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六章 恶狗吠天(十四)
    肖涯也不说话,直接坐到何殊旁边。虽然他对喝茶有所不适,但此刻的他却觉得无所谓,来一泡又何妨!

    随着“嗙”的一声,不知什么时候何殊拿出一瓶酒,并将它打开了。

    “看来你的酒量相当不错,刚才的酒不够,咱们现在再补一补。”

    何殊一边说,一边从大班椅背后的柜中拿出二个酒杯,并将酒杯倒满。

    肖涯并不推辞,捧起酒杯轻闻,顿时一阵芳香沁入心扉,令人觉得酒未入喉已欲醉,却又十分向往这种醉觉。

    忽然,室外传来一段凄恻的笛声,似是怅恨绵绵,又似是别离的之际的不舍,别后的思悠悠,更似如泣如哭的倾诉,裂肝断肠般的控诉。

    此般的忧怨,扰『乱』了肖涯此前豁然的心境,不禁令他想起自己的女儿肖微可,现在竟不知飘落何方,泪珠不觉悄然而下。

    思及至此,肖涯手中的杯酒已然流进他的胃,热辣、醇烈、悲痛和笛声交织着,组成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心境。肖涯有种欲望想逃跳出这种心境,却又有一种欲望对此情此景生出无限依恋,欲罢不能,欲休不止。

    思悠之际,肖涯不由自主地斟满酒杯,欲想举杯而尽。何殊却用手拉住他,说道:

    “老哥,且细听笛音,再以滴酒和拌,个中更有另一番滋味,若然杯杯见底,以酒泡愁,这愁就象水宝宝一样,越泡越大啊!”

    听着何殊的说话,肖涯感觉到无大师就在身边,这些佛僧妙语似乎就是了无大师所说;意识中大贡似乎也在身边,和他说些人事窍策,计谋攻略。

    肖涯顺信何殊之言,将酒轻呡,让那口酒游走于牙缝间、齿舌间、腭舌间、龈唇间,有如江水覆循,柔泉温绕。酒的芳香沁入神经,酒的柔动抚熨着心灵。此刻,热烈与平静和谐共处,冰与火恰到好处地协调着。

    笛声由凄婉转向欢快,又由欢快转换成雄壮,由雄壮转向激昂,接着似是长空一闪,一个破声,就象是将一个大气球戳破的声音,又象是琴弦突然断了,更象是笛膜被吹破了。

    沉默了一阵后,笛声再次响起,这次是一阵急鸣,然后象划空而去,戛然而息。

    肖涯还沉浸在刚才的笛声中,似有不舍,并非常期望笛声再次响起。

    “最后一段急鸣,怎么这样熟悉呢?就象刚刚听过一样。”

    肖涯不禁暗暗问自己,但是,他总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

    于是,肖涯再次捧起酒杯,又轻呡了一口,想重温刚才的感觉。

    “这样喝有点单调,我们去找些下酒的东西吧。”

    何殊说完,一手拎着二瓶酒,一手拉着肖涯往堂室另一边走去。何殊虽然瘦小,但是这一拉让肖涯感觉到力量十足,有种由不得你不去的气势。

    辗转过了几道门,来到了一个象小会议室的地方。何殊叫肖涯坐下稍等,他去拿下酒货。

    不一会,何殊一手捧着一篮水果,一手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只见那篮上的水果红青蓝紫黄各『色』都有,圆状,却都只有谷麦那么大。

    肖涯从没见过这样的水果,有点好奇,便拿了一颗紫『色』的细看,果皮上有一点白霜,软软的。

    “这是小种葡萄吗?为何有这么小的葡萄?”

    肖涯问完,便把这颗果子放进嘴里,一股香甜充斥嘴里,将此前酒的辣味一一化解。

    他觉得不过瘾,又吃了几颗。这次的味觉似乎又有所不同,好象曾经尝过。恍然间,他想起刚刚穿过一地不知名的植物时闻到的幽香。对,就是这种味,这二种味道非常相近!但是,细细感受却又有细微的差别。

    肖涯在努力地翻着记忆,希望能找出曾经的味道与之匹配,但是任由他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所以然。

    “你喜欢怎么叫都行,不过,还有一种更好的吃法。”

    “是不是榨汁喝?还是撒些配料拌着吃?水果一般都是生吃的,难道是煮熟来吃?”

    “非也非也,来,咱们马上尝试!你先倒半杯酒。”

    肖涯按照何殊的吩咐,向二个杯中各倒入一半酒。何殊在果篮上拿出各种颜『色』的水果各一颗,用水果刀轻压破果皮,然后放进酒杯里,只见水果在酒杯中冒着汽泡,且越来越多。何殊依样再泡了一杯,把它推到肖涯面前。

    “此前这瓶酒是辛辣醇烈的,加上这些水果后,你猜猜是什么味道?”

    “肯定没有了辣味,因为刚刚我吃的时候,已经知道此前喝酒残留的辣味全部消失,举而代之的是甘甜。”

    “哈哈哈,这都是表象。来,先喝吧,喝下去就知道了。”

    肖涯也不作答,捧杯呷了一口,『舔』『舔』舌,再来一口。

    “这完全不是酒,而是果汁!”

    当第三口喝下去时,肖涯却脱口而出:

    “怎么又变成了烧酒?明明刚才喝时就是果汁。”

    接着,这节奏好象由不得肖涯,直到几口便把这杯果酒喝完。酸涩,醇香,甘甜,呛辣,轮番刺激着他,到最后,一种力量催着他腾空而起,身体虚渺柔茫,似已汽化,又似是汇聚成一种神力,这种力量在帮助他翻阅回放着自己过往的点点滴滴,从而对刚才的味觉作了释疑:

    那种幽香分明就是朱生幡地宫的莲香,这种果香分明就是北笼山悬崖下酢浆果的味道!

    肖涯还想用意识瞑想弄明白自己以往为何会连连遭遇怪事,可是任由他扇拨,那『迷』雾依然深深,未能拨开,未能看清自己累次遭殃的缘由,尤其是那怪异的摔门声……

    “哈哈哈,可以看得出,你是直爽无心计之人,能无所顾忌大口喝酒,也是一种福份!不过,这样的喝法还不是最佳方式,如果能一边品尝这袋松栗,一边细酌这果酒,神仙也比不上我们!”

    肖涯似乎对何殊所说的再没有兴趣,他还在继续苦思瞑想。由于长时间沉浸于瞑想,一种虚脱疲劳感悄然袭来,逐渐变得困倦无比。

    “这种松栗不用剥壳,可以直接吃,试试吧。”何殊示意肖涯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