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三九章 再坠风流(四)
    张体尚说完,便走到朱遂赅旁坐下来,用脚蹭了一下他,小声说道:

    “和老大抢妞,还想出来乐吗!”

    朱遂赅这时才会意过来,便乖乖的坐在那里,捧起一杯酒佯喝,以掩窘相。

    在各诗妹的帮助下,各人都找到自己的心头好,都成双结对地走进了厢房,现场播放着喜庆歌曲《喜洞房》,甚为应景。

    朱遂贮进房之前,大贡搭着他的肩膀,悄悄地说:

    “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没有骗你吧?这是应你的美人要求而设的,使你对她一直在祈盼,待得相见时,那种炙热火烫就会暴喷而出,好好享受吧!”

    朱遂贮笑笑不作答,拥着高鼻诗妹走进了一间大房。只觉得里面隐隐一阵阵幽香飘来,陈设精致,椅桌凳几,书画筝瓶,无所不有,一张大床上的几条彩带尤其醒目,随风飘逸,不禁令他心神玄飞。

    诗妹拉住朱遂贮,示意他欣赏竹桌上的古筝。进房之前,朱遂贮听媚人说,这高鼻诗妹弹得一手好筝,是箩香楼镇山之技。

    晃然间,只见诗妹已端坐古筝旁,细细调校古筝,调试毕,便开弹,只听得筝鸣婉婉,若深山淙流,若荒谷萧风,若沧海涌涛,又如莺语轻鸣,幼犊寻母,海豚发讯。倏然间,筝乐变得雄壮有力,声声催人振奋,道道鼓人心志。

    这筝乐,令朱遂贮不禁沉静下来,思绪婉然飘回到央勐,为自己一手开辟的鼎明基地自豪,也浮现朱生幡曾经教大家所说的豪言壮语:

    我荣光,我身上淌着大明王朝皇族血『液』,我必竭力以行动恢复我大明光耀,大明皇朝万岁!

    “是啊!我是大明皇族后裔,我创造了动物机器及其一切应用,我也为了大明皇族作了贡献,可是,这些都不能公诸于世,荣耀未能加身于我,就算有千亿身家又有何用?按朱生幡的理论,一切都要慢慢来,那要等到什么年头才使我朱遂贮闪耀世界?现今世界,真的能再返回到皇帝时代吗?就算鼎明基地能控制大国,这皇帝宝座能轮到我坐吗?还是消享为上……”

    朱遂贮呆呆间,筝音戛然而止,也把他的思绪终止了。

    朱遂贮见状,振振惺忪的神思,飘然而至筝前,一手托着诗妹下巴,一手轻抚她面颊,百般怜爱。诗妹装作想再起筝声,却被朱遂贮拉住双手。

    “为何一直关注我?我也不漂亮。”诗妹说。

    “哈哈,凭你一曲已醉人,更兼你舞翩跹,歌悠扬,弯眉浅笑神韵最勾人,不关注你岂不是说我无眼光?谁说你不漂亮!”

    “口乖舌滑,不知这话对多少女人说过了。”

    “我保证,从没说过!”

    这时的朱遂贮,已是神魂颠倒,便用手去脱诗妹的衣服。诗妹连忙躲闪。

    “你我名字还没知,如何能这样!更何况还有很多娱乐设施没尝试呢!”

    “这就是娱乐,至高境界的娱乐,来吧!”朱遂贮说。

    “你就是猴急,享乐的时光要慢些再慢些。”

    “哈哈哈,多慢才符合标准?总要有开始的时候吧。”

    “那我们进卫生间吧,那里有至刺激的机要设施,物尽其用哦。”

    二人相拥走进了卫生间。推开门后才知道这里不是卫生间,而是一处温泉!

    只见烟雾缭绕,卵石砌围,旁边绿树飘摇,另外有高墙围住,泉面有似星星般的花瓣飘浮,闻似是桂花的幽香,好不浪漫!

    冷不防间,诗妹一把朱遂贮推进池中,并在岸上哈哈笑。朱遂贮并不恼,却趁她哈哈笑间,也把她扯了下来。

    二人在水中如鸳鸯戏水,好不温馨。多年以后,朱遂贮还忆起此情此景:

    桂花开了!淡淡清香,暖着人心,如细流滋润,唤醒春的步伐。纵然千里,亦记当年小桥流水,芳亭驿步。当摘三几枝,寄于泉中,亦嬉亦戏,花悦君自知……

    水花溅起,花瓣爬上二人的头上、肩膀、胸前。经过一段时间的缠绵,二人默契地上岸,走回房间。

    “其实每个事物都有它的文化,等一下让你感受下吧。你知道赵飞燕吗?就是『迷』倒汉帝的那个女人,她有个绰号,现在我们俗称它为空中飞人。”

    诗妹说完,便走到床上,舞弄着彩带,不一会,她已将自己绑住,并在空中自由施展,象是舞蹈,象是杂技。朱遂贮看得入神,以为诗妹又施展其舞姿。

    “傻瓜,来呀,还呆呆的,现在就是空中飞人表演时间!”

    朱遂贮这时还不知怎么回事,怔怔地望着她。

    “你在做瑜伽吗?”

    诗妹并不答话,利索地将仅有的内衣脱掉,并拉着彩带上下升降,一会左右摇摆,一会原地转圈。

    朱遂贮似乎明白了什么,迅速地走上前去,各种怜爱,难以细述。

    这时的朱遂贮,发出了男人鲜有的呻『吟』,和着诗妹的呻『吟』,还有彩带的“吩吩”声,甚为和谐协调。

    仙事告一段落,诗妹伏在朱遂贮身上,明显有甚强的满足感。

    “知道什么是文化的力量了吗?再跟你说些房中事花絮吧,这也是一种文化哦。晋司马炎统一三国后,将吴国后宫几千女子全部占为己有,每日在后宫中忙得不可开交。日子久了,竟不知道挑选哪个后宫就寝,于是便坐着羊车在后宫瞎转,羊走到哪间宫前,便下车与该宫后妃就寝。后来有些后宫知道这种情况后,便贿赂太监,叫他们在她住的宫前撒盐巴逗引羊儿前来。果如其然,那些羊车真的前来『舔』盐巴……”

    诗妹话还没说完,只听得有重重的敲门声,不对,是撞门声!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门已经被砸开。接着,冲进了几个人,手执冲锋枪,厉声喝道:

    “举起手来!不要动!”

    朱遂贮暗暗喃道:不就是嫖娼嘛,为何这么大阵容,拿刀托枪的。这大贡,找个这样不安全的地方玩,又说自己是盛堂的地胆!

    还没等朱遂贮思考到底是何事,冲进来的人已利索地把佢们绑住,手脚都动弹不得,分别帮佢们披上了一块布遮丑,然后往房外押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