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一七章 专家失踪(三)
    这引起冯令先的警觉,他避开杨树葵,马上向姚卓伦的父母和儿女询问杨树葵的情况。

    “她人就是这样的,老是抱怨姚卓伦是工作狂,不肯花时间在家庭,这么多年了,还不理解自己的丈夫。”姚卓伦的父亲说。

    冯令先不好再说什么,是啊,作为一个科研人员,其精力始终都在实验实验再实验,论证论证再论证,十天八天甚至一个月都没能回家。

    由于人手有限,再者大社科院也没有侦查权限,不能象办案机构那样对杨树葵进行问话、跟踪、调查等活动,更不能对姚卓伦的财产和存款进行调查,无从得知他的财产存款是否被转移或者有巨款出入等。

    所以,冯令先只得逐一向姚卓伦家属询问前段时间姚卓伦的情况,重点了解姚卓伦是否和什么特别的人交往,是否到过什么特别的地方等,经了解,姚卓伦没有任何异常举动。

    对于吕刺家属的调查情况也一样,其家属交代吕刺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异常。

    杨树葵对姚卓伦失联的冷淡漠然,始终在冯令先脑里挥之不去,他对姚卓伦父母所解释也存在怀疑。基于这种情况,冯令先决定翻查姚卓伦的个人物品,看看是否从其中找出端倪。

    姚卓伦的个人电脑存储资料很多,都是关于神经化学方面的资料。在专业电脑人员的协助下,通过特别软件快速过滤甄别,始终没有找到姚卓伦异常的信息。

    冯令先并不气馁,他将姚卓伦的个人物品包括文件资料手稿等都细细查看翻阅。可以看得出,姚卓伦是一个工作狂,每样物品和手稿都是与工作有关,难怪杨树葵的抱怨。

    冯令先一阵叹气,随手将一份文件扔在桌面,背靠椅背伸懒腰。这时他却看到文件中间甩出一张纸笺,他懒洋洋地抽出那张纸,靠在椅上随意地看着上面的内容:

    你从天上来?袅袅娜娜仙气飘。你驾战车来?战衣覆裹英气发。愿娇淑柔细腻,更愿娇动力澎湃。有日,素衣楚楚倩影留,惹得鱼儿也妒忌,鱼水欢,正是依依惜别时。

    想不到姚卓伦这个工作狂还会来些小资矫情诗词字句,或许这就是他失联的线索!

    冯令先如获至宝,倏地从靠着的姿势坐起来,象打了鸡血一样。

    “依依惜别时?这是不是姚卓伦失联的一个信号?”

    冯令先一边琢磨着,一边重新细翻姚卓伦的物品资料,希望能从中再发现些他写的字句。但是,耗费了大量精力后,仍没找到冯令先想要的东西,他又将纸笺上的字迹与姚卓伦记录资料的笔迹细细对比,确认是姚卓伦写的,便将那张纸笺拿走保管。

    在监控电脑核查方面的工作,车度春请来了国家级软件工程师帮忙。通过初步核查判断,姚卓伦吕刺失联当天,监控的停录是外围网路入侵所致,具体是哪个ip入侵和如何『操』控,还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和时间甄别筛查,很可能需要动用一个专业团队来完成这项工作。

    看来,电脑入侵者不简单,有可能是一个团队的杰作,其目的应该与姚卓伦和吕刺失联有关,甚至就是冲着二人而来。

    如果动用专业计算机团队来核查入侵电脑的事,涉及面广,泄密可能『性』极大,大社科院也控制不了这个局面,为今之计只有上报国事台,请求增派专业计算机人员支援。

    对于上报国事台这个提法,院长孙冉一时作不了决定,他担忧上报后,查出了问题,自己的院长职位危危可岌。如果在科院内部能查清此事,还可以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孙冉郁闷地踱步在科院内的小公园内,甚为不快,他来到小亭中的横凳上坐下来,摇头轻叹,然后昂头凝望亭顶,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间闪现:亭顶上是否有玄机?

    就是那么的一闪,孙冉便决定叫人查看这个小亭亭顶。结果将整个亭顶全拆了,也没有孙冉认为的藏着某种秘密。

    孙冉又踱步于科院小塘周围,他的脑里不停地闪现着姚卓伦吕刺的去向问题,小塘中的水在晃『荡』,也使他脑中一闪:抽干小塘的水!

    于是,孙冉叫董喜调用了几台抽水机,立刻进行抽水。当小塘的水抽了一大半时,塘里『露』出一套泥『色』衣服,好象是人穿着的衣服。

    众人惊愕不已。

    董喜连忙叫工人下塘察看究竟,工人颤颤巍巍的,不敢下去,只说待再抽少些水才下去。

    当那套衣服完全『露』出时,大家惊诧地看着,这个分明是一个人!

    孙冉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其一他自我赞赏决定抽干小塘这个奇特的举动,似乎能马上揭开姚卓伦吕刺失联的『迷』。其二他又担忧小塘里的人真的是姚卓伦或吕刺,甚至是双双都在小塘里。

    众人异常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塘里的人。

    工人走近那个浸着的人,只是细细察看,不敢用手触『摸』翻掀。

    “是个女的!”

    众人听后,更觉惊恐,啧啧地议论着。孙冉更是『摸』不着自己的头脑,内心一片凌『乱』,并预感到大社科院有大事发生。

    “院长,怎么办呢?需要报案吗?”董喜问道。

    孙冉呻了口气,不作声。

    这时,有个胆大的工人弯着腰,细细观察辨认着,并大胆地用手去按按那具女尸的臂部和腿部,然后大声说:

    “她的手臂弹力很足,证明是不久前死的,但是腿部非常软,象是被抽空了肉一样,不知是什么原因。”

    “你们先不要动,等警方到来再处理。”董喜喊道。

    “这个不是人,是个塑料娃娃!”另一个工人突然大叫道。

    这一叫,众人紧张的情绪不由得放松了许多,尤其是院长孙冉,长长地舒了口气。

    工人们七手八脚地将塑料娃娃搬上岸。只见那塑料娃娃是大国少女造型,身材曲线完美,大大的眼睛,高耸的胸部,可惜腿部已萎缩,象是二条胶带样。

    如果这双腿按塑料娃娃的正常身材配匹,简直有一个成年女子那样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