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二零章 专家失踪(六)
    通道两侧有些地方是石块叠垒的,有的则是泥墙,臭沟的味道充斥通道。

    走不多远,赫然见到另外一条通道横跨着。土工人员加快脚步向前,到了横道交汇处,却见到这条横道低很多,与原来的通道足足有一个人高的落差。

    土工人员只好小心翼翼地攀附而下,又见到这条横道比原来的通道宽阔了很多,墙壁全由石块砌成,道中间有浅浅的水流动,二边地势稍高,沿路也放着些石块砖头,一直向通道的另一边延伸。

    “这条应该是泄洪涵洞!沿着放在地上的石块砖头走应该就是出口。”

    土工人员达成共识后,便踏着石块砖头前进。不一会,就来到了出口,果然是一条泄洪涵洞!前面是一条河,该出口位于河坝上方,一条拱桥旁边,因有些灌木杂草遮住,在河岸上很难看得见该洞口。

    孙冉已经来到了河岸上,左右观察着周围环境。

    这个地方离大社科院不到一公里,泄洪出口的这边河堤上,已被改造成休闲场所,上面绿树成荫,花草成景,供人散步跑步休歇等,相当于一个公园的功能。

    孙冉看着桥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穿梭着的人群,摇摇头,叹叹气,躁动不安。

    看来,姚卓伦吕刺的失联,是一个大阴谋啊!在孙冉的思维中,他是这样推断:作案人勘测地形,通过泄洪道挖通道至大社科院实验楼底下,再挖一个洞穿透电梯井,探得姚卓伦吕刺乘电梯而下,控制电梯直下底部,从而挟持二人穿道而去。又通过入侵监控系统,将全部录像删除,没有留下任何影像……

    现在,该何去何从呢?

    班子会上,就是否上报和报案问题上展开讨论。这次大家的意向呈一边倒,都赞成上报或报案,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事涉及面太广了,单凭大社科院自己调查已是能力有限,再拖延的话,大社科院担不起这个责任,便决定大社科院首先上报国事台。

    国事台接到大社科院上报姚卓伦吕刺失联事件后,非常重视,连日分派专干力量进驻大社科院,以求第一时间弄清案子的来龙去脉。后又嘱咐孙冉,这件事不能向警方报案,因为涉及国家级科技的机密太多了。

    国事台首先调派电脑专家对入侵大社科院监控系统的来路展开追踪查堵。

    电脑专家采用先进的ip追查软件,对当时入侵监控系统存疑ip进行过滤,得出了多个国际ip地址,它分别位于美国、玻利维亚、也门、开曼群岛等,还有大国ip地址,分别是余州、域疆、邹建等地。

    除了余州的ip地址只出现过一次之外,其余的都出现了二次或以上,这种情况预示着什么?

    应该就是余州这个ip地址!

    这是电脑专家组共同的想法。这是根据作案人的心理而推断的,在作案人看来,越频繁出现的ip地址,就越有可能被对方认为是真实地址,偶尔出现一个真实地址可以以真『乱』假,不须再花功夫去篡改ip地址。看来高端人群的思维可谓极致。

    于是,电脑专家集中精力,试图锁定余州的ip地址,从而进一步查清作案人所在的位置。

    位置确定,此ip属一户普通居民,经请示国事台,由国事台秘密联系余州警署,一举将这个黝黑无比,肩搭汗巾,浑身邋遢靠做搬运为生的中年人抓获。

    这个中年人一问三不知,电脑专家一看就知道是摆乌龙了,但还是例行地讯问一番,得知这个中年人因为用流量非常贵,便装了网络,都是为了玩华信。

    电脑专家无可奈何,摇摇头离开了余州。他们又依此方式,追查了若干个国内ip,其结果与余州的情形一样属于摆乌龙!而对国际ip的追查因涉及到权限和外交问题,也只得止步。自此,追踪入侵监控的ip地址陷入无头绪的境况。

    而另外一方人马也在紧锣密鼓地工作着,他们对实验楼电梯井下面的空间进行各项检测,包括该空间是何时挖造的,是否还存在其它通道。

    经细查,该空间的建造时间大约已有八个月,砸开墙壁后,还发现从电梯间引入的电源,还有些生活垃圾夹杂其中,也就是说,这里曾经有人在住或呆在这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根据通道各种痕迹巡看,调查人员在泄洪道里面发现有泥土均匀填放着,这应该是当初挖掘电梯井外的空间运出的泥土。

    由于当时发现这个通道时太多人出入,经验不足,忘记了保护现场,所以现场都是杂七『乱』八的脚印,分不清是谁踩踏过的。而现在也没报案,不知从何依迹凭痕获取证据,包括墙边是否有作案人的指模,地下是否掉有作案人的『毛』发,那些生活垃圾是否贮存着作案人某些线索等等。

    另外,作案人挖掘通道和电梯井前的空间,应该需要用到大型重型机械,那么这些机械如何运进泄洪道里的呢?其工作时发出的声音应该非常大,作案人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呢?而目前从遂道里遗留的痕迹来看,里面似乎没有重型机械曾经在施工,难道作案人有更科学更先进的器械『操』作?

    涉及到这么大的工程,又运用如此高深的黑客技术来遮掩,作案人为什么没有采取更简易的方法?比如,可以趁姚卓伦或吕刺到某个偏僻的地方时,趁机将其劫掳。

    不对,作案人现在这样做,压根上认为我们不知道有那么一条通道,更不会查出是谁所为。而在公共场所采取劫掳的方式,会泄『露』太多的信息,被查出的可能『性』很大。

    基于以上种种情形和此件事的复杂『性』,没有警方的出手,难以彻查这件事,更不知大社科院此后还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所以,摆在大社科院班子面前的问题就是选择报案与否。

    选择报案的好处很多,一切都是公事公办,此后出了什么岔子班子不用担责;警方专业破案经验,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尤其在细节上,警方都会有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制度,每个警员负责自己最专长的事,比如,有人负责收集指模、脚印、『毛』发、泄『液』等直接证据,有人负责电脑追踪、定位、数据分析,有人负责化验、取样,有人负责走访、跟踪、监听等等。

    而如今,国事台压着不让报案,这令孙冉觉得浑身是蚁,开会、分析、察看现场、指派人员等等一大箩筐杂事,简直就是一个警长角『色』!这对一个原本是钻研学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基于事件处于烂摊子状态,孙冉也懒得多管,只按国事台指示照办。

    又一宗『迷』案,案情大白还需要多篇章节后,敬请追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