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四章 巨款骤失(三)
    隐形人苏现的基因已由余州专案组测试完毕,只需向余州方面申请提供就可以了。

    从余州专案组和盛堂专案组那里拷贝到有关隐形人案件的案宗后,均铭专案组就马上查阅案宗,从案宗里得知一条令人吃惊的信息:隐形人苏现的dna测试结果显示,他与苏本科、蕉莞并非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亲子关系!

    难道真如梁塑所说,隐形人是从天而降?检验出这样的结果,余州专案组为何不深入挖查?难道佢们有什么难言之隐?

    均铭专案组对此疑问无法自我探究,必须直接与余州专案组沟通才行。

    基于要提审蕉莞,均铭专案组决定派员到余州时,亲面与余州专案组沟通论证这件事。

    于是各组员分工合作,分别飞赴余州市和盛堂市,与两个专案组了解讨论案情,并提出提审蕉莞,重新向苏本科、苏从文夫『妇』问讯等要求。

    经与余州专案组讨论,均铭专案组提出隐形人dna的问题。

    余州专案组解释道:dna问题我们已交由国家dna研究中心分析解疑,初步判断是基因突变原因造成,但目前对这个判断还持怀疑态度。而我们主要任务是集中精力想方设法去抓捕隐形人苏现及同伙。上次还差点在苏现爷爷家抓到了他,还有一次已经抓获明身的苏现,后来却不幸被他逃脱。

    解释完后,余州专案组又问均铭专案组人员,对些案有什么思路和方法。

    均铭专案组闻听隐形案详情后,不禁暗暗称奇,他们从来没有遇到如此诡异的案件,压力徒然增大,便解释道:

    “这案件此时只在侦讯中,现在只是征集资料线索阶段,一切都要开会讨论和决议,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暂时也没有什么思路。”

    经过履行一切法定手续后,均铭专案组开始复印隐形案案宗,接收部分物证,包括苏现的dna报告,并着手准备提审蕉莞。

    蕉莞经过漫漫长的关押,由最初的珠圆玉润,到现在的憔悴沧桑,完全是不同的二个人。她努力地回忆儿子的来胧去脉,心里怨恨着那个梦中人,却又盼望有奇迹,希望那个梦中人或儿子能把她弄出去。就这样,由于过度胡思『乱』想,她已是神智不清。

    那天,均铭专案组到余州办理手续,将把蕉莞提出来,安置妥善并准备开始审讯时,却发现蕉莞有点不同,叫不应,眼无神,给她开水喝也没反应。

    审讯人员连忙急呼医务员,医务员到达后,马上开始对蕉莞进行检查,检查了一会儿后便急呼急救车,经审讯人员同意后,直接送她到医院急救。

    半天功夫,医院那边传来了蕉莞已死的消息。审讯人员急忙向三个专案组汇报了此情况。三个专案组经沟通后,紧急向国警部汇报此情况,后又决定封锁蕉莞死讯,只向外说蕉莞现在有病住院。

    玲珑俏丽身,朝羡秦兮暮詹楚。

    落得浮年身臃心空,凭慈唆孩儿盗四方。

    邪念总是占身据脑,芳香终逝铁栏暗窗。

    其他侦讯人员继续工作。经过多方查证,盛堂余州失窃案主犯苏现,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隐形人,有多个证人确认他为苏本科和蕉莞所生,其中的证人除了苏本科、苏从文夫『妇』外,还有苏现出生时的值班医生、护士和当时同时生孩子的一对夫『妇』,还有苏现出生时医院所记录的档案等等。另外,苏本科还提供了苏现的出生证给警方。

    按照这样的调查结果,似乎非常矛盾。一方面,经检验,排除了隐形人和苏本科夫『妇』为非亲子关系;另一方面,经调查,有多个人证和物证证明,隐形人是蕉莞所生!该听信哪一个事实好呢?真的是基因突变吗?

    这时梁塑又来了个长篇大论:之前检测的dna结果可能不准确,我们可以重新想办法拿到隐形人的『毛』发,再做一次基因检测,看看是否和他父母的基因吻合。

    其他组员说,现在要拿到隐形人的『毛』发谈何容易呢!除非把他抓住。

    梁塑又建议:把隐形人引诱出来,没捉到没关系,能知道他在哪个活动范围就行了,那时可以在这个范围内查找到隐形人的『毛』发,从而可以检测出他的基因。

    听到这些话,大多数组员都不做声,却暗暗笑着:隐形人连『毛』发都是隐形的,你有本事捡到他的『毛』发?更何况捡的『毛』发说不定是哪个阿猪阿狗的。虽然之前你怀疑隐形是不是空降的有点道理,但现在这个想法也太没水平了吧,呵呵。

    事到如今,昆明专案组已基本了解了中央特派专员的水平了,所以,大家对他的建议都直接忽略屏蔽掉。

    案情还是一筹莫展,而主犯蕉莞也病死,案件何去何从呢?

    自从均铭专案组成立以后,已经一个多月了,类似的巨款失窃案件再没有发生过。

    难道隐形人又沉寂了?难道均铭巨款盗窃案又象盛堂银行失窃案、盛堂**案、盛堂余州商铺盗窃案一样,无法侦破『迷』沉海底?

    而在余州商铺盗窃案发后,基本可以确认的,苏现曾以隐形身出动过三次。第一次是成功救了他母亲蕉莞出去;第二次也是救他母亲,但失败,不久后被擒;第三次是在他爷爷家,诱捕不成,已逃脱。

    从此之后,没有一次能证实苏现以隐形身出现过,连盗转巨款也只是大家猜测他做的而也。

    另外,也可以基本确定,另一个或几个无名人曾隐身救过苏现二次。如何能把这些隐形人引出来呢?公布蕉莞死讯可以引佢们出来吗?

    三个专案组正在紧急开会,讨论是否公布蕉莞的死讯的问题。全体组员达成共识,决定公布蕉莞死讯,并通知其家属来认尸火化,籍以此引诱隐形人苏现甚至更多隐形人来吊丧,并设置透明网以备擒拿隐形人。

    当正在商议此决议的细节时,殡仪馆那边传来了消息:蕉莞的尸首在殡仪馆的冰柜里不翼而飞!

    全体组员惊讶不已,大家都在想:隐形人又出现了!

    经过对殡仪馆冰库的进出人员详细调查,没有发现可疑人物,又对其业务交接和各个流程的细查,也没发现有误领误火化的现象。也就是说,蕉莞的尸首是悄然匿迹,无从考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