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零九章 恶狗吠天(十七)
    “辛医生,你真行,现在舒服多了,你这样的医生不多见啊!”

    辛玉筐微笑地看着维厚,并不作答,继续帮人把脉诊断。

    所有的病人都走了,维厚也觉得肚子完全不痛了,便揣着猎艳的心态,搜肠刮肚编些趣话笑事,逗得辛玉筐咯咯大笑,这愈加刺激着维厚猎艳的欲心,眉飞『色』舞的和辛玉筐攀谈起来。

    “下午都是饮酒,没吃到什么东西,肚子饿了,我见你也少吃,不如我们去吃个宵夜吧,好吗?”维厚说道。

    “哦,不行呐,我要回家,太累了,家里也有小孩要带。”

    “那帮我把把脉吧,看看我身体情况如何。”

    维厚说完便捋上袖子,把手放在把脉贴上。

    辛玉筐并不推托,笑着把手放在维厚右手手腕上开始把脉。

    如此近距离面对辛玉筐,维厚有点心猿意马,再看看她玲珑浮凸的身段,圆耸的胸部,顿时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再加上她的手把在他腕上,肌肤的接触令他浮想联翩,忍不住用那个被把脉的右手顺势抓住她的手腕。

    辛玉筐笑了笑,说:

    “别动,这样把脉不准的。”

    维厚见辛玉筐并不抗拒,也不生气,稍稍放开手后,便双眼凝望着她。辛玉筐作含羞状,并说:

    “静静,不要打扰我,这样真的不能帮你诊出是什么情况哦。”

    “等下和你去吃宵夜吧。”

    维厚说完,便将右手摆脱轻轻伸向前,装作不是故意的刚好触碰到辛玉筐胸上,然后再缩回来,双手一齐抓住辛玉筐的手,说:

    “我喜欢你!”

    “别『乱』说话,放开手。”

    维厚见辛玉筐并无怒意,便嘻皮笑脸地恳求他去吃宵夜。而辛玉筐坚持不去,说没空。最后,她说:

    “吃东西的话,可以改天啦,我要下班了。”

    “哦,那我的病如何了?脉象好吗?”

    “你呀,其中一个器官有点问题。”

    “什么器官?什么问题?”

    “胆大。”

    辛玉筐说完便掩嘴轻笑,却不忘盯着维厚,令维厚忘乎所以。最后,因为辛玉筐坚持要回家,维厚还是乖乖的离开。不过,他的心情靓靓的,并期待着再次与她见面。

    回到宾馆,维厚大吹特吹自己的艳遇,说立马交了一个女朋友,引来金鳌的羡慕不已。刘定更是伸起大拇指向他恭喜,并怂恿他叫他女朋友带些女同伴出来搞联谊。

    “今晚就不行了,她陪我这么久,很累了,放心,包在我身上,明天再叫她约那些姐妹出来,和咱们兄弟一齐happy!”维厚拍拍胸膛说道。

    这些说话使刘定十分兴奋,笑得见牙不见眼。金鳌却半信半疑,说维厚如果真的能约到这么多女的出来,他可以请大家去慢摇。

    大贡并不在意维厚所说,他的心都在肖涯上,几次再欲开口问清肖涯在丰牧狗场时为什么二次离开大部队,但最后还是没开口问。

    大贡又想起辛玉筐,想起她在丰牧狗场与尤锦杯的通话,心里暗道:

    “这个女人随时撒放荷尔蒙,吸引无数男人,也随时有可能湮没于这些男人中,幸好早知道她的情况,不然绝有可能被她沾脏惹事上身。”

    想到这里,大贡突然联想起维厚刚才所说的艳遇。莫非维厚所说的对象就是辛玉筐?

    于是,大贡悄悄拉维厚到一边,询问他刚才所说的女人是否是辛玉筐。维厚吱唔吱唔的不想说。大贡此时已猜出是什么情况,并严正地对维厚说:

    “如果你刚才所说的女人是辛玉筐,请你不要再打她的主意,否则,你就会惹祸上身,你也清楚的,在丰牧狗场时,从她与尤锦杯的通话可知,佢们肯定有染。再者她是何殊叫来的女人,这其中是否有某种关系呢,可能『性』很大。昨天我去她『药』店时,她也是媚眼不停,证明她对所有的男人都是如此,刚才你到她那里时,也极有可能对你有暧昧的态度,是不是?”

    维厚不愿承认,也不愿放弃这个猎艳机会,但也不作声,而心里却在想:有妞能上,不上白不上,管她什么男人多!还不是挖完洞就走,喜欢的再多挖几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嫌女人丑,只要顺手,更何况这辛玉筐也不算丑,这些大贡为什么不懂呢。

    大贡看得出维厚的心态,再也不愿多劝,只想撇清关系,便说:

    “你想怎么样我管不了你,但是这次是我和金鳌带你出来的,如果因为这件事而惹麻烦,甚至搞出严重事件,我和金鳌负责不起,所以在我们回去之前,请你不去惹这个辛玉筐,之后你想怎么样,就随你吧。”

    维厚表面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实际内心是非常抗拒的,并打着小算盘如何在明天抽时间去约辛玉筐,而且避免大家知道。

    大贡金鳌等人连续看了二个狗场,虽然说了解到不少养狗的情况,但又遇到了不少怪事。金鳌也乏了,再者他盛堂那边的贸易公司又有生意要谈,所以他想第二天就回盛堂。

    大贡得知金鳌意思后,心里嘲笑着:来这里一件事都没办到,甚至说没有半点眉目,就这样溜了,这样的合伙人能坚持到底吗?

    “本来明天准备去参观另外一个狗场,再比较下,以便决定以何种方式进入这个行当,现在只得个看,没有什么实质进展,你打算怎样开展我们的生意?”大贡问道。

    维厚听到后很着急,本来他是帮忙开车,顺便游玩下,包食包住,十分开心,还不想回去,最重要的是他惦记着辛玉筐,所以他也很赞同继续参观狗场,便说:

    “对呀,明天再多看一间吧。”

    金鳌无奈,只得同意。于是众人睡下,一宿无话。

    经过一宿的休整,众人都精神饱满,来到一间餐馆吃早餐。这里的生意特别好,奇怪的是,每个人都神情秘讳地谈着什么。

    “这里的人谈话时总是神秘兮兮的,甚至是神『色』慌张,难道这是当地人的风俗习惯?”金鳌见状奇怪的说道。

    “该不是又遇到什么狗死**的事吧!”刘定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