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五章 巨款骤失(四)
    这件事的主谋,大家理所当然地直指隐形人。此次,三个专案组又领略到隐形人来无影,去无踪的技艺,案件更加扑朔『迷』离了。

    此后,蕉莞去世的消息也在民间流传开来,三个专案组也无心去掩盖这个消息,只任由其传播。

    鉴于案情重大,却又毫无头绪,国警部根据实情,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正式合并盛堂余州均铭专案组,成立新的专案组——隐形盗案专案组。由国警部统一指挥,组员分别是原来三个专案组员。

    于是,国警部便着手调配隐形盗案专案组的分工合作方式,制定详细侦讯计划。

    对于合并三地专案组,劳昌松感到压力倍大,他不得不扎堆于案情中,之前围鹿村奇异事件再次进入他的思索点中。

    这个被村民认为是鬼的一套衣服,是否可以与隐形人并入同一类呢?他就是力本?如果是的话,力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他伏在母亲身上吸血?不,他是着急母亲的晕去!他有无限的委屈,他有太多的无奈!

    走!再次去围鹿村细细调查走访。

    当年亲目角冲夫『妇』事件的人大部分已记忆模糊,只能根据自己的想象和影视上关于一些鬼怪的片断拼凑,说出来的已是面目全非。其中一个『妇』女说:

    “那时我挑粪正在往地里走,远远听见一阵呼嚯呼嚯的声音,我的心已打冷震。紧接着一套衣服呼啸而来,隐约看到衣服里面裹着一个面目可怕长满獠牙的鬼,吓得我弃粪而逃。后来就听说到角冲家吸血……”

    不过,也有所发现。有村民反映,当时听到哭声,仔细判断是力本的声音。大家向那套空衣服掷石头木棍时,也是听到力本的叫声,只不过当时大家都认为眼前的是鬼,又或者认为他是被鬼『迷』住了而发出的声,再者群情汹涌,无法细究情由,所以无人细辨真假,都一齐向他扔杂物。

    劳昌松再度陷入思索中。假如力本是因母亲晕倒而哭,那么证明他的隐形是非自愿或是意外所致。

    那么,力本遇到了什么意外而致使自己隐身?他现在又所在何处呢?难道除了苏现外,他就是专案组所说的隐形第二人?他是苏现的父亲?他**了蕉莞并生下了苏现?可惜,蕉莞已死,要不可以从这方面对她进行审讯,或许可以从中得到重要线索。

    大胆假设,大胆推想,就把力本当作是隐形人,看看对所有的案情是否能有合理的推断:

    据参阅案情资料得知,盛堂所有银行短款发生时,监控录像都无故停录十分钟。假如是隐形的力本作案的话,他为什么要关停监控录像?他已是无影无踪,何必多此一举呢?对,是那些纸币不能隐形,他不想监控拍到纸币离奇的移动并走出银行网点!

    但是大国银行网点的录像是全海和圆红勾结故意关闭的,这又如何解释?而其它银行的监控录像无任何证据证明是员工故意关闭的。这样能说明是不同人作案吗?不对,肯定是同一伙人所为,要不全海和圆红肯定脱不了嫌疑。有了新思路,劳昌松决定再次查看录像,看看是否有新发现。

    十几年的录像,显得有点朦了,也可能与专案组翻来覆去的观看有关。这次,那只老鼠还是吸引着劳昌松的注意力,它就在钱箱附近徘徊,而且当班员工都在!如此大胆的老鼠实属罕见。难道这些钱都是老鼠吃了?不,是老鼠叼走了?不过,发现有老鼠出没的只有一个网点,应该是巧合吧。

    再回头思考,假若是力本以隐形身盗得银行现金,他又如何使用这些钱呢?作为一个可隐身的人,他拿那么多钱有何用?吃的喝的穿的可随手拿,那么他是如何玩乐?他有朋友吗?他躲藏在哪里呢?对,他不可能脱离人群,也必须有自己的匿藏处。

    对了,说到吃喝玩乐和朋友,力本也是人,也要吃喝玩乐,虽然他不能明里交朋友,但却可以暗里找女人!盛堂市的多起**案与力本有关吗?还有,不久前联州余州多名美女失踪,也是力本等人所为?绝对有可能!

    基于这些推理,劳昌松着力推动专案组的一系列行动。

    根据国警部的部署,全国各地警署巡逻所着力执行特别行动,展开地毯式搜索清查可疑窝点,包括出租屋、闲置房、工厂厂房、地下室、消防洞、防空避难处、地下排水道等等地方。

    经过严密的清查,没有查出与隐形人相关的线索,但却因此查处了一批窝鸡窖狗,匿犯氓徒,治安大大改善。

    专案组又派员调查十几年前盛堂市**案。但是,由于年限已久,报案当事『妇』女一个也联系不上,或许也是由于隐私问题,她们羞于旧事再提,而拒绝配合调查吧。况且,当年所有报案人的资料不太详尽,也未能采集到案犯的精*子和衣物精斑等证据。所以,在这方面的调查不得不终止。

    专案组又向联州余州警署调阅美女失踪案卷,希望从中能找到一丝丝线索。

    据美女失踪案卷记录,所有的美女失踪都是非常突然的情况下发生,她们失踪前一切正常,包括在生活上、工作中、社交活动等方面。失踪前所有的电话通讯、短信联系、华信微博mm等自媒互动都没有显示其有失踪的迹象。

    根据之前蕉莞的供述,苏现可随时变成隐形身,也可随时现出真身。那么,隐形人力本是不是也能这样?如果能的话,他可能就藏匿于人群中!

    于是,专案组重点调查力本的情况,包括走访他原来上班单位,他接触过的人,包括他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同村人。所有反馈的结果都一样:力本已十几年没消息!

    紧接着,专案组向全国发出对力本的通缉令,悬赏金额达一百万。悬赏令发出后,报案声称见到力本的人很多,但经过查实,基本上都是子虚乌有,是报案人为搏取悬赏金而胡『乱』提供线索,大多的只是某个人与力本相似而也。

    这样,似乎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证明力本在这十几年里曾经在大国某个地方。难道力本真的不在人世了?或者说力本已经到国外去了?

    对于专案组的重点工作在查缉力本,陶坊川未置可否,但他的心思始终还在那些奇异的苍蝇上,这些苍蝇的影像在他的脑间贮存并持续发酵。

    对于均铭大额银行存款被转走的案情,按照陶坊川以前的推测,苍蝇作为一种窃听器,对,是侦探器!这种侦探器能窥得失款人银行卡和u盾密码,但它又如何窃取u盾将款项转走呢?难道可以隔空复制u盾?

    直到陶坊川听到劳昌松描述了盛堂银行短款案中,银行网点内有老鼠的情况,他脑中倏然晃『荡』,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至此,就算陶坊川明白其中关联,他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在专案组中讨论,他只是默默地记在心里,又用笔纸比划分析记录。他想一鸣惊人,他在觊觎国警部部长宝座,这一切,都需要默默『操』算谋划,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弄得路人皆知。更重要的是,专案组的一举一动极有可能都在隐形人的眼皮底下,自己大张旗鼓,只是泄『露』机密,有害无益。

    陶坊川将拷贝到的录像一一细致地来回倒看,记录了每个网点的失款金额,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些网点失款金额最多是五万。盗贼为何不多拿点却只拿三五万?看看出现在录像中的老鼠,陶坊川似有所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