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六章 再坠风流(一)
    自从处理好梨莎的问题,儿子朱缔沾回来后,朱遂贮似乎心情很不错,在钻研大鹏承飞承载功能方面也取得了较好的突破,但他又总觉得欠缺了什么。

    正当朱遂贮在苦苦攻研大鹏某个技术关键点时,朱生幡却叫朱遂贮将这个交由他处理,令朱遂贮大『惑』不解。

    这样,闲下来的心又在追寻自己究竟欠缺了什么。忽然,朱遂贮想起了大贡,才明白自己心之所需,或者这种情况可以叫做寂寞吧。想通了原由,他便有马上和大贡一齐浪『荡』的冲动。

    是啊!央勐的生活太枯燥了,得离开一段时间才行。于是,朱遂贮便对朱生幡说要在盛堂呆一段时间,再以其它籍口,捎上张体尚和朱遂赅,三人就此回归盛堂。

    回到盛堂,朱遂贮真正是如鱼得水,乐子不断,醉生梦死,乐极天仙。

    大贡此时正是池枯鱼去的境地,但为了能够使朱遂贮继续赌足球,以期在他身上赢几个钱,所以绞尽脑汁地安排给他节目。

    自此,朱遂贮和大贡混得如蜂花同亲,云虹若戚。大贡也不时带他去赌二把番摊,日子可谓充实。

    悠悠乐中,茶道师轻柔地泡弄着茶壶茶杯等茶具,泡好茶后,倒入众人面前的闻香杯,然后轻巧熟练地单手倒置入茶杯中,将闻香杯轻轻提起,放在众人面前,示意大家轻捂细闻。

    “好香好香!”张体尚连忙赞道。

    “香水不过如此。”朱遂赅附和道。

    “细细留意沁人心脾那种感觉,象亲临一朵花开现场一样,从淡淡的到越来越浓,又从浓烈的感觉回过神来,细香渐淡,这时还沉浸在刚才的幻香中,欲再觅不能,唯有沁入余香,以示回味。”茶师娓然道来。

    “今日广闻了!大贡,多点和你聚下,我也变得素雅风清的,可能连细胞都会脱俗去庸喔。”朱遂贮笑道。

    “哈哈,有空聚聚,淡茶有妙趣,盼你们常来呢!”茶师道。

    众人谈了一会儿,话题逐渐乏味。大贡觉察到朱遂贮心生无趣,便提议到唐风夜总会玩玩。

    听到这个提议后,朱遂赅和张体尚的兴奋元素明显被激发,二人眉飞『色』舞唾沫四溅的吹了起来。

    唐风夜总会比想象中的要静一点,从外面看去,更象一幢典雅的休闲地。进去时,感觉到没有象一般的酒吧那样喧嚣,倒象进了一间咖啡馆。大贡看出了众人的疑『惑』,轻声说:

    “这里是一间档次特高的夜总会,进和出的通道分开,外表是静悄悄,实际房间里是热火朝天。它不同于一般的夜总会,没有设置大厅,所以你们没感受到嘈杂,所有的精彩,尽在房里面,那种刺激,一言难述,你们最好有心理准备。”

    “难道里面有老虎?”朱遂赅笑着说。

    “差不多,嫩虎吧,一班嫩虎,小心把你吃了!哈哈哈……”

    众人继续往里走,果然象大贡所说的那样,这里静悄悄的,没见到低胸『露』背的女迎宾,没见到服务员,更没有人对他们点头弯腰说欢迎光临。

    朱遂赅特纳闷,心里暗暗责怪大贡把他们带到这种无聊枯燥的地方。

    正在思忖间,倏然见到这里的墙壁上全部是花草灌木,令人感觉是置身于大自然之中。每堵墙旁边都站着一个动物打扮的人,有马、雕、猴、鹿、虎、豹等等。

    众人见后,好奇心顿起。于是,在大贡的带领下,他们穿过一簇簇花墙,一道道竹篱,一丛丛藤蔓,来到一堵长满苇草的墙面前。

    “是这里了。”大贡对众人说道。

    大家正在疑『惑』找不到门时,突然草墙前嘎吱声的裂开,原来是一道门!

    众人惊愕之际,只见一只老虎悄然扑出来,一跃而起,将走在前面的张体尚一把抱住。

    张体尚原本保安出身,虽然练几手三脚猫功夫,但面对如此阵势,吓得骨软脚酥。稍作镇定后,却不见老虎有任何攻击撕咬的动作,相反,温柔有加,搭着他肩膀,又有声音传出:

    “哥,今晚要开心,我是虎妞旦旦,希望我能给你一个最好的夜晚。”

    原来这老虎是一个女子扮的!那女子揭开虎头,只见她长睫『毛』,月弯眉,桃红嘴,面部在灯光照耀下,『迷』彩闪闪,诱『惑』力十足。大家纷纷拍着张体尚的肩膀,说他有福份。

    张体尚这才从惊恐中缓过神来,便假装恼怒,用力向虎妞胸部捏去,可惜触『摸』到的是硬硬的罩壳。

    “大哥,别急,里面的节目精彩着呢!”

    虎妞说完便拉开张体尚的手,又搭着他的肩膀,拥他入包厢里。

    众人都跟着入到房间里。房间里面『迷』彩四溢,分别有羊装、雁装、蛇装、鱼装等数式造型的女子一起迎了上来,并齐声说道:

    “大哥大哥,今晚唐风带你们开心开心,开心是金,开心就来亲亲;开心是银,开心就来『吟』『吟』。”

    说完,各女郎分别把大贡、朱遂贮、朱遂赅等一拥入怀,各种揩肥拈瘦皆言不尽。

    朱遂贮环房察看,只见得墙上有行霓虹字:你们的不开心就是我们的不贴心。他笑了。

    承接着强劲的节拍,房中间突然升起一个圆形小舞台,台上早已有一群妖娆舞者摆着各式姿势候着。接着,音乐风格变得娇媚逸放,舞者跟着开始扭动,并围着一个青纱衣女子舞动,只见那青纱衣女子唱道:

    今夜,良辰美景,与哥当醉时;今夜,豪怀畅胸,怜妹酒不深。蹦蹦跳跳,扭扭转转,敲敲打打,『摸』『摸』捏捏,凭哥高兴……

    如此劲足的节拍,配上撩人的歌词,朱遂贮一众兴奋之船直驶入港,加上各式动物型女子的细致贴心招呼和陪侍,令他们开怀痛饮,忘乎所以。

    半醉间,画风一转,舞台上只剩下青纱衣女子。灯光一闪间,女子纱衣不见,上身只剩得古时装的贴胸肚兜,下身只穿紧身裤,背景音乐变成凄婉楚怜,只听得她唱道: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注1)

    注1·山亭水榭……今宵不忍圆:出自宋朝朱淑真的《菩萨蛮?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