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零章 蜕变归来(三)
    苏本科这口恶气着实是憋了很久。一个男人,辛辛苦苦在家照顾一个异常的孩子,而他的女人却在外面风花雪月,给他戴绿帽,而后又将他未成年的儿子拉进火海,而且成为通缉犯,使其家不能回,父子不能相守,并不知流落在何方。

    这顿拳脚是对肖涯的怨恨,更是对蕉莞憎愤的发泄,直到将肖涯打倒下地。

    小劳见状,怕出人命,连忙拦住了苏本科。

    肖涯本来想好好地了解下自己以往累次被牵绊的原因,却因自己的摆面子而招来了一阵痛打。他并没有恨苏本科打他,相反,他觉得被打也是自己对苏本科的一种疚赎,心里反而释然,原来想着解释他和蕉莞在一起时不知道她已结婚,但现在不必再解释了。

    肖涯『摸』『摸』流血的地方,觉得无甚大碍,便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并留下了一句:

    “蕉莞是你我都不能左右的人。”

    一鞋岂能配双足?一花却招百蜂宿。

    一朝锒铛花容黯,一窗浊寒余生属。

    杜觇走在自家房前,看着血红的大字,紧闭的大门,不由心生疑窦。他想上前去按门铃,可是门铃已被拆,又去敲门,也没有反应。

    杜觇只好站在门前等候。按照以前的情况,妈妈有时刚好去买菜了,又或者在图书馆推迟一点回来,所以杜觇也没多想,静静在门前等候。

    过了不久,上来了几个人,不由分说的就将杜觇拽走。杜觇拼命挣扎并大喊,邻里左右见到后纷纷报警,并打电话告知淮涣。

    淮涣听到电话后一边疯狂地往这边赶,一边告知了大贡。

    淮涣赶到原来的住处时,已不见杜觇的人影。邻居向她述说带走杜觇的人的面貌特征、车牌和逃走的方向,并出示佢们拍到那几个人的相片和视频。虽然相片和视频是从较远角度拍摄的,人面较小,但基本轮廓和高矮肥瘦还能看清。

    不一会,大贡也赶到,了解一切后,便叫淮涣报警。

    “哼,这个疤七也够胆了,也好,这是一个好机会,我要让你生死不能!”大贡忿忿自语道。

    之后,大贡叫淮涣不要惊慌,见到儿子了就好,说这次儿子肯定会平安无事的,并叫她准备搬回来住。

    却说这疤七,原本是在摊场瞎混的,有时搏懵(注1)打打别人的注,有时向赢钱的人半索半乞要点小费,有时也求摊官(注2)让他扛篮派彩以赚些工费。

    凭着他口滑舌利,相对其他那些扛篮仔来说并没有那么烂赌,不久后居然攒了些钱,并买了一台平价的二手小车,用以搭赌客到摊场,赚取车费。他搭去的客人赢钱时给他打些水,客人输光时,又放款给这些人,赚取高息。

    后来,他又兼营足球和六合彩网上赌博,凭着运气好,竟然洗脚上田,做了个不大也不小的庄家,再也不从事搭客工作了。后又专门揽罗了一班飞仔烂男,帮人收数,凶狠至极,在盛堂小有名气。

    大贡当时是疤七的上庄,因神算公司事件巨亏,导致六合彩方面欠他50多万。而疤七却不把大贡这个前辈放在眼内,穷追狠堵,『逼』得大贡搬离原住所,并在大贡原住所门前涂油漆字刷红打叉,以便追讨债务。

    果然不到半天功夫,疤七就被警方抓获,并解救了杜觇。疤七却因此被警方挤油刮脂,所有的积蓄被罚没至光,并负上了拐卖绑架儿童的罪名,后来被判刑五年,付出惨重的代价。

    因此,大贡也不再顾忌,和其他债主谈好了还款计划,便携淮涣杜觇搬回原处安住。

    杜觇完好无损,重回淮涣怀抱。淮涣激动万分,询问他这段时间的情况。杜觇的回答出人意外,他说:

    “我去的地方就是我今后的战营,我喜欢那里,那里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强者。在那里,我战无不胜,有我的极一流的战友,有我的极至武器,有我能极为专致做的事。所以以后我若果离开你们,我必然是去那里,到那里寻找我的乐园。”

    “你胡说什么呀?你说的地方叫什么名字?谁带你去那里的?他又叫什么名字?你的战友又叫什么名字?那里一共有多少人?你说的武器又是什么的?有名字吗?你在那里吃什么?睡的地方好吗?热吗?冷吗?那里有电话吗?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战友吗?”淮涣一连串地追问杜觇。

    “那里既是战场,也是休憩地;战友很勇敢,很讲义气;那里有可口的饭菜,有舒适的床,有我喜欢的枪战游戏;我们不用电话,只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意愿;在那里,我可以找到宇宙强者的感觉。”

    淮涣听后,担忧了起来:该不是这孩子看动画片多了胡扯吧?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造成他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还是让他静一段时间再说,也先不让他上学,以免他的胡叨『乱』嗑被同学嘲笑,再没有转变的话,就要带他去看看医生了。

    于是淮涣便和大贡商量此事。大贡因与杜觇有很深的隔阂,也不便追问他这段时间的事,就算问了,杜觇也不会如实回答的,所以大贡顺从了淮涣的想法。

    杜觇此后也不提上学的事,只在家里拆拆装装那些他小时玩的玩具,非常专注。后来又拿些旧手机来拆弄,甚至将电视机也拆开,但这些他居然能完好地装回来。

    这天,他看中了一台电热水器,抬张凳子准备踏上去将热水器拆下来的时候,淮涣看不过眼,便说:

    “玩这些有什么用?如果水渗到电器里,冲凉都不安全的,难道没有别的事做了?”

    “我就要看看水和电是如何关联融汇的,或许我会弄出一台水与电任意置换的武器。”

    淮涣听到杜觇不知所云的回答,只能摇头叹气:这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了!跑出去几个月,带回一身痴顽,该怎么办呢?

    这天,大贡下楼,准备到车库取车出发,远远见到车库门已打开,他第一反应是有人偷车,便快速走近,只见到杜觇在忙碌地拧拆着他的小车,就象汽车修配厂现场一样,整台车的车门车壳已拆开,前车机头很多配件已拆散。杜觇汗流满面地在忙碌着。

    注1.搏懵:趁『乱』占便宜。

    注2.摊官:番摊庄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