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一四章 恶狗吠天(二二)
    对于廖婵芝和郑萝菁的审讯,没有找到破案的关健线索,也没有突破点。因为郑萝菁提及到翠篇与温适谋有染,警署便又传讯孚文汽车城员工翠篇。

    还没来得及对翠篇进行审讯,城西那边接到了报案,又有一件命案发生!

    死者罗列成,48岁,光科物业管理公司老总。光科物业是光科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物业公司,倚仗着上游老大的扶持,光科物业在同行中已成为皎皎者。

    罗列成死于酒店客房,是中午酒店服务员到房询问是否续住时被发现的,当时服务员长敲房门没人回应,便用备匙打开,才发现罗列成已死在床上。

    罗列成死时似乎很平静,没看见有外伤,和衣平躺于床上。房间物品整齐,没有打斗迹象,房门窗户完好无缺,这可判断没有外人强行进入过这间房。

    根据这种情况,按照以往经验,警署会把这件案当作事主是突然病发死亡处理。但是,温适谋案的经验告诉他们,必须经法医鉴定才能按正常死亡案处理。

    法医检测的结果果然是警署所担忧的,罗列成又是被尖细长物从后颅『插』入致死,也只是在后颈上方留下一小小点几乎看不到的伤口。

    根据宾馆监控显示,罗列成开房进入房间不久,一名女子匆匆地赶到罗列成所在的712房,在那敲了很久的门,没见门开,后便离去。

    警署马上传讯这名女子,经过严审,女子交代她只是与罗列成只是情人关系,当时到酒店房间敲门没人应,打电话也没接,所以便离开了。

    通过监查罗列成手机,他确实是约到这名女子开房,他的手机显示确实有这名女子多次未接电话,其时间也与监控的时间一致。

    警署不愿再在这名女子身上耗精力,佢们想集中精力找到破案的关键点,那就是凶手的作案手法残忍凶狠利索干脆,一针『插』脑致死,与尤锦杯和温适谋案一模一样,可以判断,这三件案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在所有警员的思维中,尤锦杯案所涉及的点面非常广泛,如果能够往这些点面去侦查,应该可以找到破案的关键线索,但是上级林多易却授意对此案进行冷处理,令警署上下不得其解,直至警署又接到另一单报案。

    死者林多易,市警督长,死于其情人的房里,当时他的情人刚好外出买日用品,回来时就看到林多易不省人事。

    经过细查,林多易也是因为后颅被『插』细针而死!很明显,凶手也应该是尤锦杯等案的凶手。

    授意不能对尤锦杯案深查的林多易死了,且与尤锦杯的死法一模一样,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林多易死了,警署应该可以放开手脚全力侦查这几件案了!于是,警署马上投入侦查。

    首先,警署列出了这几件案的共同处,再甄辨这些共同处有没有细化区别。

    其次,警署将重点放在尤锦杯案上,对还在关押没有脱嫌的与辛玉筐有染的二个嫌疑人,采取轮流审讯的方式,意图使嫌疑人精神崩溃而招供其所犯罪行。

    审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却又接到有类似的命案发生消息,而且都是接踵而来,死者全部为男『性』,都是有钱人或是政要人员,全部是被扎后颅而死。据传闻,他们在男女关系方面都是非常混『乱』,且明目张胆,完全不顾忌那些女人的丈夫或男朋友。

    那么,这些男人的死亡与尤锦杯的命案有关联吗?警署再将这些命案一一列出细化对比,除了尤锦杯案中的死者被割了生殖器外,其余的命案中的死者并没有遭受此项残害。

    但是,所有人的命案都没有任何目击证人,除尤锦杯案外,没有人在直接在事发现场。尤锦杯案中,按辛玉筐描述,她当时在事发现场,没有看到其他人出现。所有案件真的是同一个凶手或团伙所为呢?

    经过警署对案件的整理,对所有受害者的情况一一详细分析。对死者生前的关系人、通话记录、生活轨迹等多方面进行调查,又走访案发现场,收集线索,尽可能找到更多的证人。

    通过一系列的细致调查走访,警署了解到一条消息:在所有案件的案发期间,都听到一段凄怨的箫声。

    这条消息是经过每个案件的现场附近二个或以上的人描述证实的。其中,在林多易案发现场附近,有多人听到伴着箫声而唱的歌:

    最逍遥是神仙,蟠宫好,需循天道。

    最招摇是衙贾,美人好,甭守世道。

    只要世上的好,只想人间的美,只吃珍馐美馔,只睡龙床凤巢,神仙皆羞愧。

    作乐过了成作孽,招摇过了成招祸,乐有多高,悲有多深。

    神仙好,整日悠悠『摸』大肚,须知道,神仙肚里的是天道,莫与你肚里的坏虫相并数。

    这些箫声的出现,是巧合还是必然?是某种预兆还是一种为死者奏的悼音?

    另外,有一件案发生在夜里的,其中有证人说在案发现场附近听到一阵狗吠声,并有节奏地和着那箫声,随后又听到一阵雷鸣般的狗嚎,又象是狼叫,听上去非常恐怖和阴森。

    种种流言和传闻在民间大发酵,使这些案件愈觉神秘。石枫警署内部人员也人心惶惶,对于积叠起来的案件无所适从。

    鉴于石枫市连续发生了这么多命案,影响重大,茅西警厅督促石枫警署尽快破案,但是没有制定具体方案,没有细化指导和考核,只是以泛泛公文般的命令形式要求,这更令石枫警署无所适从。

    因此,在没有人员增援的情况下,石枫警署将重点放在尤锦杯案上,寄希望所有案件的凶手是同一个人或同一团伙,那么侦破尤锦杯案也就是侦破所有的案件。

    这天夜里,审讯人员在审讯过程中,当追问辛玉筐案发当天与谁有过联系时,忽然听到一阵箫声,悲凉哀怨,令人听后愁感顿生。

    正当众人细耳凝听之时,箫声已变成高亢风格,似是奋进,又象怒呼,更象满腔忿怨的控诉。

    审讯人员觉得奇怪,便走出审讯室循声而去,希望能找到声音的来源地。但是,声音似是从天而来,又象从远处山麓处传来,虚茫飘渺,令人心虚发麻。

    审讯人员不得不停止审讯,决定推迟到白天再审。

    此后,由于上级的不重视,侦查过程中种种诡异现象的出现,石枫警署有所顾忌,类似的扎颅命案也没有新发,因此对这一系列案的侦查,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隐形『迷』案》中有多方力量在暗中角逐较劲,案情没到最后都还未明朗,所以多起案情都是伏笔,后续会抽丝剥茧地向大家述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