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七章 恶狗吠天(五)
    维厚一阵惊慌,无法继续下去,便一骨碌地走下床,想靠近场边听清楚一点。

    此时,隔壁已由凄厉的叫声变成了一个男人怒骂声,还有几个女人慌『乱』的尖叫声。

    维厚知道隔壁肯定出事了,也不顾自己没有穿着衣服,便卷着一条浴巾冲了出去。

    就在维厚冲出去之际,他又听到自己房间里一阵哄隆隆的声音响起,象是老鼠窜动窗户而发出的声音。

    他悚然回看,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象猫一样大小,嘭嘭地弄响窗门,然后不见了,很难确定是什么东西。

    小妹吓得缩在床角,浑身发抖,然后又“呀呀”的大叫几声。

    隔壁房间的响声越来越大,象是在吵架,又象是一个男人在呵斥着几个女子。

    大贡和刘定也从另外的房间走出来,问维厚是什么回事。

    维厚摇摇头,表示不知,又拉着刘定察看房间的窗户,将刚才的情况告知他们。

    刘定仔细检查窗户,窗户不见破损,也没有见到明显的痕迹,只是半开着,目测仅仅能通过一只老鼠或猫。通过窗户往外看,下一层有一个公共『露』台,如果是猫或老鼠钻出窗的话,应该是窜下下面的『露』台跑了。

    房外走廊已站着很多人,纷纷议论着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

    发出嘈杂声的那个房间507房的门打开了,三个女子低头快速地走出来,也不顾众人的问话,径直走向电梯离开了。趁房门还没关时,有人朝房里问话:

    “刚才这里非常嘈杂,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别多管闲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不耐烦的答着,后便把门关上。众人疑『惑』不解,都在窃窃私语,没有散去。

    不知是谁报的警,来了二个警员,径直到507房敲门。过了很久,那个男人才来开门,并大声说道:

    “这里没什么事,你们回去行了。”

    “有人报警,说这个房间有警情,我们来了解下情况。”一个警员说道。

    “没有任何情况,你们警署利署长、港都巡逻所云所长都与我相熟,有什么情况我直接向他们汇报行了。”

    房内的男人堵在门道,似乎想阻止警员进入房间。

    在警员的诫说下,男子悻悻地侧身让警员进去,然后拨通一个电话说道:

    “云所,我是尤锦杯,你们警员无缘无故来查我的房间,麻烦你叫他们马上撤出,我这就让警员与你说话。”

    尤锦杯说完便把手机交给其中一个警员接听。警员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拿过手机来听。

    经过一会儿的沟通,警员把手机交回尤锦杯,叫他听电话。

    尤锦杯听着完电话,脸『色』一沉,坐在一边,任由警员进入房间里面搜寻。

    房内只开着一盏弱灯,光线不足,警员便将全部的灯按亮,一滩血赫然显现在地毯上,床边还染了丝丝血迹,床上的被子似乎还盖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但是完全看不到有身体部位『露』出被外。

    警员见此情景,也不敢贸然掀开被子,只是问尤锦杯:

    “床上的是什么人?快快叫佢起来!地毯上的血迹是怎么一回事?”

    尤锦杯掉过头,冷冷地说:

    “你们自己看吧!”

    警员忐忑地走向床边,小心地把被子慢慢打开,只见一个黑『色』带『毛』的物体逐渐『露』出,还带着一些血迹。

    揭被的警员迅速放开被子,不敢再继续,然后用命令的口气叫尤锦杯亲自把被子拿开。

    尤锦杯满脸的不高兴,嗖声的站起来,走到床边,呼啦的一下子把被子掀开,一只满脸鲜血的大狗卧躺在床上,似乎已经死了。

    “这个狗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死在这里?”

    “死个狗而也,也不是死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尤锦杯冷冷的答道。

    警员从刚才尤锦杯与云所长的通话得知他们相熟,所以不敢对尤锦杯做出太过激的行为。为了保险起见,警员在房内四处检查察看,看看是否还有其它异象。

    一个走进了卫生间。只见卫生间内一片凌『乱』,几条脏兮兮的浴巾和面巾被弃在地上,垃圾桶上满满地装着胡『乱』被扔的纸巾、牙刷、安全套和一些包装盒胶纸。

    这个警员掩着鼻,迟疑地往外望,想看看尤锦杯有什么反应,又象示意尤锦杯解释这现场究竟是什么回事。

    另外一个警员见状,以为有什么情况,便走进卫生间看个究竟。

    这时,角落上一个用过的安全套引起二人的注意,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安全套,看上去特大特长。

    “这不科学,超出我们的认识范围,这么蹊跷的事,不能顾及他与云所相熟了,出了事我们都背不起,还是呼叫增援吧。”一个警员说。

    “这……先问清楚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再不说,我们就呼叫增援吧。”

    二人达成共识后,便走出卫生间。

    “老板,你好好将这里发生的事告知我们,不然的话我们便呼叫同事来处理。”

    尤锦杯见状,迟疑着,边拿出手机边说道:

    “这样吧,兄弟,我拨通云所长的电话,向他解释今天的事,你们也一齐听着吧。”

    电话通了,尤锦杯便开口述说:

    “云所长,你知道我是非常爱狗的,纪书记也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人狗不离。今天我到翠堤宾馆休息,刚才我在卫生间冲凉,突然听到狗叫,出来时,见到我所带的狗无缘无故受伤,过了不久便死了。这段时间真奇怪,我的爱狗总是无缘无故离奇的死去,我自认倒霉,现在只是弄脏了床褥,这种事我与宾馆商议就行了,也不是什么治安事件,麻烦你叫你的警员回去吧……”

    在电话上论了一会后,云所长挂断了机。后其中一个警员接到电话,嘀咕了好一会后,他便对尤锦杯说:

    “你可以先走,保护好现场,我们需要询问相关人员,你也要保持电话畅通,随时协助我们把这件事弄清楚,没事的话就最好。”

    尤锦杯无奈,拿起自己的物品便离开了。

    尤锦杯离开后,众人议论纷纷,好奇的人都想走进房间看个究竟,都被警员挡于门外。

    “应该是被怪物咬死的,刚才我们房间就有一个黑影窜过,撞开窗户跳下下面的阳台逃走了。”维厚『插』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