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二二章 马寻伯乐(二)
    这是程幕江习惯的减压方式,通过减压,到了第二天,他又象打了鸡血一样复活了,在工地与图纸间活灵活现。

    “阮娅琪这个老姑婆也真够绝,明知道白山隧道工程需要重新选址,却硬是塞给我,不过我情愿接这个工程,绝不愿意碰这个老姑婆一下。她以为一个未嫁,一个未娶,就可以随便地掺拌在一起,真是痴人梦想,根本不知道我的志向!虽然说我也快四十了,可我却不愿沾这些婆娘,因为想想都作呕!”

    程幕江自我嘀咕着,随后和前期工程负责人走进已停工的隧道,只见隧道内布满积水,差点没过了材料车的轨道。他们坐上了材料车,向隧道里面进发,进去全面考察里面的工程现状,以便作出补救方案。

    经过一天的勘察,程幕江大致了解白山隧道工程现在的概况。他判断,这条隧道的规划线路只在暗河的边沿,渗水情况还不是太严重,应该可以补救。问题在于隧道的下半段必然与暗河相交汇,这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而且要首先设计好方案。

    要解决这个问题,目前有二个方案,其一,切断暗河源流,使其自行枯竭,工程可继续;其二,将暗河引流到其它出口,使其不再与隧道交汇。

    第一个方案难度大,等于改变了白山山脉的生态环境,后续的影响更是未知数;第二个方案耗费大,相当于第二条隧道工程,甚至花费更大,可行『性』也不大。

    那么,是否还有第三个更好的方案吗?

    “建一座桥通过暗河!”

    这个想法在程幕江脑中一跃而出。但是细细一想,建一座桥横跨暗河的话,就存在坡度,这样安全吗?现在世界上所有的隧道都没有这样的设计,都是平整无坡,这样的方案能通过吗?

    这个小问题却难不到程幕江,他脑瓜一转,便已想到了改良方案:加深暗河,隧道就可以水平无坡直通。

    程幕江立刻向阮娅琪汇报这个方案,她却叫他到办公室再作详细讲述。

    程幕江兴冲冲地推开阮娅琪的办公室门,却见到她对着镜子左描右画,气『色』比前几天好很多了。他迟疑着,不敢向前。

    “来来,帮我看看这腮粉质量如何,刚刚从法国寄来的。”阮娅琪细声慢语道。

    程幕江心中一阵发麻,站在那里不敢作声。正在忐忑之际,阮娅琪却已来到他跟前,脸儿已差不多贴到他胸膛。

    “阮部,我没……我没……”

    “看清楚了吗?这腮粉细腻清香,搽后清爽芬芳……”

    阮娅琪还没说完,只见程幕江弯腰抱腹,“喔”的一声便开始呕吐起来,吐了她一身污。

    阮娅琪尴尬不堪,花容突变,气冲冲地坐回到座位上,也不顾身上的秽物,大声地说:

    “快,说出你的施工方案。”

    程幕江听此一说,立刻恢复了正常,抹抹嘴后,便将自己的构想一一道出。

    “混帐的东西!你这样的方案等于另外在地下建一座桥了,你知道这样的预算要增加多少吗?告诉你,可能相当于二条现在的隧道预算!你说这个方案有可能批得下来吗?回去再好好琢磨琢磨,不要再提这些不经推敲的方案了!不要以为你才是隧道工程的泰斗!另外一个工程师已经上报了冻土法方案,比你这个来得更实际易『操』,好好反省下吧。”

    程幕江被她的话激怒了,愤怒的火花急剧闪烁着,从没在阮娅琪面前发过火的他此刻发飙了:

    “我不是隧道工程的泰斗,我只是随时戴小帽的贱民工,最硬的骨头总是让我啃,最臭的皮囊让我嗅,我他妈的不干了,你爱谁找谁去干!”

    程幕江说完,也不等阮娅琪答话,“呯”声的摔门而去。

    第二天,程幕江接到国隧部通知,叫他回单位办理调动手续,具体是派他到津巴布韦任一个工地的巡查员。

    听到这个消息后,程幕江没有太大的反应,因此前他已有心理准备,这个调令的出来,只不过是证实得罪一个女人肯定会被报复而也。比刻的他,说不上后悔冲撞阮娅琪,也说不上去非洲无所谓。

    心『乱』如麻的程幕江此时收到志能的短信,邀请他再到暖红会一聚。程幕江正是无法排泄苦闷,便欣然应允。

    志能还是和云限一齐来,二人今晚看上去更帅,也是名副其实的小鲜肉,这使程幕江此前的苦闷散了一半。

    “嗨,又见面了,今晚不能半途离席哦。”程幕江笑着说道。

    志能和云限都笑着点头,然后又将话题扯到工程上来。程幕江又一边吹着自己的风光史,一边大骂着阮娅琪,连她的化妆也被吐槽了几番。

    “你说她有时面『色』粉红状态好,有时浮肿苍白,是因为注『射』了羊胎素。好的羊胎素注『射』后一个月内,脸『色』都非常好看,慢慢的就变成你所说的浮肿苍白了。有的女人为了长期保持姣好面容,一年大约打十几支羊胎素,一支好的羊胎素要五六万,单单这项支出就差不多要一百万了。”

    “哗,怪不得听人说女人用钱比男人多得多,进美容院花的钱每个月要十几万,原来是这样。看来阮娅琪这个老姑婆还不是太奢侈,要不就不会等到脸上变浮肿才再去打羊胎素。”

    “说到底,这些羊胎素也不太好,如果掺假了更不好,长期用的人,一旦不用了,脸部除了苍白浮肿,还会变得扭曲,非常难看。”

    “哈哈,这个老姑婆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

    “那你工作的事有什么打算?真的去非洲?”志能问道。

    “不去非洲能去哪?你们有什么好介绍吗?来,干了这杯!”

    程幕江说完便将杯中酒一喝而尽。志能和云限也接着干杯。

    “这样喝够痛快!你是国家级工程师,可以说是为了理想和抱负而工作了,不必要受那些闲气。我们那边的老板正是用人之际,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如果有意向的话,我可以推荐你见他,相信那里肯定有你另一番广阔的天地。”

    “好呀,明天就带我去,以后我都不想见到这个臭婆娘了!”

    三人当晚相谈甚洽,并商妥了未来的去向。

    次日,程幕江扯高气扬地面对阮娅琪提出辞职,她并不挽留,且火速地审批。

    一段时间后,程幕江的辞职手续完全办好,便跟着志能和云限走了。此后,熟悉他的人再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