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二八章 蜕变归来(一)
    自从儿子全劢和丈夫全海先后失踪后,吴厢萄经历人生最灰暗的日子,茶饭不思,以泪洗面,白发爬满头。因此,她上班时的状态很差,丢三忘四,错漏百出。

    朱生幡非常体谅她,和她说,如果觉得累,可以暂时休养一段时间,也可以报到上班,太烦琐的工作可以交由其他人处理。

    吴厢萄想着自己去上班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和公司,也就选择了回宿舍休歇。

    从那以后,吴厢萄常常站在窗前,凝望葱郁的北笼山,远眺着慢悠悠地流着的叶箭河,咽噎无语,又竖起画板,涂画儿子的影像,添予夕阳、黄叶、枯草、泥泽,一片悲哀情思尽入画中。

    “如果能有一株怀梦草多好啊!这样,我就可以揣着它,夜夜都能梦见全劢,就象汉武帝梦见李夫人一样。”吴厢萄总是在胡思『乱』想这些虚幻玄渺的事。

    这天,吴厢萄突然听到了敲门声。她想:应该是妙倏应舅舅的吩咐,来陪我说话解闷兼安慰我的吧。

    当她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时,“呀……”的一声嘶叫,然后上前把这个人紧紧抱住,接着便嚎啕大哭,呼天呛地般,泪水如珠滚并大声叫道:

    “儿子啊!妈想死你了,你跑去哪儿了?这么的顽皮!呜呜呜……”

    如此大的声音,惊动了邻里的姑嫂妯娌,都走了出来看个究竟,发现居然是全劢和朱缔沾自己回来了,都一片欣喜,纷纷过去问长问短。

    吴厢萄的激动还没消褪,又想起丈夫因寻找儿子变疯流落世间,不知所踪,不觉又添几分伤愁,哭声更加惨烈。不一会,她晕了过去,差点连全劢也扳倒在地。

    众人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施救,只好打电话给朱遂赎。朱遂赎叫来了救护车,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吴厢萄弄上车,载到央勐医护所医治。

    直到晚上,吴厢萄没有醒过来,又到了第二天,她还没醒过来,从此,她再也没有醒过来。她连儿子这段时间去哪里也没问到就走了,带着悲慽,带着喜狂,带着对丈夫的哀念离开了这个人世。

    任『性』痴狂恋他乡,他乡同遇痴狂人。

    狂人执着因骨肉,骨肉再现人飘茫。

    这边朱遂贮和阳展媚拉着朱缔沾回家,也是穷问他这段时间的情况。朱缔沾只是怯怯的说他都是和全劢在一起,没什么事,又说记不清了,叫佢们去问全劢。二人怕这样追问会『逼』出意外,便不作紧问,想着等朱缔沾平复些时日再问。

    全劢从此成了孤儿,他没有将这半年以来的经历说出来,除了懵懵懂懂不知世事外,妈妈的离去,刺激着他,他不愿再说什么。从此,他孤僻寡言,渴望温暖却又妒恨其他孩子有父母的呵护和宠幸。

    因为全海的父母亲,即全劢的爷爷『奶』『奶』已老去,没有亲属能照顾全劢。朱生幡便将全劢安排在朱遂赎和妙倏夫『妇』家照顾,他们有二个孩子,正好与全劢作伴。

    朱生幡和一众人轮番追问全劢这半年去哪里了,遇见什么人,做了什么,又如何回来的。但全劢缄默不语,似有万千郁结。朱生幡见此状,不敢再作追问,怕全劢有父母的遗风,郁郁不畅,熬成怪诞之人,这样就更对不起自己的姐姐,全劢的外婆。因此,朱生幡也向一众亲戚交代,不要过多追问万劢出走的事。众人皆应允,再也不向全劢追问他失踪的事。

    肖涯回到盛堂后,也没找什么事做。他见到大贡没能找到什么好的出路,还是只能呆在老家躲债,境况窘迫,不觉也心生哀愁。再者女儿失踪了,更是郁燥难当。一直以来,受那几次突然摔门声影响,他心脏那条神经线总是绷得紧紧的,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又出现发心辣现象,有时感觉一阵晕眩,好象有一股高压『逼』向脑门。

    “这是人们所说的中风吗?有朝一日我有可能就这样一瞬间晕倒丧命吗?”肖涯常常这样自问。

    此后,肖涯常觉得肝部痛,便到医院诊看。经过抽血和照了x光检查后,化验单和检查报告都显示正常。医生说:

    “肝的部位痛有很多原因的,也有可能是胃部或肠部病变影响的,因为胃病变会产生大量气体,也就是所说的胃气,而胃与肠肝相通,那些气体就会顺着肠子涌向肝部,压迫住肝腹,从而导致肝腹阴痛,这也是常说的肝郁结,肠部亦然。如果想真正查清楚原因,你必须还要做胃镜和肠部检查。”

    肖涯听后,认为医生在忽悠他,便不作理睬。他想:说我任何器官有问题我都信,但我对我的肠胃是相当有信心的,因为自己的胃口好,从不胃痛,也坚持吃早餐,三餐正常,很多次和别人同吃一样食物时,大多数人都觉得肠胃不舒服,而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的医院,牟利心太重了!

    肖涯因此不再作检查,便回家了。但之后,肝腹处有时依然出现轻微的痛。肖涯再细细回想医生所说的话,突然想到高压『逼』向脑门的情形,他似乎明白了肝脏隐痛的原因了。

    对,就是那股气,上窜大脑,造成晕眩;下通肠胃,直『逼』肝腹,造成隐痛;中贮心窝,紧压心脏,造成自己心慌意『乱』,精神紧张。那么,这股气体从何处而来呢?是不是就如医生所说的原因?

    起初,肖涯见到别人做瑜珈,就按照瑜珈的最基本造型摆着,也就是双手向上直竖,二个手掌十指相交,手掌向天。觉得很舒服,所以他经常做这个动作,甚至连睡觉时,双手也是向头顶方向伸着。但这个姿势放久了,很累,而且这个动作做多了,效果也渐微。

    后来,肖涯知道所有的不适,皆由被惊吓而起,便想到定神安心可以深呼吸,便尝试深呼吸,试了几下后,感觉到一道凉气走入喉咙,顿时觉得心闷腹胀,头晕不止,连忙停止。至此,肖涯完全明白这道气是从何而来!

    它是由吸呼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