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四章 恶狗吠天(十二)
    肖涯见到大贡今晚的表现非比寻常,十分惊讶,这完全与自己当年喝多了的表现一模一样,印象中,大贡就算喝到烂醉,也不会象现在这样胡言『乱』语。

    “此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或许现在就是他最佳的放松机会,或许又是一种解脱,所以我也要陪他一起尽兴!多年的兄弟,几许浮沉,今晚,就把那些不如意抛开吧,或许明天就是一个新世界,二人都得到解脱!”

    想及至此,肖涯捧着酒站起来,来到大贡身边,叫声“我来”,便举杯而尽,就象他平时喝啤酒那样,不沾口腔,直倒进胃。

    自从央勐的赌厅倒闭,黯然回到盛堂后,肖涯再没有这样放开过。大贡见到肖涯难得如此,便手搭肖涯肩膀,就象当年在多场庆功宴上的姿势一样,无拘无束,他想寻找崛起的感觉,想重温当年的风光境况,想与肖涯重打江山。

    但是,大贡意识里有种特别感觉:这是他最后一次和肖涯能够这样放开地饮,这样尽情地肩靠肩,杯对杯。

    “好好好!好酒量!难得的兄弟情,金鳌维厚刘定,你们三个的酒也要跟上,今晚要不醉而归!”鲜有出声的何殊说道。

    金鳌三人受此鼓舞,也频频举杯作兴,现场酒氛热烈无比。

    肖涯从前的醉酒神态再现,碰完大贡碰金鳌一干人,又来到何殊面前揽颈搭膀,哥前哥后。何殊也不介意,并礼貌地回应着,而后更与肖涯大杯对饮,二人似乎早已相识。

    何殊身边的辛玉筐却有所顾忌,冷眼看着现场,也不时地看看大贡。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便走出房间接听。

    维厚此刻也是到了醉酒的状态,见到辛玉筐走出去,也悄然的跟着溜了出去,看上去他似有所图。

    只见辛玉筐走到角落里躲着悄声通话,竹房遮住了半身。

    维厚瞟见她那丰满的殿部,想起昨晚未曾尽兴,那股『淫』意随着酒精的刺激又涌了上来。于是,他轻步的走上去,一手向那殿部抓去。

    就在快触到对方时,维厚感觉有人从后把他一把拉住,并用手捂着他的嘴,并示意他不要说话。

    原来,大贡留意到维厚醉醺醺的跟着辛玉筐出来,估计他可能会搞事,便紧跟着他,以防他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惹麻烦。

    虽然大贡喝了很多,但由于刚才在电花火石间悟通了很多,并重新振作了起来,所以,他有意识地控制着自己,并有意识地把控整个场面,跟着维厚出来就是这个意识所致。

    维厚见是大贡,安定下来,也不作声。还好辛玉筐还在投入地通电话,没有发觉他们,大贡和维厚基本能听到她所说:

    “我现在在家里准备吃饭了,改天吧,还有,等会我要出诊,已有几个病人预约到了,你还是在家里吃吧,现在我的小孩还在缠我,所以……”

    估计辛玉筐是听电话久了,耳朵不舒服,此时已变成了免提通话方式,所以大贡和维厚全部听到双方对话,二人屏住气,小心翼翼地伏在一边细听。对方是个男的,只听得对方说道:

    “我今天很不开心,你要出来陪我,我狗没了,还惹了一堆麻烦,无论如何你都要出来。”

    “我都说过不行了,或者等我看完病后咱们再见面吧,这次不要带狗出来了吧!”

    “你都知我尤锦杯爱狗如命,不过,见你还是可以不带狗的,但我想你早一点出来,或者叫病人早一点到,看完后我们就马上见面,我要你给我彻彻底底的安慰。我先到红腾酒店等你吧,本来想去来风酒店的,但是来风酒店每次都说没房了,又不能预订。”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此我非常不服,有次找市领导订好了房,我到那里出示身份证想入住时,服务员又说没有房了,为此我大发雷霆,后来那个市领导也打电话给我说真的没有房了,叫我另找其它酒店,气死我了,所以我从没去过来风酒店住。”

    原来,和辛玉筐通话的就是爱狗人士尤锦杯!从佢们的通话可以推测,佢们分明就是情人关系!

    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复杂,一边陪何殊食饭,那边又约尤锦杯开房,此前还和大贡热络的短信来往!

    怪不得!大贡突然想起在阳集『药』店时辛玉筐的一些表情变化,尤其是说到尤锦杯时,她的笑容突然僵住似的,原来尤锦杯就是她的情人!

    大贡已知佢们的通话已差不多,便拉拉维厚衣角,示意他离开现场进入房间。

    此时,房间内狼藉一片,蒙经理伏台大睡,刘定睡在沙发上拉风箱,邝迪帮拿着酒杯和鲁井金鳌在论狗经,而肖涯与何殊已不在席内。

    大贡连忙问金鳌:

    “肖涯去哪里了?”

    金鳌用手拍拍自己的脑袋,挠挠头,表示不清楚。其余的人都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大贡拍拍头,想着肖涯可能又象以前那样『乱』闯,不知又撞入那个窟窿了,由于自己也晕乎乎的,也不再作追究。

    这时,辛玉筐已走进房间,见到众人一片醉态,也不见何殊在座,和众人说有事便走了。

    此时,肖涯和何殊正挽手搭肩地行走在林间小道中,走向一道道石阶,穿过一扇扇门,来到了一座四合院中。

    除了院外大门有狗在看门外,院内四个方向独立庭子门口也有狗在蹲守着。这些狗都是无绳索牵锁,却是忠于职守驻在固定区域,可见其训练有素。

    各门口的狗见到何殊都是摇头摆尾,没有半点吠声,见到肖涯时,静静的看着他,得到何殊的手势指示后,便又开始对着肖涯摇头摆尾,并走近肖涯,低头在他的脚边轻嗅。

    肖涯并不害怕,蹲了下来,轻抚着狗的肩背。

    与狗接触一番后,何殊指示守门狗到一边值守,便携着肖涯走进一边最大的庭院。

    原来,这个庭院里面是一个花园,步下几段阶梯,看到花园里面有几个大铁栏,每个大铁栏里面都关着一个大型动物,个个凶神恶煞。肖涯睁大眼睛细看,这几个庞然大物分明就是狗!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狗,甚觉神奇,也不害怕,而是再往前靠,想看清楚一点这些庞然大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