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一三章 恶狗吠天(二一)
    “你们搞错了,我怎么会谋害我老公呢?几十年夫妻,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虽然大家偶有争吵,但是谁的家庭没拌过嘴?人的婚姻虽然在年轻时互相鼓励鞭策很重要,但是老来伴也是极其重要。我也知道,男人是比女人是强势了点,这不过是在年轻时的表现而也,到了老年,都一个样了。年轻时双方叫夫妻,可以说夫为先而强势,妻为后作内助,而我们女人在结婚前娇滴任『性』,虐尽男人,这个算是男女双方扯平吧。但是到了年老时夫妻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老伴’,双方都是一个‘老’字,那就是俩‘老’相伴,大家都一样平等了,若然老伴没了,谁和你相沫与伴?谁与你相搀扶?眼看我们就到了老来伴的年纪,我谋害老公,为的是晚年凄凉无人与语吗?年轻时还可以出去找乐子找伴说话,到老了,一个老太婆谁还会睬你?况且,我们可以说是儿孙满堂了,没有感情,亲情却永远存在,我为什么要谋害我老公?相反,我日夜担忧他的高血压,也问过不少医生,这种状况最为担忧的是中风爆血管,见到我老公死在办公室,所以我第一反应就是我最担忧的事发生了!”

    “哈哈,你不是不知道你老公在外面有多个女人吧?你是担忧你的老来伴不是温适谋吧?你的男朋友柯尧是如何应聘到孚文汽车当保安的?你应该清楚吧?”

    听到这个问话,廖婵芝脸『色』又一阵的不自然,在沉默着不说话。

    “据工商资料显示,目前温适谋正在申请将孚文汽车城股份的68%转移到三个未成年人名下,据查,这三个未成年人都是温适谋和不同情人所生的私生子,这个情况你清楚吗?”

    廖婵芝的表情又是翻云覆雨的变化着,然后又象蟾蜍一样鼓着腮不说话。

    “根据法规得知,股份的转让,除了股份拥有者同意外,还需知会股份拥有者的直接关系人,你作为温适谋的妻子,股份财产的直接关系人,是否知道这些股份转让情况?也就是说,你丈夫是否告诉你正在转让孚文汽车城股份的事?”

    “没有,他没有告诉我,也不可能告诉我,这个王八,老**,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所以,为了阻止孚文汽车城股份的转让给外人,你指使柯尧潜入温适谋的办公室,用训练已久的穿『插』脑颅技能杀了温适谋。现在,请你说出你是如何与柯尧谋划这次行动的!”

    “我没有,我没有杀我老公,我与柯尧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搞错了!”

    “好,那就让你看看你和柯尧在猎山宾馆开房时的录像,柯尧在温适谋办公室四周探察的录像!”

    警员说完,便把遥控器一按,霎时,审讯室内的录像机就出现了柯尧在宾馆前台开房的镜头、宾馆走廊柯尧挽着廖婵芝进入客房的情景、柯尧在孚文汽车城鬼鬼祟祟的镜头,包括在温适谋办公室周围侧头探脑的观察。

    廖婵芝看后,脸『色』苍白,神『色』不安。

    经过软磨细舂,廖婵芝交代了她与柯尧是情人关系,并说柯尧在孚文汽车城的举动,是想探查温适谋是否在办公室搞女人,以便通知廖婵芝捉『奸』,根本没有谋杀这一念头。

    “从他将办公室装修成家一样,我心里就开始非常不舒服,办公室为什么要设置床和淋浴间?这分明就把为公室当作宾馆,随时可以拉那些女人到那里『乱』搞,所以我要捉『奸』在床,我要那些女人出丑!”廖婵芝忿念地说。

    鉴于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廖婵芝参与谋害温适谋,警署希望从郑萝菁口中获得有效线索。

    警署从外围的信息获知,孚文汽车城总经理郑萝菁是尤锦杯公开的情人,也是孚文汽车城股东之一。

    当年郑萝菁发现温适谋另外还有其他女人,便以此为由,向温适谋争取到汽车城的股份。

    “你是如何知道温适谋死了?你为什么有他办公室的锁匙?”

    “我并没知道他死了,那时找他只是有业务向他汇报,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应,所以才叫行政处拿备用锁匙去开门,结果发现他已死。”

    “你撒谎!行政处根本没有给你备用锁匙,而他刚到时你也和他一齐进入办公室,还一起喝茶聊天。”

    郑萝菁脸上霎时一阵不自然,缓了一会恢复正常后,便回答说:

    “没错,我是有锁匙,不过这都是他交给我的,为的是有什么应急事需要处理,比如拿些文件物品什么的,我作为孚文汽车城的总经理,帮忙处理些应急事再正常不过了。那天我确实进去喝过茶,不过很快就出来了,我确实忙,为了抓紧时间让他签阅批复这些文件,便回到自己办公室拿文件,谁知道他发生了意外,哎!”

    “那你为什么撒谎说是从行政处拿锁匙的?你知道他的茶杯里有魂『药』吗?而你喝的茶杯里却没有,你有何解释?”

    听到这些问话,郑萝菁霎时脸『色』大变,沉思良久,只得将她与温适谋是情人关系的事说出来:

    “那天温适谋到办公室,我确实与他坐了一会儿,并泡茶喝。这锁匙是他很久以前给我的,为了避免外人说闲话,我才说锁匙从行政处拿的,我这么急着打开他的门,其一,确实是有文件让他签阅,其二,我当时怀疑他正在和其他女人销魂。至于茶杯上的魂『药』,我毫无知情,希望你们查清楚一点,绝有可能是翠篇所为,这个妲己,整天在如何能『迷』住男人方面挖空心思,她想出用魂『药』『迷』男人一点都不奇怪,那天我就是怀疑这个狐狸精和温适谋在里面『乱』搞。”

    “没有关系?你在孚文汽车城的股份是如何拿到的?温适谋正在办理股权转让你是否知道?”

    “这个……这个都是我努力的结果,作孚文汽车城的总经理,风雨陪伴孚文汽车城走过十几年,其成长壮大有我的一份功劳,温适谋将小额股份转让给我是一种奖励,更是对我在业务上的肯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