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七章 再坠风流(二)
    张体尚却管不了那么多,他全副心思都在如何能把手伸进虎妞衣间。借着醉意,他还跨界揩油,用手将全场女子胸部评估一番。游走一轮后,他两眼直盯舞台上那唱歌女子,说:“这货够销魂,能一抱不留憾……“

    还没等张体尚说完,只见朱遂贮幻影般的跨越栏杆爬上了舞台!其动作之迅速,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将女子横腰抱起,在舞台上打转。

    你眼中的泪为谁而流?你朦胧青纱为谁而脱?红兜美人,面闪莹光,为谁闪耀为谁倾献?很想和你一直转,一直转下去。此刻,世界只有你和我,寂寞有我伴……

    此刻的张遂贮沉浸在绵绵的遐想中,似乎与音乐与眼前人融汇一起……

    “老板,这样会吓到这位小姐的,请你把她放下来吧。”

    早已有保安上前制止,并把红兜女郎从朱遂贮怀中分接下来。朱遂贮似乎有所不舍,嚷道:

    “这场我包了,有什么不行?要多少钱我给!别打断我的兴致。”

    大贡这时也走上舞台,在一边劝说:

    “朱总,在这里,舞台上的女孩是不能动的,如果有兴趣,改天我约她们出来聚聚,到时可以雅俗共赏的,好吗?下面的女孩也不错呀,好戏在后头,保证让你满意的。”

    几经劝说,朱遂贮才走下舞台,坐下后发狠地捏着身边的女郎,以解刚才不遂之愤。陪侍的女郎并不大吱声,态度极好地继续呵哄着他,他的情绪才逐渐平息下来。

    台上歌舞虽休,台下气氛却愈转浓烈,杯箸交错,歌洪舞艳,猜枚摇骰,不亦乐乎。

    “大贡哥,我就想台上那妞,多少钱我给!”带着醉意,朱遂贮还是念念不忘红兜女郎。

    “好!这事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今晚玩个痛快的,改天我约她到一个雅静的地方,叫她和你好好聚一聚!”大贡拍着胸膛说。

    “就是啦,眼前美人一大堆,个个楚楚动人,妩媚非常,能集齐我们唐风夜总会美女精英实在不易,这也亏得大贡从中调度,大哥你真有福份啊!”

    ……

    “超,又断片了!这是哪?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朱遂贮拨通了张体尚的电话沉声问道。

    “老大,你艳福不浅呀,连砌三件,还不让我们走,非叫我们看你表演,厉害厉害。轰走我们后,最后还私留了一件,还不够喉,哈哈!”

    “别给我『乱』安糗事,究竟怎么回事了?”

    对于朱遂赅的回答,朱遂贮不尽信,他努力地回想昨晚的片段,记忆已不全,只有朦朦胧胧的影像,只有那铭心的片刻:

    留下来的女郎头戴糜鹿造型,始终不肯把糜鹿造型脱下,也正因为一整晚她不肯脱过头套,朱遂贮才刻意把她独自留下来。

    接着,朱遂贮醉烂的疲态已现,糜鹿女郎不得不走近安置照顾他。在这过程中,朱遂贮瞅到女郎眼中似乎有泪,这一镜像和舞台上的红兜女郎有几分相似,怜香惜玉之心不禁『潮』动,连忙坐了起用脸贴在糜鹿女郎身上,给予温柔的爱抚,又用纸巾替女郎轻擦泪痕……

    山溪间,糜鹿欲饮泉,岸上也有三几只小鹿,颤颤巍巍地跟随着。朱遂贮安抚着小鹿,并仔细端详着溪边的糜鹿。他忽然觉得自己也很渴,便凑嘴向溪前,糜鹿并不惊慌,也不避让,任由他取饮。

    潺潺水,缓缓至,有花香,也有泥浆的酸味,混杂在一起,朱遂贮似乎很贪婪,连岸上的草也不放过,学着糜鹿一样嚼了起来……

    “不对!那糜鹿是她的纹身,而那小溪那岸边草……好象她还问我很多问题。”

    朱遂贮还在努力地回忆,可是一切都模糊不清,此刻感觉到头要裂开一样。他停止回忆,深深地吸口气。

    “大贡说他已约好昨晚表演的那个红兜女郎,具体时间是后天下午,她们数人在萝香楼等候我们,这次的节目是以歌舞赋诗为主。”张体尚对朱遂贮说。

    经过一昼一夜的休息,朱遂贮一众又回复了活力,想想红兜女子,不觉兴奋点又提了上来。

    萝香楼位于市郊指姆山腰,整个设计都是亭台楼阁,竹翠藤青,溪潺池清,俨然象一个休闲地。这与朱遂贮一众想象中的胭脂场所大大不同。

    临近一幢烟红房子,乐声悠悠传来,筝鸣琴奏,笙管飘扬,丝丝入耳。张体尚和朱遂赅虽是俗人,闻得也神飘情怡。那边又隐隐传来清逸歌声:

    谁家姑娘不爱美?折枝青藤编顶皇冠,摘朵艳花『插』上,君话美不美?

    谁家男子不爱美?大堂稳固,金屋一个,知己成双,红尘无数娇,莫说他风流……

    这个嗓音,似乎很熟悉,也似乎很遥远,因为不时有古乐器伴奏,悠扬旷远,令人怀疑是不是入了古时戏曲当中。

    刘定在前引路,经过盘亘弯绕,终于到达那幢房子,刚才那歌乐却戛然而止,令众人不禁想起在唐风夜总会那天晚上的情景,都在嘀咕:莫非又跳出一个“老虎“来?

    踏上一段石阶,前面豁然开朗,房子前面摆着古筝、风琴、拨鼓、琵琶、笛子等乐器,早已有两排女子端坐乐器前。

    只见一边的女子青缎白裙挽髻『插』银花,另一边的女子淡蓝裙裤粉红短上衣。她们齐齐站起,轻轻点头,又一齐坐了下来。

    朱遂贮用眼睛搜索着,意图寻着那天晚上的红兜女子,却始终没见到所想的人,有点失落,又暗暗责怪大贡说话不算数。不过,看上去这些女子都清秀可人气质高上,朱遂贮复转高兴。

    这时,旁边一个化着浓妆,梳卷着夸张大辫,满面堆笑的女郎迎上来,笑说:

    “欢迎各位到来翠轩堂,我叫媚人,今天有众多诗妹伴你们『吟』诗作对,拨琴弄筝,好好发挥你们才子的才华哦,若然一时文路受阻,不用担心,还有我们一众诗妹鼎力相助。”

    朱遂贮一众听后懵懵的,不禁疑问:我们哪里是作诗的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