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八章 再坠风流(三)
    旁边一个小丑般打扮的看到大家的表情,已明白众人的疑『惑』,便解释道:

    “大家好,我叫阿刚,下面由我来说说作诗的事。作诗嘛,只不过拿些题材来作乐而也,顺着媚人大姐的纹路走,能作就作,不行的话还有你们后面的姑娘顶上,没所谓的。不过也很难说的,或者你们也可能作出好诗写出好句来呐!你们快挑一个美女作为军师吧。”

    “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弹唱赋诗,既然说是弹唱赋诗,那也得有个评比,今天我是裁判,在这方面你们都得听我的。先说评比规则,以10分满分,我的打分占比为50%,各雅士身边的诗妹也分别评分,所得平均分占比50%,依此评出今日诗魁。得分末位的,罚酒三罐,要连续喝完,倒数第二和第三的,各喝二罐和一罐,大家记住哦。”

    媚人刚说完,朱遂赅一众都在絮叨着,对媚人所说的规矩议论一番。

    “各位雅士爬山涉水的来到这里,辛苦了,先上盛堂今春的第一茬荔枝让大家品尝下,这可是头路荔枝白糖罂,大家有口福了。”媚人说完便示意人上荔枝。

    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大家笑说着剥荔枝。张体尚旁边是一个丰满的青缎女子,朱遂赅的是个弯月眉樱桃小嘴女子,朱遂贮没见到想见的女子,便随意挑了一个,刘定大贡等也拣好陪同女子。

    “好了,荔枝已尝,也该出今天的处女作了。现在我宣布今天的第一辑节目,以荔枝为题义,各自赋诗或作词一首,五言七言不论,韵否不论,限时半小时,大家可以和自家的诗妹商度。我也参与其中,起个好头。你们身边的美女,她们在赋诗作词方面都能助你们一臂之力,请尽量把她们开发好。下面我先带个头,示示拙作!”

    于是,媚人便念道:

    女大春至十八变,羞脱红衣晶莹见,唇启舌转清『露』滴,一入侯门君最想。

    “哈哈,大家看懂这首诗吗?真真的咸湿!床上那点事让你用一首所谓的诗道了出来!”阿刚哈哈大笑说道。

    “何以见得咸湿呢?你解释给大家听,如果解释得不对,我就扭脱你的耳朵!”媚人说完便伸手去捏小丑阿刚的耳朵。

    “就是说女孩子长大了,跟男人做那些事,脱开她衣服的时候,羞答答,晶莹洁白的肌肤,令人唾『液』欲滴,男人用嘴唇贴在那个地方,伸出舌头,顿时水……”阿刚没说完就被媚人打断了话。

    “该打该打!头脑污脏,讲出来的东西也是污浊的。”媚儿说完便举起气球锤打向小丑。

    “哈哈哈,不过按字面理解,他解释得也有一定的道理哦。”大家笑着讨论后齐说。

    “去去去,你们男人都是往那方面想,这分明是吃荔枝的过程,别再『插』嘴打岔了,鸭刚该罚,上罚酒!”

    媚儿说完,早有人捧上一罐啤酒,放在阿刚面前,阿刚爽快,几口就喝光。并趁兴意也作了一首:

    妃子笑盼荔佳期,解馋还需三月红,最喜暮春白糖罂,更应尝尽糯米糍,元红挂绿『色』『色』鲜,白蜡兰竹虔诚心,黑叶陈紫皆桂味,圆枝淮枝喜滋滋。

    “勉强蒙混过关,也难为你了,把这么多荔枝品种名称都列了出来,抄书也抄得合格。这轮不用罚酒。”媚人点评道。

    接着在各诗妹的指点下,大贡、刘定、朱遂贮、朱遂赅和张体尚也分别作了一首应付,且看:

    大贡:漫山挂红珠,依依离枝时,街巷满丽影,人间脍口赞。

    朱遂贮:贡园荔枝一样红,绝尘良驹今何在?驿道荒,皇宫匿,龙船不再溯江上。贡园荔枝别样红,速递快递穿梭忙!飞机载,高铁装,京城荔枝日日新。

    刘定:五月恹恹莫名愁,细思未明何因由。同窗致电喜『色』媚,家乡红荔满枝头。嫣然一笑唾『液』流,原是未尝今春鲜!急订机票连夜还,山头摘得几筐篓。

    朱遂赅:吃遍深海鱼贝虾,尝尽大山鸠鹤鸭,若问哪个更鲜美?盛堂荔枝才值嘉。

    张体贺:谁开了萝香楼第一道门?谁吃了今春第一颗荔枝?谁夺了今日翠轩堂诗魁?谁逗得娇妹乐连连!

    诗毕,便到了评分阶段。在这闲隙闪,早已有人扛了几箱啤酒出来,也有三五个下酒菜端放桌上。

    评比结果出来了,刘定押尾,罚三罐,他爽快地连忙喝了;阿刚次之,也豪爽地饮了二罐;朱遂赅再次之,他却推托不喝,说不公平。

    “有我在,不得『乱』了规矩,诗妹大锤侍候!”

    媚人说完,朱遂赅身边的诗妹早已举起气球锤,锤向他肩上:

    “一锤君不争气,二锤君不服气,三锤君不够气,四锤君不……”

    “这全是你作的,不罚你,偏罚我,不公,这酒你先喝。”朱遂赅对着他身边的诗妹分辩道。

    全场哄笑起来。接着媚人一一点评各人作的诗词优点和不足。点评后每人都干一杯,接着诗妹各展其艺,琴瑟鸣,笙笛悠,俨然仙乐飘飘。

    酒正酣,朱遂赅乘着醉意,把手伸进诗妹胸部鼓捣。诗妹连忙抓紧他的手,严正的说道:

    “这里不是夜总会,我们只展示才艺,请尊重我们。”

    朱遂赅悻悻的把手缩回,然后捧起桌上的一罐酒一喝而尽,并嘀咕:这是啥场所!干巴巴的不过瘾,扮什么高雅。

    “刚才的赋诗比赛结果不重要了,重要的还在后面呢!我宣布:对联配对现在开始!首先说好规则,诗妹们先展示自己上联,谁对她有兴趣的可以对出下联,对得好的可与诗妹另设雅室相对弹唱,怎么样是好诗妹说了算。”媚人朗声说道。

    朱遂贮自入座后,不停四瞅,终于忆起,原来那个高鼻子大眼睛的诗妹就是唐风夜总会那位红兜女郎!待她出示作的诗后,便大动脑筋思索琢磨。且看高鼻诗妹的诗:

    层层叠叠朦胧川,曲曲折折翠雅庄。

    朱遂赅马上拉扯着身边的诗妹,示意她帮忙应对。该诗妹冷冷的,不作声,急得他挠头搔背。

    张体尚突然举起手,众人以为他想作答,然而他却说:

    “这联我弃权。”

    本作品的诗词,除注明出处外,均为沃水良木原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