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二一章 马寻伯乐(一)
    白山遂道工程处,工人们正在忙碌地赶工。白山遂道设计总长13.8公里,一共有三个功能,分别是通高速路、高铁和动车,全部是双向通车,工程量大,工期短,压力非常大。

    这种工程对程幕江来说已不是第一次面对了,但是在工程的半途被任命为项目技术的总负责人,这却是第一次,而且这项工程是遇到了全所未有的难题,其原因在于前期勘探出现了差错。

    据前期勘探报告得知,白山的地质结构多为砂土质,小部分为夹板岩,基本没有大的岩石,可以说,对穿凿隧道修建高铁高速路涵洞非常有利。

    但是,在穿凿工程进行到三分一时,却被大量巨石花岗岩挡住了去道。尽管工程处采取了先进的爆破技术来处理,但由于隧道总长太长,成本骤增,预算不足,工程不得不暂停。

    新的预算方案批下来后,工程继续,却在工程又进行到一半时,前方居然遇到了暗河!这是非同小可的事,不但工程施工难度大,而且安全根本没有保障,弄不好会水灌涵洞,甚至造成山体垮塌,影响白山方圆多公里的居民。所以,此项工程绝有可能因此夭折废弃。

    “他姨姑大姐的,这种烂摊子偏叫我来扛,那些前期勘探人员应该拉去枪毙才行!”程幕江忿忿自道。

    推荐任命程幕江为白山隧道工程项目技术负责人的是阮娅琪,大国隧道工程部部长,程幕江的顶头领导。

    “目前白山隧道工程基本处于流产状态,国家的几十亿投资就要打水漂,你作为国家顶级工程师,正是出力的时候,拯救这个工程,你就是国家的楷模,国隧部班子会有你一席之地。”

    听着这个老姑婆的说话,程幕江心里起絮,烦透了。看着她变化多端的脸,此刻厚厚的粉底也掩饰不了苍白浮肿,程幕江掠过阵阵的厌恶。可是在平时某个时候,却又见到她满脸粉红,气『色』甚好,变化太大,这让他疑『惑』不解。

    “这个工程基本没得救了,我无能为力啊!”程幕江说道。

    “是吗?我并不这样认为。来,你过来这边,看看我的指甲油颜『色』怎么样,你从工程设计的角度分析下,如果分析得合理,我也认同你所说的工程没得够了!”

    “这……这,这紫『色』深沉……”

    程幕江还没说完,阮娅琪已将一只手搭在他手上,然后轻轻抚『摸』。程幕江的手象条件反『射』一样,嗖的弹开了。

    阮娅琪脸上一阵的扭曲,象是尴尬,更象是愤怒。

    “给你一周时间考虑,要么接下这个工程,要么到津巴布韦做工程技术支援。”

    阮娅琪说完,便下逐客令,自己也走出办公室,忿然离去。

    面对这个老姑婆老上级,程幕江经常是一筹莫展,她反复无常的态度,突如其来的招唤,常常令他惊慌失措,无所适从。

    带着烦躁的心情,程幕江又早早的来到了暖红会。这里开场的音乐风格永远是慢悠暧昧,似是放『荡』,更象一种情绪的渲泄,这正是他喜爱这里的其中一部分。

    厅内已坐着不少人,或许是刚开场的原因吧,一个个都是矜持地坐着,细呡慢品着红酒。

    一个脸搽胭脂耳戴大环的小鲜肉捧着一杯酒,来到程幕江面前,微笑着说道:

    “大哥,来碰一杯。”

    程幕江不由的一阵作呕,就象看着阮娅琪一样。本来他已经十分讨厌女人化妆,而现在这个男的却也化妆,真作呕。他摇摇头,把脸转向另一边,这使眼前这个小鲜肉尴尬不已。

    独酌无味,但是如果加上音乐还算勉强。随着音乐渐进,节奏加快,程幕江的心里舒顺了许多。

    程幕江留意到前面台有二个帅哥,在闷闷地喝着,似乎并不是一对。此前也见到其他人走去搭讪,他们并不理睬。

    凭着酒胆,程幕江走到二个帅哥面前,微笑看着他俩,举杯点头,示意他们碰杯。没想到二人挺爽快的,站起来与程幕江碰杯,显得格外隆重与客气,与刚才对其他人的态度截然不同。

    程幕江受宠若惊,举杯而尽,并向二人请求同台,二人也爽快地同意了。

    三人说着闲话,非常欢洽。二个帅哥也互相谈些建筑的事,引起程幕江的兴趣,也拉近他与二人的距离,于是,他象是打开了话匣子,倒苦水吐槽工作:

    “不是吹牛,现在哪个城市的地铁设计没有融入我的理念?哪条高速路涵洞没有我其中的思路?现在都是官大压死人,尤其是那些老姑婆,做事特别变态,还想捞我的油水。”

    “大哥,看来你是牛人啊!地铁是如何建成的?”

    “在土建方面,相对于海底隧道来说,建地铁就容易了很多,一般都是采用盾构机挖掘,它是一个机械组,在规划的地铁线路两端同时开工,前面是旋转刀切割挖掘泥土,挖出的泥土自动传输出洞口,挖好的空间马上加钢构混凝土等定固,直到打通两端,在这个过程中,每隔一段距离都需要在地面上挖风井通风,以便地下施工人员呼吸等需要。”

    “听大哥的说话,学了不少知识,荣幸荣幸!来,我们举杯贺相识!”

    程幕江似乎找到了知音,一边与二个帅哥攀谈建筑史,一边『迷』眼相望,偶尔搭肩勾背。而二位帅哥略显矜持的同时,又不太介意程幕江的暧昧,这使他心猿意马,痕痒无比。

    “也别跟女人太计较了,没有女人我们一样过得很开心,如果有什么事堵着不舒服,大不了撇开不管,毕竟这世界很大,还有大把机会等着我们,更何况你有一技之长,到哪里都会有自己的天地的。”

    程幕江听到这话后非常受用,又大发感言,表现得更加亲昵,并且心里在盘算着:从没试过3p,今晚能否尝试一下呢?

    “我们要走了,有些事,此前已经约好的,下次再聊吧。”

    程幕江正在兴上,听到他们说要走,十分意外,甚为不舍,怏怏作挽留状,并说:

    “难得酒逢知己,你们此去杯空音还在,留下的是独惆怅啊!”

    “哦,这样吧,我们留下联系方式给你,有机会再一起喝吧,我叫志能,他叫云限。”

    二人给程幕江留了电话号码后便走了。

    程幕江十分扫兴,当晚胡『乱』地找了个伴,以泄泻所有的郁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