷老板的一部发家史,他先后开了多间狗肉店,都是挂牌民室货台大锅狗,分别叫自己的叔舅姨姐管理,以至后来占据了盛堂市区狗肉饮食主要市场,而人们谈起盛堂市的饮食,首先都会说起民室大锅狗。

    也难怪,当时的5元钱有肉有菜有汤有饭,可谓是营养套餐,简单便捷,虽然说比普通快餐贵了一点,但都在搬运工经济能力接受范围内,生意好是必然的。到后来物价逐步提升,这种快餐形式的大锅狗逐步由5元每份升至10元、15元、20元,到今时,民室镇仍有25元的狗肉快餐售卖。

    当然,民室货台大锅狗进入盛堂市区后,其经营方式由每碗论价变成了以斤论价,毕竟市区的消费力比民室镇的大很多。

    再后来,由于大锅狗的利润相当可观,催生了多间大锅狗火锅店,都是挂牌民室大锅狗,可谓遍地开花,百商盛放,造就了盛堂现今的饮食特『色』。

    大贡耐心地听完金鳌的论说,用赞赏的说话褒扬着金鳌,说他是盛堂美食界的地胆,是民室货台大锅狗的宣传要员。

    “所以很早之前已经向你提议进入这个行业,当然,我们不会直接开店卖狗肉,而是做狗肉店的上游商家,向佢们供应肉狗。”金鳌得意地说道。

    “目前盛堂市的肉狗供应具体情况如何?来货主要渠道有哪些?我们『插』足这项生意是否有竞争优势?”大贡问道。

    金鳌听后,便继续娓娓道来:

    茅西那边有很多养狗场,盛堂市的肉狗绝大部分由茅西供应,有小部分从霍南运来,还有零星本地狗。霍南狗养殖的天数较少,肉质较嫩,但没什么味道,很少店使用霍南狗。

    但是,霍南那边的养狗场采取了不同策略来推销佢们的肉狗。佢们找到盛堂的黑社会其中一个头头豹强,以分成的方式,叫豹强帮佢们推销肉狗。利字当头,豹强爽快地揽下这门生意。

    于是,豹强便开始在盛堂强推霍南狗。有的狗肉店拒绝购买霍南狗,豹强便叫马仔到佢们店里消费,千方百计找茬,继而争执推搡,然后砸台劈凳掀煲,最后扬长而去。这样,既干扰了这些店的经营,又赶跑了不少客。砸一次不服,又找不同的混混多次干扰,直到这些狗肉店老板醒悟过来,找豹强进霍南狗。没有醒悟的,只能关门结业。报警也没有用,因为每次都是不同的混混去闹事,对于这些小治安问题,警署只是草草应付,没有实质『性』的动作。

    有的狗肉店慑于豹强的恶名,作了妥协,只进了少量霍南狗,与其它好狗混杂着卖。所以,有时某间店的狗肉很好吃,而第二次再去吃时,其味道相去甚远,就是混杂了霍南狗的原因。

    有小部分狗肉店了解到是豹强在强推霍南狗,又不想使用霍南狗,以免影响生意。这些店老板纷纷通过各个渠道,找到豹强说情,或者交些保护费,免却了豹强的干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