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一章 恶狗吠天(九)
    大贡故意说得文绉绉的,他故弄玄虚,想看看蒙经理的反应。

    果然,蒙经理听后似乎不太明白大贡所说,顿了一会后,似乎明白过来,便说:

    “睡荷这种东西我也不太懂,我只知道它能够改善人们的睡眠,这也是我们的店宝,为了防止偷盗,除了预缴高额押金外,我们酒店还设定非登记住宿人员不得进入客房,如有会客,可到大堂招呼,那里设有多套会客椅桌,我们酒店的大堂特别大,就是为了摆设招客椅桌。如果客人所在的客房发生偷盗或丢失睡荷,除了不退押金外,该客人也被列入我们酒店的黑名单,终身不能入住我们的酒店。”

    “为了保护睡荷,你们酒店可谓百招齐出啊!这种睡荷的使用期是多长时间?会枯萎吗?”大贡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睡荷的育苗生长等不属于我的管理范畴,每个客人开房后,才有专人把睡荷放进客房,并与服务员交接确认,这个时候开始,我才负有管理保管的责任,直到客人退房再由专人拿走睡荷。这样吧,我给你引见一位朋友,就是我电话上所说的那个朋友。”

    蒙经理说完,便贴在服务员耳边说了几句话,服务员点头离去。

    不一会,二个男人走了进来,都是胖胖的,一个高大,一个矮小。蒙经理站起来,用职业的服务手势示向着那个高大的人作介绍:

    “这位是邝总,是这里的老板,邝总已经交代他的员工挑了一个靓狗,将用来制作我们今天的全狗宴。”

    邝总走到每个人身边,都一一握手问好,并递上了名片。大贡看看名片,知道眼前这个人叫邝迪帮。

    “多谢邝总的热情招待,我这次来石枫,纯属是与一班朋友来玩玩的,这位金老板也有意向做批发肉狗的生意,所以顺便到狗场来考察考察。”

    大贡说完便示意金鳌拿出名片派发。他知道,在社交场上派发名片,是对别人一种尊重,自己没有名片,当然把金鳌请出来撑门面。金鳌此前是做贸易业务的,名片都会随身带,由于生意不好,这次来石枫,就是考虑进军肉狗市场。

    金鳌拿出名片,分派给蒙经理和邝迪帮二人。这时,大贡才注意到,另外那个矮个子就是刚刚在来风酒店遇见的!

    “金总你好,如果你想做肉狗批发,你就找对人了,我们这里有大量的肉狗供应,质优价廉,等下就带你们去参观一下。全狗宴正在烹调,参观完后,全狗宴也刚刚做好,我们再喝二杯吧。”邝迪帮热情地说道。

    “真的很荣幸,能够入住来风酒店享受超级睡眠,籍此认识了蒙经理,现在又通过蒙经理认识邝总,而且还用全狗宴招待我们,看来金总的肉狗批发生意非与你们丰牧狗场做不可了,哈哈哈!”大贡大笑道。

    在邝迪帮的指引下,众人坐上了一台观光电车进发。望着路两边整齐的大草坪,有的草坪微微起伏,远处还有池塘,或者可以说是湖泊吧,大贡不禁疑窦重重:这根本不象是养狗场,而更象高尔夫球场!

    “邝总,你这里不象养狗场哦,根本就是一个度假区啊!”金鳌笑着说。

    “哈哈,狗栏就在前面不远处,如果想打高尔夫的话,这里也可以,草坡上都设有洞的哦。”邝迪帮说道。

    不一会,已到了狗栏,这里狗栏的设置与飞达狗场的大同小异,只不过狗的品种多了些。邝迪帮也滔滔不绝地介绍丰牧狗场的养殖情况。

    维厚在邝迪帮的讲解过程中,又偷偷将从自助餐厅带出来的二个鸡蛋吃了。不一会,他的肚子又有反应,再无心听邝迪帮的长篇大论,急急拉着肖涯一齐去找厕所,众人也不在意他俩。

    二人东转西拐,来到一处很象卫生间的地方。维厚实在忍不住了,也不进去,立刻脱裤就地拉,并叫肖涯去帮他拿些纸巾。

    肖涯『摸』自己的裤袋,没有纸巾,再四下张望,不见有人,觉得回到狗栏问人要也太远,他见到前面一幢楼好象是办公的地方,便朝着那里走去,走近时,却见大门紧闭,没有任何人,也看不出里面是否有人。

    肖涯围着这幢楼转,想看看是否还有其它的门可以进去。倏然间,只见前面出现一段石阶,上了石阶后是平地,上面摆着几张石凳和一张石台,石台石凳两边不远处各有一棵高大的松树,树荫全部覆盖着石台,凉风阵阵,十分舒爽。

    肖涯忍不住步上石阶,走到石台旁,却又见到有一段石阶通向上面,上面有一个假石山,仙人掌造型,石山两边有几棵高大的柏树,也是荫凉无比,隐隐约约见到石山后面有一幢房子。

    因想及维厚等着纸巾用,肖涯也不作停留,径直走上石阶,绕着假石山,来到房子前面。

    肖涯还没看清楚地形,却听到一阵急速的如雷般的狗吠声响起。肖涯定睛一看,原来这吠声就是从他面前发出,并有一个恶狗急极地向他冲来!

    肖涯吓得腿也软了,想走腿却不听使唤,待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那个狗已被一条长铁链套住,还差三米左右就可以触及到他!

    平复了神情后,肖涯并不敢逗留,立马掉头飞跑。当他往石阶下跑时,却又见到下面那幢房子旁有二个狗狂吠着向他跑来,目测是没有被绳索套住的。肖涯此时已魂飞魄散,停在石阶上,腿部不停的在抖动,象是有钉钉住一样。

    “嗡嘛呢呗咪吽,嗡嘛呢呗咪吽……”

    肖涯不停地念着了无大师的六字经,且越念音量越大,并趁势坐在石阶上,闭上眼睛,想着任由上天主宰一切。

    这时,肖涯听到有人向狗吆喝的声音,他马上睁开眼睛,见到那二个狗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却又快速转身往下跑。

    肖涯再细看下面,只见有一个人看着他,并说:

    “快下来吧,若果不是我及时喝住这二个狗,你可能会被撕碎了。”

    肖涯迟疑着,不敢往下走,因为二个狗还在下面没有离去。那个人知道肖涯的顾虑,便『摸』『摸』二个狗的头,轻说声“回去”,二个狗便迅速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