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一一章 恶狗吠天(十九)
    讲新闻的人渐渐散去,五人也草草吃完了早餐,便按着计划到创达狗场参观。

    创达狗场的场地和设施与前二天参观的狗场差了很多,粗放管理,员工配置短缺,狗的品种也只有一二种,真的是“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

    在与创达狗场老板比度论狗的过程中,金鳌拿飞达狗场的各项优势作与这里的对比,想压压创达狗场的肉狗价格。创达狗场老板听后,便说:

    “原来你们已经到过我大哥那个场了解过,没所谓的,如果你觉得飞达狗场的『性』价比高,也可以到那里进货,那是我兄弟的场,不计较。”

    维厚的思维还在尤锦杯这件案上,听到这里的老板是飞达狗场徐边林的弟弟,便问他有关尤锦杯的事。

    徐老板听后,便拉家常般把尤锦杯的事倒出来,尤其是昨天晚上发生的案件:

    “今天我大哥被叫到警署问话,是向他了解关于尤锦杯的事,重点问了他这二天是否和尤锦杯接触过等详细问题,我大哥都如实向警署反映。他回来之前,非常关切地向其他人询问了尤锦杯的案子情况,才知道尤锦杯死了。所以他一回来,就马上打电话告诉我尤锦杯的死讯,并详细地讲述了尤锦杯的案子给我听。”

    “尤锦杯是怎么死的?还有一个女的和他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维厚问道。

    “那个女的叫辛玉筐,按照熟悉佢们的人说,佢们是情人关系,至于他是怎么死的,那个女的坚持说没看清,一切都是突然而来,连她怎么被开水烫到下身也在瞬间发生。这么浪『荡』的人,应该是有人怀恨报复的。”

    “她真的有那么多情人吗?”

    “呵呵,何止是多,简直是垃圾桶,来者不拒,我大哥从小道消息得知,她的口供爆了不少新鲜刺激的料呢!”

    于是,大家都在竖起耳朵听着徐老板讲述那些小道消息:

    辛玉筐的阳集『药』店开业后,她思来想去,觉得老中医李爷爷随时会问她要回那几本医笈,便使尽浑身解数耗尽李医师仅有的一丝元气,再给他饮了加进几种中『药』的羊肉汤,几天后,李医师便撒手人间,从此,她宣称自己是扶阳派的嫡传传人。

    辛玉筐确实忙,一方面,确确实实有不少人找她看病,另一方面,她周旋在不同男人间,也耗体力,更重要的是要想尽办法防止不同男人同时撞车,的确累!

    这样,为了节省时间,辛玉筐与男人们的幽会方式大多数时候变成了车震。现在开房管理得那么严,她所结交的几个市领导也乐于车震,避免了实名登记开房可能带来的后患,半小时不到就可以来完一发,她也可以轻松应付老公的查岗。

    因为涉及到命案,所以警署出示特别令,促使医院安排辛玉筐到单独病房,一边治疗,一边接受审讯。

    而辛玉筐的供述令人更形象地了解这个女人:

    每天一早,老公早早买菜回来后,又送大孩上学顺便去上班了,没办法帮忙照顾不到一岁的小孩,我只有在有如打仗的节奏中完成一系列细务,包括等『尿』换裤冲『奶』煲粥喂粥,还要不时应付照看小孩的哭闹、要抱、爬危险地方,这个过程中又有人不断催我出诊。

    家公家婆在老家闲着也不肯来帮忙,老公也叫不来,所以我对老公的窝囊甚为恼火。我妈有时过来帮忙,但由于她还有孙子孙女要带,没办法长期来帮忙。

    出到『药』店后我是一边哄小孩,一边看病和抓『药』,有时客人也帮忙抱一抱小孩,现在请人抓『药』也不容易,要这证那证的,诸多限制,来的也是三五天就不干了。晚上和周六周日还轻松一点,老公不用上班,可以照顾二个孩子和做饭等。

    有时我在想,我这么拼命干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现在喘不过气来夜以继日地象牛一样的干吗?每当看见那些开跑车手戴金劳身穿阿玛尼手提艾维袋大把钞票的花而又游手好闲的人,便徒生嫉妒,凭什么佢们就可以有这种生活?店里的生意好又如何?努力赚钱不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吗?为什么我的生活质量反而降低了?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要改变!虽然暂时还不能逃脱这种状况时,但我必须对自己有所补偿,要好好的犒劳自己,现代的男人包二『奶』找小三,阿四阿五排排站,他们能做的,凭什么我不可以去做!花费都是男人的,我何乐而不为?更何况很多男人也能为我做不少事,就算我『药』店卖过期『药』、医死人也一样帮我摆平!男人能做的,我一样可以做得到,包括开『药』店的细务,有哪些不是我绞尽脑汁八方调控而完成的,就算是男人,也未必能将这些工作完美地做好,所以,可以说我已经超越了男人!

    至于尤锦杯的死,我也是一头雾水,我已反复多次强调,在现场我真的没有看见任何人,当时我被烫伤,他在帮忙看个究竟,后便突然倒地不起。当时我疼痛难忍,根本没法顾及他,只好打电话叫救护车。医护人员来到检查了一会后,便说他已死。

    此前,尤锦杯曾经向石枫『药』管打过招呼,使我的『药』店验收通过,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帮过我。我与他的关系仅此而也,其它情况我确实不清楚。

    ……

    听完徐老板的述说后,各人都心事重重,再无心在石枫逗留,于是便驱车回归盛堂。金鳌与大贡合作做肉狗生意的事也不了了之。

    此后,不断传来石枫市有关尤锦杯命案各种新闻和花絮。

    石枫市警署对尤锦杯被杀案也在紧鼓密锣地侦查中。

    尤锦杯所受的致命伤为头部大动脉破裂,致使颅内大量溢血而死亡,而头部表面只有一个小点伤口。

    经法医检验得出结论,应该是犯罪嫌疑人用尖细而锋利的钢针快速『插』进尤锦杯脑颅,然后用力搅动,导致脑内大动脉血管破裂和脑组织被搅拌成浆而死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