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一二章 恶狗吠天(二十)
    这样说来,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法非常残忍狠毒,动作迅速干脆,对人体大脑构造非常熟悉,极有可能此前已有相同作案经验或案前作了充分研究和准备,极有可能属于高智商罪犯。

    按照步骤,警署首先传讯辛玉筐的丈夫招卫进行审讯。

    据了解,招卫在行政单位上班,圈子并不复杂,办公室、家和『药』店三点一线,尤其是添了二胎后,一般在家照顾小孩和到『药』店帮忙抓『药』,绝少出外应酬。

    在外人眼里,招卫的妻子辛玉筐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人,她也是招卫的骄傲。辛玉筐自己一人里里外外打点,几经努力开了这间『药』店,且成为令人尊敬远近闻名的医生,还起早『摸』黑照顾孩子和打理生意,真正是人们心目中的女强人。所以,每当辛玉筐遇到什么烦心事而对招卫发脾气时,招卫总是忍让。可以说,招卫也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尽量配合着辛玉筐,几乎揽下了所有家务,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奶』爸。

    经警署查实,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招卫在案发当晚是在家中带小孩,他的口供也无任何疑点,基本上可以排除招卫作案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警署从招卫的口供和熟悉他家庭的人描述得知,招卫对妻子辛玉筐在外面有多个情人一无所知,这也足可证明招卫没有任何作案动机,所以警署没有将侦查的重点放在招卫上。

    除了加大力度审讯辛玉筐外,鉴于尤锦杯的下根被割和辛玉筐的下沟被烫,警署认为情杀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便集中力量调查与辛玉筐有染的男人。据辛玉筐的供述统计,与她有染的男人大约有三十多个!这令审案人员十分意外,也使警署的工作量大大地增加。

    警署立刻传讯这些男人,经过逐一审讯,排除了绝大部分人的嫌疑,剩下的二个人也只是没能提供不在场证据而继续被关押。

    与此同时,警署对尤锦杯的社会关系和家庭情况展开细致调查。但是,在调查尤锦杯的社会关系阶段时,负责此案的警长接到一个上级名叫林多易的电话,说尤锦杯案只是普通案件,没有必要细化追查,如果因这件案而污黑了石枫市形象,警署必会被问责。

    此后,警长对尤锦杯案极少过问,对下属警员关于此案的汇报和申请也只是敷衍了事。

    在尤锦杯案停滞不前之际,石枫市孚文汽车城又发生了一单命案。

    死者名叫温适谋,56岁,是孚文汽车城老板,他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遇害的,整个人坐在办公椅上,头歪着靠在皮椅背上,四脚叉开,双手跨在椅柄上,完全象是睡着的状态。

    温适谋的办公室非常大,除了办公设施,还配有红木沙发,根雕茶台茶具;配有淋浴间卫生间和床,据孚文汽车城办公室主任介绍,这是为方便温适谋午休而设的;墙上挂了几幅字画,办公桌上放了一只大鹏展翅的木雕等等。

    发现温适谋被害的是孚文汽车城总经理郑萝菁。

    据她描述,那天上班时间,她有事要找温适谋汇报,刚好见到温适谋回到公司办公室,便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资料,再去敲温适谋的门时,良久,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她又询问相关人员,都说见到温适谋已经进去没有出来。于是她便叫人拿了备用锁匙进去,却发现温适谋死在座椅上。

    当温适谋的妻子廖婵芝急匆匆赶来到现场时,立刻嚎啕大哭,并一边说:

    “多次劝你不要熬夜不要太拼,你就是不听,明知自己患有高血压,还每天都应酬喝酒,什么都比不上身体啊!弄到现在爆血管了,你叫我怎么办呢!呜呜呜……”

    现场警员听到廖婵芝的说话后,又看看温适谋的尸体,看不出有任何外伤,便说:

    “如果是因高血压而死,你们没有必要报警,只需打电话叫殡仪馆来处理就行了。”

    “因为温总的死太突然了,所以我们必须报案,以免我们孚文汽车城在法律层面上有过失。”郑萝菁说。

    “什么你们的孚文汽车城!你知羞吗?孚文汽车城是属于温适谋的,现在也属于我廖婵芝所有!”廖婵芝大声说道。

    警员对此看在眼里,觉得这事不简单,便依程序叫来了法医,对死者进行了普通尸检。

    经过法医的初步检查,得出的结论令大家大吃一惊,温适谋是被人谋杀的,而不是大家认为的因高血压中风而死。

    从表面看,温适谋的头部没有血迹,但经细致检查,其后颈近于后颅处有个一小点,没细心看还以为是一个米疮小痘或是挠痒所致,实则上是一个伤口,温适谋的致命伤就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也就是说,温适谋的死亡方式与尤锦杯完全一样,都是被人用尖细锋利之物从后颅软缝处『插』入而导致死亡。

    看到警署呼叫法医到来检查,廖婵芝和郑萝菁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二人再也没有争吵,廖婵芝甚至忘记了哭。

    由于温适谋属他杀无疑,警署立刻展开侦查。

    从孚文汽车城的监控显示,案发当天没有任何可疑人在附近出现。在案发的时间段,温适谋办公室走廊里只有郑萝菁通过。由于温适谋办公室的几个窗户附近都没有监控,所以无从察看窗户的情况。但是经过警员细察得知,窗户的防盗网完好无缺,也没有什么异样痕迹,可以判断,也没有人从窗户进入办公室。

    这样,唯有对相关人员进行审问,然后才能作出进一步的行动了。廖婵芝和郑萝菁都被带到警署配合调查和进行问话。

    “廖婵芝,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公是脑爆血管溢血而死的?”

    “这个很正常呀,他的血压一直都偏高,要靠服降压『药』维持,爆血管很正常啊!”

    “呵呵,从你的说话可以判断,你巴不得老公爆血管死去!说,为什么要谋害你的老公,还有谁参与到此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