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五章 恶狗吠天(三)
    金鳌等人十分好奇,也跟着工人往徐边林跑的方向赶。

    终于来到一个大草地上,只见一只巨型大狗血淋淋的倒在草地上,整个身子还在抽搐,叫声越来越微弱,最后一动不动,似乎已死去。

    众人惊诧不已,目瞪口呆,。徐边林板着脸,脸『色』涨红着,一言不发。

    这块草地相当宽阔,四周的栅栏明显比刚才那些狗圈的高,里面还有几个大狗,与死去的大狗一模一样,它们似乎经历了一场劫难,浑身颤抖地呆缩在一棵灌木下。

    “怎么回事?是这些狗互相打架么?居然打死了一只那么严重,这几个是什么狗?个体那么大!”金鳌问道。

    徐边林气呼呼的不作答,工人也凝望着那个狗,也没作答,应该是看老板面『色』不同而不敢说什么。

    “这大狗为何突然暴毙?”金鳌禁不住再次问道。

    徐边林依然不作答,然后询问现场的工人刚才看到了什么。

    “就象上次一样,发生得太突然了,没有详细准确看到栏内的具体动静。不过,我还是看到一只太行狗迅速地从藏獒栏钻回它所在的栏,和上次那条松师狗的行动一模一样。”一个工人答道。

    “有没有确切认得是哪条太行狗所为?快快找出来!”

    “没有,这条太行狗的动作太快了,真的确定不了是哪一条狗!”

    “上次已经交代你们好好检查那些栅栏,该补该修该加固的必须处理,现在还是出现这个问题,你们是怎么做事的?现在再次重申,把那些隔栏加固,不要再被狗捅破了!另外,快快通知那些高端客户,象上次一样,将这一栏太行狗全部处理!还有,马上通知尤老板到现场来验看他的藏獒,免却他麻怨多多,看来他的生意有点难做了。”

    处理好现场,徐边林对金鳌大贡等人说:

    “场里发生点事,今天的参观到此为止吧,你们需要订狗的,直接到销售处找汪经理,我还要处理很多事,不陪你们了。”

    徐边林说完便走了。工人们也指引着大贡等人走出养殖区。

    趁在步行之际,大贡悄悄地问身边的工人,刚才那一幕是怎么一回事。

    工人表『露』出秘不可宣的神情,并断断续续地说道:

    “大栏中的藏獒是一位老板寄养的,这些狗非常名贵,上次也发生过这种事,是被旁边栏里的一条松师狗咬死的,具体怎样,大家都没看到。不说了,老板怒在心头,你们快走吧。”

    见到如此阵仗,大贡意识到在这里已不受欢迎,便叫大家离开这个狗场。

    这个意外令金鳌几人疑『惑』不解,更觉有点扫兴。

    大贡看到大家的情绪不好,便说:

    “不用管别人的事,这次是以狗为主题,所以晚餐就选择吃狗肉吧。”

    众人的情绪果然好转,便开车在市区里悠转,根据当地人的指点,选择在石枫一间名叫歪嘴的狗肉店吃晚饭,试试当地地道的狗肉,想与盛堂的民室大锅狗比较下,也不枉此行。

    “各位老板,请问你们吃脆皮狗还是干锅狗?”

    “脆皮狗和干锅狗的做法有什么区别?”

    “脆皮狗是经过火烤皮,入锅油炸,后加入各种配料和水生滚炖熟的,我们店是用禾杆来烤的,比起炭烤的更具特『色』香味;干锅狗是将狗肉和各种配料翻炒,再放进砂锅加水炆烧而成。”

    “脆皮狗与我们那边的大锅狗有点类似,那就来个脆皮狗,比较一下有什么不同。”金鳌说道。

    不一会,脆皮狗入煲,经过十多分钟的翻滚,狗肉已软,可以开食了!

    “嗯,这狗皮的确脆,我们盛堂大锅狗的特点就是皮脆、肉嫩、汤清、香味浓,这煲狗肉在皮脆方面与盛堂的有得攀。”

    “这汤就比不上盛堂大锅狗了,应该是放调味料太重手了。”

    有酒开路,四人逐渐相谈甚欢,天南地北的聊起来。只有肖涯默不作声,全然融不进来。大贡想着他是因为肖微可和蕉莞的事而忧,所以也不劝他喝。

    “维厚,吃饱后带你去嗅嗅树木吧。”金鳌笑笑地说。

    “这里的树木很靓?公园很美?空气很好?这些从来没听说过,不用了吧,带我去泡妞还可以。”维厚答道。

    “这里的树不算靓,但是树根相当不错,带你去嗅树根,也是泡妞呀。”金鳌诡异的笑道。

    维厚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眼怔怔的看着。

    刘定似乎已明白金鳌所说,他的眼已笑成一条线,二排烟牙晒出来,久久未能藏起来。

    “什么意思呀!”维厚愠面对着刘定,似乎生气了。

    “我们来考察狗,就要熟狗『性』,你看过别人在公园里遛狗吗?这些狗经常有些什么行为和动作?就是把嘴往树根嗅,这是狗的天『性』,凭借嗅探树根上的味道来判断有什么狗曾经来过这里,是公还是母等信息,因为狗是凭借撒『尿』占地盘和吸引异『性』的。你是否曾经在树根上撒过『尿』?有的话小心母狗找上你啊!”

    维厚脸『色』越来越沉。大贡知道他不能开玩笑,便把话题转移,并赞赏着说道:

    “维厚呀,你开车真平稳,今天在车上睡了一大觉,以前我坐车是睡不着的,今天辛苦你了,等下开房看看有没有卡片,叫几个妞来咱们舒服舒服,听说这里的推拿按摩手法非常好,顺便叫她们按按。”

    经此一说,维厚骤然堆着笑脸,愉快地说道:

    “有贡哥安排,妥妥的。说到开车,可不是吹牛的,整个盛堂市都没找到我这样好的司机……”

    维厚还没说完,店外传来一阵嘈吵声把他的话打断了。

    众人放眼看去,只见二个穿着制服的人在与店老板论理。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这里偷宰非养殖狗,请出示你们今天所宰的狗入货清单。”

    “哪有这回事!我们店都是规矩做生意老实经营,你也知道的,我们做饮食的湿手脏脚,特别忙『乱』,入货清单不在这里,一时三刻也找不到。你们也经常到我们店消费,每次我都免了部分单,只收回成本。说实在的,石枫市没有哪家狗肉店比得上我们经营规范,希望你们高抬贵手,改日来消费时免你们的单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