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五零章 专案组傻溃(一)
    受股灾影响,大国百业凋零,大量企业破产,大量外资撤出,经济处于崩溃边缘。

    早前大国『政府』并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没有采取补救措施,在恶果显『露』出来后,才急忙找应对策略,又急忙想追究那些做空高指的人。

    所以,大国『政府』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新隐形盗案专案组,并急切地想揪出元凶。而旧的专案组秘密解散,并不对外界宣布,包括黎再在内的领导都未知晓此事。

    新专案组的工作是在极其隐密下进行。

    陶坊川对二队工作极其关注,有时还亲审涉嫌利用内幕消息牟利的人,这与他心里记挂着黎再有关,毕竟他们曾经是同一梯队的人。

    陶坊川心里有条底线,如果黎再的几个亲戚只是利用内幕消息赚些钱,再没有其它勾当,他是可以从轻处理,顺顺黎再的人情,然后再追查内幕消息的来源。

    果然,通过审讯,黎再的亲戚们确实是利用内幕消息赚了几个钱,也没有其它不法行为。

    问题却出在黎再身上,他所有的涉案亲戚都说内幕消息是从他那里来!这下,陶坊川不知如何是好了,只好按下不查,想着留待过些时日有什么变化再说,目前关键的还是要查出隐形人的去向!

    但事情并没有陶坊川想的那么简单,也没按照他所设想的方向发展。根据线人举报,黎再涉嫌指使袤东警厅人员私自释放刚收押的嫌疑人,该人因涉嫌勒索高官被抓,却马上被释放,这是黎再在其中调停所致。

    黎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陶坊川第一次向自己提出这样的疑问。他身处高位,为何如此卖力张罗这件事?这个被放的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劳昌松认为事关重大,不能搁之不管,要立刻深查。陶坊川认为还是先作调查,看看情况进展如何再酌情处理,所以他一边尽力调查,却把调查得到的情况暂时掖着,希望能给黎再一个人情。

    这时,陶坊川又接到黎再的电话,约他见面。陶坊川犹豫着,不知该见与否。

    陶坊川估计,新专案组虽然是秘密成立,但黎再身为中央委员,官任要职,且曾直接管辖警察战线,人脉广泛,应该是知晓此事的,自己绕过了他而当上了组长,这事不知如何向他交代。不过,已上到这个级别,做事不必畏首畏尾,更何况,越是高层,越是尔虞我诈,尔倾我轧,何须向人交代!

    想到这里,陶坊川决定暂时不与黎再见面,便以忙作托辞,把见面的事推了。

    不久后,陶坊川收到了一条信息,上面显示他老婆黄哿漾炒股资金出入和购入抛出股票的具体明细。

    发信息的人其用意很明显,就是想道明,身为新专案组组长的陶坊川,其妻名下存在利用内幕消息炒股牟取暴利的嫌疑!

    陶坊川细细思度,当即已猜出信息是黎再指使他人所发。至此,陶坊川也确认,自己老婆的股票帐户莫名买入股票是被人『操』控的结果,而黎再却利用它来要挟自己,目的是迫使自己不要再深入查处股市案。这进一步说明,黎再肯定参与到股票案中,最起码是涉及内幕交易。

    就是这条信息,更加坚定了陶坊川的决心,所谓身正不怕影斜,接下来,他要无所顾虑放下包袱地开展侦查工作,也不准备为黎再掩饰任何情况了。

    于是,陶坊川和劳昌松全力投入,累日计夜地在商讨研度具体细节。

    当陶坊川说出那个被抓后又立刻释放的人的名字后,劳昌松若有所思,抬头努力地回忆,并轻声喃道:

    “原来是他,对,他就是金眼公司后山厂厂长。”

    “你认识他?什么来头?”

    “看来我们找着路了!朱遂贮,一个程序员,电脑高手,金眼公司骨干,这一切,似乎都和隐形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劳昌松语气渐重地说道。

    接着,劳昌松将曾到围鹿村和后山调查的前后经过告知陶坊川,并详细讲述朱遂贮的背景及其背后朱生幡的种种关系。再经详细讨论,他们基本上已达成共识。

    此时,他们不知是兴奋还是担忧。十九年里发生的若干离奇悬案,现在出现了新的关键人,对手的强大与否,未可估量。凭直觉,他们认为朱遂贮朱生幡并不是真正的幕后人,但想挖出真正的主谋,必须要过朱遂贮朱生幡这一关!

    “不管他们有什么来头,先将他们拘捕审问再作打算!”陶坊川坚定地说。

    为了使拘捕朱生幡朱遂贮二人的计划完美无遗漏,新专案组经多次讨论,并与特警网警磋商,终于拟定了方案。

    次日,八队传来消息,举报人梨莎已无故变傻,走路跛拐颠『乱』,两眼无彩,唾『液』常流,口中喃喃不知所语。

    陶坊川大吃一惊,与劳昌松一同找到梨莎,亲眼见到此状后,心情无比沉重。二人稍作商量,决定先拘捕朱生幡和朱遂贮,梨莎的事暂按不理。

    事不宜迟,新专案组马上召开讨论拘捕朱生幡和朱遂贮的会议。劳昌松分析了形势和抓捕准备工作:

    “因为朱生幡在缅甸禅邦控制区央勐开设有公司,而他和朱遂贮也长期呆在央勐,这对我们的抓捕提出了更高要求,必须与禅邦当局沟通才能行动。假若如此,又怕走漏风声,对抓捕行动不利。还有一种方案,就是等二朱回国,才执行抓捕,我个人偏向第二种方案。大家有什么看法,现在可以提出。”

    “如果计划在国内抓捕朱生幡和朱遂贮,他们二人短时间内不回国怎么办?按目前形势,抓捕行动由不得拖延。”一组员说道。

    “这个提法正确!所以,我们就要从如何引得二朱回国这方面做文章。比如,通过税务署或工商署召集各企业负责人集中开会;又如,通过国家商贸部颁发荣誉奖,提请二朱领奖等等方式。又或者你们有更便捷安全的抓捕方案,都可以提列出来,这些都需要大家论证,择取最佳方案实施。”

    正在讨论间,陶坊川发现身边的一个组员神情异常,紧接着又伏在桌上睡了过去。他定睛一看,很多组员头上脸上都有蚊子扎着。随后,又有一个组员出现类似情况。陶坊川下意识地捂着头,并用手在桌底下扯一下劳昌松,瞬间,二人同时伏倒在椅子上,后又鼻涕污面,脚颤身搐。

    此时,新专案组所有组员都已横七竖八的伏在台上,倒在椅中,卧于地下。会议室门前的警卫亦无幸免,所有人象是一窝在蠕动的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