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七章 恶狗吠天(十五)
    见到何殊摆出的松栗,肖涯不作犹豫,抓了几颗放进嘴里嚼起来,顿觉其香无比,夹杂着一股幽淡的『药』味直通肠胃,又飘向脑间,令肖涯不由自主地再次捧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果酒的滋润,又勾起他对松栗的食欲,松栗的香咸,使他更渴望果酒的滋润,如此反复,又使肖涯进入了一个新状态。

    门声隆隆响,八年未曾浓睡;怪事连连来,拨不开的『迷』雾;梵音缭缭飘,佛门有真经。

    酒与果的融汇,刷新着肖涯的味蕾,松栗的充和,则使肖涯踏入兴奋之门,继而大醉,到了昏昏沉的状态。

    这种状态与一般的醉酒不同,没有难受的感觉,闭上眼,却不是睡眠状态,而是一切仿佛都装在自己心里,随时可以从心里跳脱出来去了解外在世界,也可以不管外界的喧嚣与繁闹,静静地停留在自由无他的世界。

    这次,肖涯的心又跳脱出来,站在高岸遥观睡荷,其形其貌一览无遗,其味其气了然于鼻,其实其质熟溶于胸。

    “睡荷散发出的气味,只不过是稀释了的果酒松栗!它的确可以促进睡眠,但远远达不到进入无他的世界。”

    肖涯似乎打通了智慧之门,将一切人事生死看淡,从最高的角度看得失,这些,都是因为果酒松栗这种物质媒介!

    何殊看着微靠在椅子上的肖涯,『露』出得意的神情,这种得意,既是灌醉一个人的成功感,又是世人酒量皆我下的自豪感。

    但是,还有一种感觉是何殊从来没有过的,就是与肖涯的知遇感。即使自己与鲁井默契有加,相伴相耍多年,仍然比不上肖涯喃诵六字经时更有慰抚力,比不上这种无言已相知,这种倾盖如故。

    令何殊万万没想到的是,肖涯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醉酒,而是一种自己曾经费尽全力想达到,却未能达到的境界。

    每当在瞑想中打转,意念准备冲破最后一层障碍进入忘我的境界时,忿恨的念头悠悠而至,打破了此刻的平衡,意念再次游离飘忽,无法找到入口。在这种境界的外围,何殊曾多次努力地寻找敲门砖,可一切都是徒劳!

    每当种种忿恨袭来,一切的努力都被这忿恨阻隔、排斥、击退和消泯。

    “不可能!不可能原谅伤害过我的人!我要将一切欺负弱小的力量消灭掉,将强者打倒,让强强相斗,哈哈哈……”

    何殊说完,迅速地站起来走向室外。

    肖涯还处于修身状态,不闻不问,不惊不诧,默然静坐。

    良久,地下感觉有一阵微微的震动,还伴随着阵阵低沉的声音,象是巨物掉在地上,又象是雷声低『吟』,且有节奏地响着震着。

    “呠呠,呠呠,呠呠……”声音越来越近,震动强度越来越大,已由不得肖涯正襟危坐。他站了起来,朝震动声方向望去,只见窗外叶落尘飞,鸟窜蝶『乱』。

    接着,一片黝黑遮住了窗户,似乎有巨型动物在窗外行进着。随着黝黑物移动,疑似一截动物尾巴的东西出现窗框中,目测这截疑似尾巴的只是其中的一小段!

    肖涯十分好奇,便走近窗口向外望去。只见一个巨型大物正在步行中,刚才低沉的震动声就是这个大物走路时发出的声音!

    再仔细一看,这分明又是一个巨型大狗,且比此前那几个巨狗大得多的超级大狗!目测它的个头远远高于一个正常的成年人。

    “唔唔,唔唔……”

    超狗似乎发现了肖涯,掉过头来察看,并沉叫着。

    肖涯下意识地缩到一边。

    突然,前方探出几个黑影,超狗警惕地从探视肖涯方向转头向前望,顿时如临大敌,身子微伏,作了一个似是攻击又象防守的姿势。

    前方几个黑影也不敢造次,迅速展开,部署包围超狗,并马上作了准备攻击的姿势。

    “还有什么怪物胆敢挑衅眼前的超狗?”

    肖涯十分好奇,又靠近窗口仔细察看。看清了,是此前被关在铁栏内的几个巨狗!

    虽然肖涯刚才进入了无我境界,但此刻眼前的场面依然震撼着他,促使他思考何殊是何方神圣,为何把他带进一个如此神秘荒诞的地方。

    “嗡嘛呢呗咪吽……”

    肖涯喃喃着,一股正念涌现:『乱』象『惑』人,心不『乱』,万『乱』清;『乱』象有源,溯源寻根,歇其根源,万『乱』止。

    巨狗与超狗对峙着,谁也没敢再越一步,只有双方低沉的警告声互相交替着。

    “蠢物!蠢货!空有一身强力,空有一副骨架!你们上呀,你们打呀!”

    不知什么时候,何殊已出现在双方对峙的外围。听到何殊的叫声,超狗巨狗都微微望向他,但并没有放松对对方的警戒。

    何殊见到双方仍没有动静,马上举起手中一副象小孩玩的水枪一样的器械,嗞嗞地向超狗喷『射』红『色』的『液』体。

    超狗闪了一下,头部猛甩,想甩掉沾着的『液』体。就在那一刻,巨狗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同时迅速地向超狗围合,并同时一跃而起扑向超狗,就象一群狮子围扑水牛一样。

    “呯呯呯”几声响起,全部巨狗立刻滚倒在地上,其中二个身上好象都被划了一道伤痕,但都能立马调整好姿势,其余的也稳稳地俯伏着,准备下一轮的攻击。

    一阵浓烈的血腥味从窗外传来,肖涯受不了这气味的刺激,用手捂着鼻,有种想吐的感觉。

    “那二个巨狗被划伤流出的一点点血,为何会有如此浓的腥味?真是非比寻常的狗啊!”

    这时,肖涯发现窗边有几点刚才超狗甩头时溅来的沾『液』,他用手沾了些放到鼻边嗅,浓浓的腥味刺激着他,“嗬”的一声,吐了一地。

    “原来这腥味就是何殊喷『射』的『液』体,难道这也是血?看来巨狗是受到这阵血腥味所刺激而主动发动攻击的。”

    肖涯正在思忖间,只见超狗用舌头『舔』着何殊『射』在它身上的沾『液』,然后怒视众巨狗,看势它要主动发起攻击了,也应该是那血腥刺激所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