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八章 恶狗吠天(六)
    “你过来,把你看到的详细地告诉我们!”

    警员在要求增援时,听到维厚说得那么神奇,便示意他过来,准备向他作详细问话。

    维厚自知多事,便推却说:

    “就是刚才所说的一样,或者是我眼花看走眼了,没什么可说的了。”

    警员似乎不依不饶,一定要维厚地作笔录。大贡见势,连忙上前说:

    “警署大哥,我们是外围人,事情的经过当事人最清楚,这些还是问当事人吧,或者调看宾馆录像更有用。”

    大贡的话提醒了警员,也不再理会维厚,一个警员马上叫服务员带他到监控室调取录像。

    此前,因为几个小妹见有警察来,缠着大贡拿了部分钱后便急忙离开了。

    维厚得以脱身,便马上溜回房里,再细细察看房里的情况。他越想越害怕,暗想:刚刚入港启航,就被这个意外拦截,不知是什么鬼怪,这地方住不得!

    维厚没有新发现,便和金鳌说要换地方住。金鳌嘀咕着,一会儿说浪费钱,一会儿说麻烦,不赞成换地方。

    大贡知道金鳌是不想花钱,又不想他们俩闹情绪,便说:

    “这地方挺古怪的,换就换吧,到一间好的酒店,房钱由我付,睡得安稳为好。”

    于是,五人收拾行李,径直到前台退房。

    只见前台上几个服务员在窃窃私语,神『色』秘异。在办理退房手续过程中,服务员一五一十地将今晚发生在507房的事情告知大贡等。

    原来,尤锦杯寄养在飞达狗场的一个藏獒今天被一个太行狗咬死,他非常愤怒,除了用习惯的手法,把全市的狗肉店当出气筒外,还带着自己另外一个藏獒到宾馆开房,出高价叫了三个小妹犒劳这个藏獒!也就是说,刚才尤锦杯组织了一起人曽合交!

    交合进行中,一个小狗突然从床底窜出,一口咬着藏獒喉部,并用力连续甩了几下头,便把藏獒咬死,然后迅速逃离。这个过程中,尤锦杯和小妹们还没反应过来。

    此前,警员从监控录像辨认,找到了进入507房的其中一个小妹问话,这些情况都是这个小妹供述的。

    “怪不得有一个黑影窜进我们房,并从窗口逃走,507房与我们的房间相通的吗?要不,为何这个狗会走进我们房间?”维厚脱口而道。

    大贡扯扯维厚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并小声说道:

    “再说又找你去问话哦,你想去巡逻所做笔录吗?”

    这句话吓得维厚连忙把还想说的话吞回去,不再作声。

    “后来怎么样了?这个尤锦杯老是做些龌龊之事,说他人面这么广,这些给他面子的人难道不知道这些事很猥琐吗?”金鳌向服务员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听说尤锦杯除了爱狗之外,还喜欢猎艳寻『色』,多次勾引别人的老婆,曾被人威胁要杀了他。”

    “那么刚才的人兽大战,尤锦杯也参与pk吗?够刺激啊!”金鳌笑着问道。

    “我在旁边听到那个小妹说,他没有参与,这次纯属是慰抚他的藏獒。估计他以前也做过不少这种事,真真的爱狗如己,爱狗如命!”一个服务员答道。

    “哈哈,真有意思!”

    办完退房手续后,众人找了一间较为高档的酒店下榻。由于受刚才事件影响,维厚不再提找小妹的事。而刘定又拿他来开刷:

    “狗也有这种待遇,真羡慕!维厚,看来我们比不上狗啊!它一次三件,惭愧惭愧。”

    “想着都恶心,原来那些咸湿片里拍的,现实真的有,害得我们如此扫兴,要不我会把那个刚洗脚上田的农村妹治得贴贴服服!”金鳌答道。

    “我那个才是真正的农村妹,她那条底裤的布料很粗,款式很特别,四角的,大红花图案,好象有手工针线的,很明显,她就是穷山旮旯出来的,正味!”维厚也不示弱,吹擂着说道。

    “哗,人家一条底裤你都如此认真详细考究,太厉害了吧!有没有拿来嗅嗅?这味道也正吧?有没有田泥的味道?我那个小妹拿着火车票给我看,说她昨天刚从三方坐火车到这里,第一次下海的,你说够新鲜么?”刘定笑嘻嘻的说道。

    众人说笑了一会儿,维厚又把话题转向那个黑影。金鳌说道:

    “你们分析一下,今天遇到二件蹊跷事,都是尤锦杯的藏獒突然遭袭暴毙。按照飞达狗场员工和翠堤宾馆服务员所说,尤锦杯的藏獒都是被狗袭击而死,而且都是比藏獒小很多的狗所为,咬死藏獒后又迅速逃匿不知去向,虽然飞达狗场的人确认是太行狗所为,但是又没能确定是哪个狗,这里是否藏着什么秘密?”

    “要不有人与尤锦杯有仇,要不就是有狗与藏獒有仇。”维厚说道。

    “去去去,有人与尤锦杯有仇这还说得过去,说狗与藏獒有仇,是演动画片吗?还是在讲动物小说!”金鳌驳斥道。

    “尤锦杯做的垢秽事多了,鬼怪找他,是报应吧。”刘定说道。

    说到鬼怪,大贡担心由此会影响大家睡觉,或心绪不安稳,便说:

    “很夜了,大家快睡,明天还有转几间狗场,我查到有一间狗场可以现场宰狗,咱们也去试试,来一个全狗宴吧。”

    众人便躺下,一宿无话。

    第二天,大贡醒来时感觉腿痛,撩开裤筒后发现腿上有伤口,他估计,可能昨晚在翠堤宾馆时,混『乱』之际走来走去刮着台角凳边所致,因当时酒上头不觉痛,而现在开始痛了,他怕感染,想去买瓶消毒水搽搽。

    大贡见到刘定肖涯还没醒来,便不作打扰,自个走出酒店,到街上找『药』铺。在街角找到一间『药』铺,走了进去。店里只有一个女的,只见那女的笑脸相问道:

    “你好,需要些什么『药』?”

    只见那个女的身穿白『色』贴身袍,头戴护士帽,瘦尖脸,双眼毫不避让地看着金鳌,令大贡心生喜意。

    “我这腿擦伤了,想买点消毒水搽下。”

    “好,这里有二种消毒水,你看要哪一种。另外,需要棉签和纱布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