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五章 恶狗吠天(十五)
    “嗷嗷嗷……”一连串的吼声从其中一个栏内发出。

    肖涯抹抹眼睛,只见这栏内的巨狗个头足有他的身那么高,全身灰黑,耳朵下垂,有一把葵扇那么大,二个眼睛深遂,舌头垂出嘴外,似乎是极其饥饿,前腿爬在铁栏上,这吼声分明是针对肖涯,又或者把他当作一个猎物。

    肖涯酒已上头,胆子特别大,但是见到这个阵势,还是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稳住脚步后,凭着酒兴,肖涯挺着胸凛然地对着巨狗大喊:

    “有本事就出来咬我呀,咬我呀,呼呼呼呼……”

    喊完后,肖涯回头看看何殊,却已不见他的影踪,肖涯四下张望搜寻,仍然没看见他。

    就在那刻,有“叮叮吩吩”的声音响起,其中一个铁栏打开了!随后,巨狗一跃而出,马上向肖涯的方向冲去。

    肖涯虽然还处于醉酒状态,但还是吓得大惊,拨腿往庭院大门处跑,奈何脚重身笨,被阶梯绊倒,趴在地上。

    这时,又听得一阵嘶叫声与吼声混杂着。肖涯暗叫不好,以为巨狗已追扑到,连忙抬头,却见到巨狗步步往栏内退。疑『惑』之际,他看到了一个体型与巨狗相比,几乎可以忽略的小狗正在与巨狗对峙!那嘶叫声就是小狗发出的。

    很明显,巨狗心理上正处于下风,虽然仍是“唔唔”地发出准备抵抗的声音,但还是颤颤地一步步地退回栏内。

    二个狗没有交锋,巨狗便逐步退缩,小狗的威慑力如此大,这证明二个狗曾经有过交锋,且是小狗赢了巨狗!

    “哈哈哈……肖涯,看到了吗?体型大又有何用?还不是胆怯畏缩!”

    不知什么时候,何殊已经出现,且已来到了肖涯身边。

    肖涯转头,疑『惑』地望着他,象是抱怨刚才他的离开,更多的是惊疑不安。

    何殊却不理会肖涯的神情,继续说道:

    “这个世界并非只凭力量而生存,还必须靠脑力!瘦小又如何?你看看这个小狗,把体型是自己一百倍的巨狗『逼』退。那些欺弱畏强,奉暴行恶的人,看似强大,实质就如这个巨狗,迟早会遇上一个克星,就如这个小狗!”

    “这些狗都是你养的?这个小狗为什么这么厉害?连这么巨型的狗也不怕?”肖涯稍稍恢复镇静后问道。

    “我就是要培养这样的小狗,我就要让全世界知道弱小并不可欺,我就要让全世界知道弱小也可以很强大,也可以释放无穷力量!要让那些欺负弱小的人尝受一切苦果。”

    肖涯默默地听着,不知如何作答,眼前的何殊,削瘦矮小,说出的话如此偏激愤慨,如此天马行空。而何殊与肖涯今天是第一次见面相识,二人在一起时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包括此前喝住狗使肖涯免受撕咬、二人喝酒时惺惺相惜,现在何殊又在肖涯面前展示了这么多的东西,这是何等的缘份令他这么看重肖涯?

    “身体发出力量只是一种蛮力,它并不可怕,也不受人尊敬;刚才小狗的震慑力是一种威严,它可怕,但也没让人心悦诚服。”

    何殊侧着脸很投入地说着,看来这是倘开心扉说的话。

    “那么什么才是令人心悦诚服的力呢?这是一种无形的力,一种精神上的力量!就如上天给予的力量,它不会让人见而跪拜,也不会使人阿谀奉承,而是让人心宽畅神意飘,给人予自由自信,令人不畏强权,也不知道有强权存在。”他又继续说道。

    在肖涯看来,这些说话似乎有些熟悉,又全然陌生,脑子在不停地搜索着与之关联的话,所以就象一个傻子一样,木木地呆着。

    “老哥,知道么?你那六字经就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甚至比我刚才说的那种无形的力量更可靠,因为它能解开心锁,蜕脱痛苦。”

    听到何殊说六字经,好象提醒了肖涯,于是他便开口念着“嗡嘛呢呗咪吽”。

    何殊凝了一会儿,静静听着肖涯喃诵,然后说:

    “知道吗?就是你的六字经,一种无形的力量呼唤我去喝住准备去撕咬你的狗!你说,这是一种什么力量?但是,在某些人眼里,佢们信奉的就是形体上的力量,枪炮的震慑力。对付这些人就必须以更强形体上的力量制服佢们,以更先进的枪炮消灭佢们!”

    说话间,只听得一阵有如笛子声的急鸣,后便悄然无声。肖涯转头一看,小狗已退去不知影踪。而铁栏门还没关上,巨狗却又跃跃欲试重新走出来。

    “哼哼!”

    何殊高喊一句,巨狗震了一下,立刻退回栏内。挨了一会后,它便开始慢慢的在里面的蹦跶扑跃,似是放松筋骨,又似是向主人展示自己的身手,看上去身姿非常敏捷,与一般的狗无异。

    此时,肖涯才有机会细细观察这个庭院。原来,这里有几个铁栏,每个栏内都关着一个巨狗,栏内的空间非常宽阔,目测应该有二个篮球场那么大。也就是说,这个庭院的面积最少也有十亩。

    肖涯想不明白,为什么其它的巨狗刚才没有反应,也没发出任何声音。他再仔细观察其它几个巨狗,与刚才那个大小体形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都是若无其事地半蹲着。

    “那个小狗跑去哪里了?它凭借什么能够震慑到巨狗?”肖涯问道。

    “走,就带你去看看!”

    何殊说完,把手一挥,那道开着的铁栏门便徐徐关合。然后拉着肖涯走出庭院,再进入另一个庭院,穿过一堆『乱』石,顺着一条小道婉延曲折地穿过一地不知名的植物。

    一阵幽香飘来,令人倍觉精神。肖涯不觉心旷神怡,昂首挺胸稳步地往前走,这种状态似曾相识,却又朦胧飘渺,牵制着自己深入臆想。

    不觉间,已来到一个精致堂室,里面的摆设古香古『色』,看上去是一个品茶的地方。

    果然如此!何殊直接坐上一张高大的大班椅,在大班椅前面的一张桌子上按了一个健,一套茶具赫然从桌肚中升上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