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三章 恶狗吠天(十一)
    维厚原来已想好要说的,被大家纷纷一说,将他的思维全打『乱』了,十分懊恼,但又想出出风头,于是他便胡『乱』的扯一通:

    “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是说我们这里的主人清雅高尚,就象那些道法很深的道人谦称自己是贫道一样,称自己是贫士,而且还有一个瘦瘦的,对,是苗条的知己,所谓的佳人吧,我们都称自己的女朋友为马子,所以瘦马就是这个意思。”

    众人听了,先是愕然,接着便是大笑,邝迪帮更是一手『摸』着那大肚腩,一手举起酒杯,然后走向维厚对他说:

    “后生哥,很不错,想不到你们几个都是神人,恭喜恭喜,来,干一杯,等会儿和你们去找瘦马!哈哈哈……”

    维厚似乎深受鼓舞,也不多想,举杯而尽。

    “对,看来今晚的瘦马识人,马上会有马子送上门来的,先不要喝醉,等下马子来了好好把握哦。”大贡轻拍着维厚说。

    大贡这样做目的一是想拉住维厚,怕他太随『性』不能控制自己,二是想接过话题,伺机换过话题,控制场面和节奏。

    大贡刚说完,只见房门打开了,服务员领着一个女的走了进来。

    只见那女的一袭淡青旗袍,身材曲线尽现,分不清是腰细映衬着殿大,还是殿大衬托出腰细,微笑点头,甜声地向在座的人问好。

    大贡一眼看去,感到这个女的十分面熟,再仔细辨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分明就是阳集『药』店的辛玉筐!她不是说今天要带小孩没空吗?

    但是辛玉筐并装作没认识大贡,径直走到何殊身旁坐下来。

    “哎呀,大贡你真是神仙,说马子到真的马上到,而且真的是瘦马,这身材……”

    维厚的话还没有说完,已被邝迪帮打断:

    “服务员,这狗肉差不多了吧?快点端上来,我们都很饿了!哦,这些脆皮狗已经行了,开始吃吧。”

    维厚也知多嘴了,再不作声,而是拿勺去装狗肉。

    大贡通过声音辨别,确认这个女的就是辛玉筐!这个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她与这个矮瘦子何殊是什么关系?邝迪帮说何殊和鲁井是他的朋友,却没介绍他们具体情况,挺神秘的。

    白切狗、红烧狗、禾杆炆狗、锅烧狗等都陆续端了上来,于是大家碰杯食肉,气氛逐渐好了起来。

    肖涯记住何殊的义举,默默地举杯点头向他敬酒,何殊也不作声,并默默地举杯与肖涯相碰,然后一饮而尽。

    大贡此刻的心思完全在辛玉筐身上,时不时用眼角瞟她一下,非常留意她的一举一动。但是,辛玉筐似是完全不认识大贡,只在吃菜,也不喝酒。

    酒过多杯,众人逐渐来了状态,说起话来已不甚拘束。

    维厚此前因为解释“士贫马瘦”时,感觉受到大家的赞赏,于是他便乘着酒兴,将那二幅荷画的题字反复念出来,并问大家这些题诗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很简单呀,不就是说荷花吗?”肖涯答道。

    “第一幅前面的二句‘铢铜绣绿,九鼎销熔’也是说荷花吗?”

    “管它是什么,来,全部人捧起杯,咱们干了这杯再说吧。”邝迪帮举杯站起来说。

    大家都站了起来,辛玉筐没有喝酒,也捧着茶杯站起来。

    “对,喝完这杯再说说荷花,论论桃花,唱唱梅花,然后大家都有钱花,哈哈哈。”大贡干杯后似是不羁的说道。

    大贡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思及自己多年的浮浮沉沉,似是一场梦,钱来钱去,又象是过眼云烟。杜觇的失踪,更使他『迷』惘无助,他曾经认为自己是坚强的,可是在此时此刻,却似是槁木死灰,随时会随风散挺。

    为什么会这样?到石枫前自己已经欠了一屁股债,杜觇已失踪,为什么那时没出这种颓丧的心情,而现在却突然一片灰暗?难道是对这次的考察失望?不,绝对不是!难道……

    大贡不停地叩问自己,同时再次举起酒杯环视众人,说声“干”,便举杯而尽。

    就在大贡尽杯之际,辛玉筐用似是关心怜爱又似是不解的表情望向他,这一神情被大贡捕捉到。

    为了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人,一个有了丈夫又在外面寻梅踏雪的女人?

    “不!我不信,不可能是这个女人令我现在心如槁灰,不可能!”

    想到这里,大贡倒满酒杯,也不作声,举杯而尽,然后摇头晃脑地念着画上的题诗:

    风来欲失衡

    珠『露』瞎折腾

    粉蕾羞启日

    荷香又缭人

    念着念着,大贡大概是忘了前面几句,只把“荷香又缭人”反复地喃念。

    喃诵间,大贡脑里似有一道闪光,照亮了一方,继而看见光亮处也有一首首诗与自己在喃诵的诗相通。啊!那是淮涣写的词句,他不由自主地念了起来:

    莲睡泉下,荷浮波上。桥转九曲,只为细赏娇容。栏围一路,只能咫尺相隔。最妖娆是粉红,撩人扉;最眩晕是幽香,沁人脾……

    荷花,莲花,幽香,为什么淮涣总是在这些字眼下笔?她与荷花莲花有过什么样的际遇和经历?眼前这二幅画的题字都与荷花有关,这与淮涣笔下的荷花相通吗?与淮涣的际遇相关联吗?

    “睡荷!!!……”

    就在那电花火石间,“睡荷”二字映入大贡的脑里,蓦然把这二个字与淮涣的诗联系起,与淮涣本人关联着。而另一种痛却倏地从心间生起,痛彻心扉啊!

    还记得当年在央勐时的某个夜里,自己在梦里受到警告不要再打杜觇,而那夜,满室芳香,也就是淮涣所说的莲花香,还说她睡得很香,难道那夜里就是睡荷的芳香?就是睡荷使淮涣睡得如此香?

    如今,在另一个地方,有一种能使人安然就寝的植物——睡荷,赫然用在酒店客房,这与淮涣有关联吗?

    至此,大贡终于明白了,今晚的颓废心情就是因为睡荷!此时,因为明白了,他不愿再在这个漩涡里纠结,他要跳脱出来,坦然处之。

    “睡荷……谁和我再碰一杯!”

    这一刻,大贡在心理上已从颓废中跳脱出来,在语言上的错漏也能马上完美纠正,所以立刻将“睡荷”改为“谁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