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四零章 傻疯之药(一)
    央勐这几天特别闷热,大大不同于以往。以往每天中午都下雨,在六七月天的气温也不过二十七八度,现在却连续一周不下雨,气温到达三十多度。

    这样反常的天气,使朱生幡从来没有过的烦闷,他连忙到鼎明基地各个机察看,以解郁躁。

    自从朱遂贮回盛堂后,各项重要日程任务都交予李归政,但其管理水平不甚如意。基于这种情况,朱生幡又将全劢放在李归政身边,让他直接亲身感受和『操』作鼎明基地的一系列管理。

    这些问题老是在朱生幡脑中流转:全劢能管理好鼎明基地吗?由他来管理鼎明基地,其他侄子外甥会服气吗?

    忽然,全劢从『操』控室急速走出,并匆匆地走进了朱生幡办公室,气吁喘喘地说:

    “不好了!遂贮已被袤东警厅抓去了,关押地点把防特严,可能会累及鼎明基地,请尽快想办法应对才是!”

    印象中,全劢从来没有对朱生幡说过那么多的话,很明显,这个消息是从『操』控中心获知的。

    “你在哪里得到的消息?他是什么原因被抓的?具体关押地点在哪里?”朱生幡连番问道。

    “遂贮在盛堂市箩香楼被抓的,所有的信息都是从昆虫侦察器得来的。在跟踪遂贮被抓的过程中,我『操』控的是蜜蜂侦察器,着附于抓捕人员明显不合理,后来加调苍蝇蚊子支援。据前期遂贮的行踪推测,他这次被抓,可能与他勒索几个贪官有关,又或许与他醉酒失言有关。”

    朱生幡心头一震,惊悚忧慽悲凉诧然掠过心头:

    其一,想不到全劢这小子已然掌握了鼎明基地所有侦探工具,并用来跟踪鼎明基地自己人,这些行动,我从来没有吩咐他做,他为何擅自『操』作呢?按此分析,绝有可能连我也被他利用昆器跟踪了。

    其二,朱遂贮的行为完全为了自己的私欲,没有鼎明基地的原则,没有遵循祖宗遗训。悲哉!如果全劢所分析的是真的话,鼎明基地的机密很可能就此泄『露』,醉酒误大事也!

    “全劢,走,到『操』控中心!”

    根据全劢提供的网路监控,昆虫侦察器清晰地记录到朱遂贮这段时间的行踪。现在,朱遂贮正在接受审讯,并初步承认了勒索贪官的事实,至于如何拿到勒索款的细节,还在讯问确认中。

    这次的审讯似乎不同寻常,在审讯过程中,记录员一边记录口供,一边整理资料,并马上将资料交到后台人员,效率非常高,似乎想马上结案。

    朱生幡默默地沉思:全劢这小子真的深不可测啊!才十岁的孩子,为什么心机那么重?他全程监察朱遂贮目的何在?仅仅为了贪玩?又或者为了试验?按此看来,这小子已全然熟控整个鼎明基地的侦察器了。

    一连串的问号在朱生幡脑中高速转动,此刻,他的脑是胀胀然的,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始应对现在的局面。是啊!这是鼎明基地经历第一次严峻考验,基地虽不在国内,但按国际影响,大的国家因涉及国家重要事项,对小国输压,小国一般都会配合的,也就是说,如果朱遂贮把鼎明基地的详情供出来,鼎明基地被搜查是必然的,基地所有的一切将会休止。恢复大明伟业将是空渺无岸,自己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况。

    “全劢,按你的思路,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鼎明基地应该怎样应对?”朱生幡问全劢。

    “现在警方那边在紧凑地审讯,为了避免朱遂贮透『露』更多隐情,包括鼎明基地的所有机密,我们必须尽快行动,掩住朱遂贮的口,止住警方进一步的审讯。如今首先要确保我们的侦探器能顺利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处于主动地位,甚至可以凭借侦察器将朱遂贮放出来。前段时间已测试成功的攻击型武器,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就是那种在侦探器上安装轻型的攻击武器。具体做法是,先将密室所有的监控破坏,包括从外到内的,一边通知朱遂贮准备逃走,一边用侦探器击晕所有守卫……”

    听着听着,朱生幡不觉心头再一震,眼前的小子全劢所描述的方案,似乎很熟悉,对!就是这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隐形人案,按朱生幡熟知的,这分明就是隐形人的作案手段!

    想到这里,朱生幡不觉额头冒汗,他用手拭去,并站了起来踱步,以掩饰自己内心的震动。那时,他也曾经分析过隐形人案,也曾经在某一些节点上臆想到与鼎明基地的侦探器有类通,想不到这个类通,被眼前这个小子说成现实了。这小子的思路是自己想出来的?还是经验之谈?这小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来路?

    朱生幡也曾经怀疑,是不是朱遂贮利用侦探器而去盗窃商铺营业款,继而又象全劢所说的那样击晕守卫,从而救出蕉莞等等。

    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话,朱遂贮为什么要解救蕉莞?焦莞也曾经在央勐呆过一段时间,难道她已和朱遂贮搭上了关系?更具体地说,她已经和朱遂贮有过接触或者在商铺款丢失案上有过合作?难道朱遂贮就是警方所说的隐形第二人?大贡赌厅筹码的丢失,也与蕉莞朱遂贮二人有关吗?

    之前,朱遂贮也利用昆器探取机密,卖给海外组织。早些时候,定福公司更是反馈,朱遂贮又利用贪官的隐私勒索钱财。如今,全劢也从侦探器里详尽地展示出朱遂贮这些勾当。

    因此,按照朱遂贮种种行为判断,朱生幡完全有理由认为他就是隐形大盗!但据官方确认的,隐形人是确确凿凿的存在,是蕉莞的儿子苏现。还有,隐形人的母亲蕉莞也承认了犯案,也就是唆使隐形人在盛堂和余州盗窃商铺现金,这又是何解释?如果他真的是隐形第二人,这事就复杂了!

    “不要『乱』,大事前一定要冷静!”朱生幡暗对自己说。

    朱生幡所知的事实只是一小部分。之后,从全劢提供的资料中分析察看,他才得知,朱遂贮朱遂赅张体尚都已被袤东警厅所控制,外界没有任何人知晓。又经各丝各脉对比分析,他基本掌握了这次朱遂贮一众被抓的原由。

    “万恶皆由贪起,『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朱遂贮就撞在这二方面,可悲!”朱生幡愤愤地暗道。

    踱步在办公室,朱生幡逐渐冷静下来:

    “差点让全劢这小子扰『乱』了思路!如果出动攻击『性』武器,那等于向一个国家政权宣战,今时今日,一个家族的力量如何与一个国家较量?这事必须由定福公司在其中调停,因为只是勒索贪官,并没涉及鼎明基地实质,估计这事并不难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