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二章 恶狗吠天(十)
    肖涯见状,便蹒跚地往下走,来到那个人的面前。肖涯打量着眼前这个人,身材瘦小,面相有点猥琐样,但又觉得很面善,却想不出为何如此面善。

    “没吓到你吧?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问道。

    “多谢你,我没事,我是来参观狗场的,与一个同伴找厕所,拐弯转角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了。”

    “好吧,你跟我来,我送你出去。”

    “但是我还有一个同伴也在这附近,不知道他是否能找得着路出去,可以先找到他再一齐出去吗?”

    “没关系的,你先出去吧,他会找着路的。”

    肖涯点点头,便跟着这个人走,几经曲折,来到一个关闭着的小门旁,那个人说:

    “刚才你应该是从这里进来的,可能是工人疏忽忘记关门了,你出了这个门后,往右直走大约一百米左右就到狗舍,他们应该还在那里,我就不送你了。”

    那人说完便打开小门,示意肖涯出去。肖涯点头说多谢,按照他的指引,果然找到了大部队。

    “哗,肖涯,等你的纸巾我那泡屎都凉了!你跑去哪里啦?幸得我搜搜自己的袋里刚好有一些纸巾,不然还在那里眼巴巴的等你呢!”维厚抱怨着说。

    大贡一个灵闪,后疑『惑』地看着肖涯,欲开口问他什么,却又止住。

    这时,狗栏参观得差不多了,邝迪帮看看时间,低头与他的同伴细语一番,然后叫大家一齐上观光车,直奔饭堂。

    这里的饭堂是由竹子搭建而成,地板铺水泥沙,虽然简陋,但是干净整齐,看上去很舒服,又有农家特『色』。旁边高大的凤凰树和大叶榕,造就了这间饭堂的荫凉和舒适,令人来了就想坐下来。

    邝迪帮领着众人走出饭堂里一间房,房子里的摆设非常精致,与大厅的简陋完全不同。

    进入房间时一阵风吹来,非常凉快,原来房的南北各有一个窗,形成对流。

    墙上挂着二幅画,里面都有题字。对面墙挂住一幅书法,是裱着的四个字:士贫马瘦。

    大贡弄不清是什么意思,又走近那二幅画细看,画上的都是荷花,其中一幅的题字为:

    铢铜绣绿

    九鼎销熔

    幽香袅袅

    荷花又开

    另一幅的题字为:

    风来欲失衡

    珠『露』瞎折腾

    粉蕾羞启日

    荷香又缭人

    此时,大家都在说些狗事猪经瞎聊着。大贡有点纳闷,暗想:

    蒙经理追着来请我们吃全狗宴,现在来这都半天了,他还没有跟我谈预订客房的事,而在天南地北的聊,不着边际,难道他忘记了?我也不可能主动提起这件事的,挨挨再说吧。

    大贡又想起了辛玉筐,于是便与她发信息聊天,并约她出来吃饭。大贡的意思是叫她到丰牧狗场一齐吃饭,但是没有说具体地点。

    辛玉筐有点犹豫,后来说要回家带小孩,没空。

    维厚对大家所聊没啥兴趣,便装作欣赏字画,反复念着“士贫马瘦”四字,并以老师考学生的姿态低声问刘定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刘定答不上,所以不作声。肖涯作思考状,一时之间还没想得出。而维厚却顾作高深状,然后说:

    “分明就是说……”

    维厚的说话被推门打断,只见几个服务员鱼贯而入,七手八脚地将些炉头锅煲放在台上,架置好瓦煲,点着炉火,再将一大碟脆皮狗倒进煲中,盖好盖,然后出去。

    邝迪帮放下手机,站了起来,对大家说道:

    “好啦,脆皮狗已上,还需要熬一段时间,其它的品种白切、锅烧、禾秆炆等等也会陆续上台,今天我们就喝我们石枫的粟米酒,顺喉醇香,地道风味。另外,我的一个朋友今天也来与大家碰二杯,希望大家喝得开心。哦,忘了介绍,这个也是我的朋友,大家叫他鲁井就行了。”

    邝迪帮所说的鲁井,就是那个和他在一起的矮胖子。

    说话间,一个矮瘦子走了进来。肖涯一看,就是那个喝住狗救他的人。

    “这位就是我刚才说的朋友,叫何殊。”

    何殊向大家点头,然后入座,坐在肖涯身旁。

    “对了,大贡,你在缅甸的公司规模如何?据说缅甸在电子技术方面很落后,缅甸『政府』如何支持你们公司这个产业?”

    蒙经理这时突然将话题放在大贡此前所说的电子业务,令大贡有点意外,但是他还是淡定地照搬朱遂贮曾经向他描述过的电子业务:

    “正因为缅甸这个国家的电子技术落后,所以我们才到那里开设公司,我们有绝对的技术优势,其它公司无法与我们竞争。再者,我们公司的产品主要是供向欧美,只不过是利用缅甸那里低租金劳动力成本低,利润最大化也是我们的追求。”

    在说话的过程中,大贡双眼偶尔瞥到刚进来的那个何殊,见他表情复杂,似乎非常留意自己所说的话。说完后,他再细细回忆,终于记起这个何殊就是在来风酒店大堂见到的那个矮瘦子,而鲁井就是那个矮胖子!

    “哈哈,果然是精明的生意人,对每个件事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精辟的总结。来,大贡,我先敬你一杯!”

    邝迪帮说完便举杯走向大贡,双方碰杯,并爽快地一饮而尽。

    “这狗肉还没能吃,酒就上来了,可能有点吃不消哦。刚才我们在研究这幅字‘士穷马瘦’的意思,所以想请教一下邝总。”

    大贡想转移话题,便把字画提出来。

    “邝总先不要说,让大家猜一猜,这样更有意思。”鲁井说道。

    大贡没想到鲁井却把话题拓宽加深,正合己意,便立刻赞成。

    肖涯刚才一直在琢磨这四个字,见到这个机会,便将自己所琢磨的说出来:

    “其意即是艰苦朴素,不会被困难吓到。”

    何殊微微一笑看着肖涯。

    “与‘一人得道,鸡犬升仙’的意思相反吧?”蒙经理说道。

    “四个字中,有士有马,应该是说下象棋,即是一方的棋子只剩下残士单马,陷于不拔的境地,虽然如此,但对手绝对不能轻视它,因为下棋不到最后,作结论为时过早。”

    金鳌喜欢下象棋,所以围绕着象棋分析一番。从表情可以看得出,众人对他的解答有点认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