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九九章 恶狗吠天(七)
    大贡挑了其中一种和棉签纱布,付了钱正想离开时,突然心生一念,便说:

    “我不太会弄这消毒水,你能不能帮我搽搽和包扎下?我可以给你点工钱。”

    “哦,可以呀,来,卷起你的裤脚,坐在凳上,等我打开瓶盖拿出棉签就帮你搽。”女店员爽朗地答道,便蹲着忙起来。

    大贡顿觉一阵暖意,再细细观察眼前这个女的。只见她倒八字双眉,嘴唇薄薄的,上下唇合起来却有一些缝隙,头发往头上扎成一个髻,这个髻刚好穿『插』在护士帽后面开阔处……

    “我开始搽了,忍住痛哦,怎么受伤的?这几天尽量不要吃那些豆类,以免生脓,为了伤口不留痕,也尽量少吃酱油。”

    虽然微痛,但是大贡觉得很放松,甚至棉签接触到他的腿时,有一种酥酸的舒服感,就象有一种力量抚熨着神经一样,或许是眼前这个女的吸引着他所致吧。

    当包扎完毕后,大贡有点不舍离开,他打量着『药』柜,想再买点什么。

    “我喉咙很容易上火,一吃些热气的东西就不舒服,平时餐桌上的菜都是凉气类,吃多了,淡口乏味,不知道怎么办。”大贡说道。

    “很多人都有你这种情况,这是虚火,开二剂中『药』调理,压压这些虚火,以后就不用怕上火了,热气的食物都可以吃了。”

    “真的?你可以抓二剂这种『药』给我吗?”

    “可以,不过还是先帮你把一下脉,这样可能准确点。”

    “你还会把脉?你是医生?这么年轻,看不出来啊!”

    大贡再次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干干净净,大约二十七八岁,虽然不属于漂亮的那种,但气质较好,特别那看人的眼神,似是妩媚,又似是关心,更象是服务行业的职业习惯。

    “我可以帮你把脉抓『药』呀,可能你不知道,我们店很出名的,现在还早,迟点会有很多人来排队看病的。”

    “那好,先帮我看一下。怎么称呼你?你的『药』店主要在哪方面出名?是连锁店吗?”大贡边说边坐下,伸出手给女人把脉。

    “我叫辛玉筐,我们店叫阳集『药』店,暂时还没开设连锁店,我们这里主要以扶阳派理论帮人诊治,阳集『药』店这个店名就是据此起的。”

    辛玉筐边说边把大贡的手放在诊垫上开始把脉。这时,店里又来了二三个客人,都是说看病的。

    来人在说着些奇闻怪事,昨天发生在翠堤宾馆的怪事也在议论话题中。

    大贡暗笑:这个城市真小,狗咬狗死的事那么快就传到街坊邻里。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之际,大贡看见辛玉筐的神情不再象刚才那样自然。难道是大家嘈杂影响了她?

    “大家不要那么大声,会影响辛医生看病的。”大贡转头对那些三姨四姑说。

    这样一说,大家都将音量降下来。大贡却见到辛玉筐嘴角一咧想笑一笑,却又不由自主地收住,好象有点尴尬。

    “嗯,你的确有虚火,这味『药』先给你抓三剂,服完后虚火就降了,以后可大方吃那些热气温补的食物了。”辛玉筐说道。

    “为什么?”

    “我们扶阳派的主要理论就是‘扶阳’。人在小孩子时的阳气非常足,但随着年纪逐渐变大,阳气会越来越不足,所以就必须扶阳。扶阳首先就要扶肾脏的阳,也就是人们所说的补肾。很多人的火分散存在身体各个器官,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虚火,吃一点热气的东西都会喉咙痛,但是肾部却没有火,也就是失阳。所以我们通过中『药』调理,将人体器官各处的火调引到肾脏,让该火的地方火起来,肾有火,就是阳气足,阳气足了,吃温补的食物没上火,营养也跟得上,这样,抵抗力增强,免疫力提高,就会做到百病不侵,许多病症都能迎刃而解。”

    “我不懂医的,听起来也有条有理,幸好遇上你,不然我还会懵懵懂懂的受虚火困扰。”

    “虚火盛,老是吃些寒凉食物,营养肯定跟不上,营养跟不上导致体质弱,体质弱就容易被各种病侵扰,所以抓住扶阳这个重点,人的健康就会有坚实的底子,各种病毒的侵扰也容易医治。以后你可以多吃些羊肉、牛肉、鹅肉等温补类食物,嗯,狗肉也是。”

    辛玉筐说话间,眼睛不曾离开过大贡,似是有意又象无意地与大贡的眼神交流。

    这令大贡神弦恍惚,心如雀跃,暗道:难道他乡又遇知音?

    “吃狗肉?你就别提了!小心那个尤锦杯来找你的麻烦,昨天就是他将石枫市的狗肉店弄得鸡『毛』鸭血。”旁边一位阿姨『插』嘴道。

    辛玉筐听后脸『色』大变,不再作声,原本的笑容瞬间僵住了,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大贡见状,疑『惑』不解,冷静地细思:这女人的表情变化为何如此丰富和复杂?刚才阿姨所说的事难道与她有关联?

    这使大贡的好奇心大大增加,他想弄清昨天所发生的事,或许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答案,更重要的是,大贡对这个女人有一种开发的欲望,通过读她的眼神判断,或许她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吧。

    于是,大贡拿了『药』后,借口需要询问些服『药』事项,要了辛玉筐的手机号,也将自己的号码留给她,便离开了阳集『药』店。

    大贡回到酒店,金鳌四人刚醒准备起床。

    “一大早的去弄些什么?还以为你私自猎艳,不带我们去呢。”金鳌伸着懒腰说。

    “昨晚不知如何将这腿皮擦破了,去拿点『药』水消毒,看你们睡得挺香的,不错哦。”

    “也是啊!我还以为受那个黑影影响睡不着呢,没想到一觉睡到大天光,舒服!”维厚一副满足样的说道。

    “昨晚睡得的确安稳,我也很久没有这样的睡眠状态了,合眼即睡,张眼便天光,非常好!”肖涯说道。

    接着其余的人都说睡得好。大贡不禁暗笑:劳累了一天,又喝得醉醺醺的,一帮大莽粗,思想简单,没好睡就奇怪了!

    在酒店自助餐厅内,维厚还是在不停地说昨晚睡得很舒服,并叹惜翠堤宾馆那些小妹不能过来。

    酒店服务员听后便说:

    “我们来风酒店最出名的就是睡得安稳睡得好,很多本地人受睡眠不好的困扰,不在家里睡,情愿到我们这里开房睡一个香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