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五四章 暴魔辣手(三)
    警署根据科修匠工现场录像,还原了当天整个事件的经过:一大早,一班人来讨说法,当那班人见到杜觇后,便一涌而入,追赶着杜觇,杜觇迅速闪进一个房间关好门。门外人发狠地砸门,没多久,门上的应急灯连着电线也给震跌下来,门前的几人似乎是触电了,直到警方赶到。

    大贡闻讯也赶到了警署,急切地了解情况后,便想保释杜觇出来。警方却说案情重大,暂时不可以保释,因为在科修匠工里死了二个人,并打开录像给大贡看。

    大贡仔细地观看监控录像,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挤在讨说法的人中间,并时不时在几人耳边嘀咕着。

    当杜觇出现后,这个人手指着杜觇,又在那几个人耳边说些什么,后便溜走了。之后,那几个人便追着杜觇,直到在门外触电受伤或身亡。

    你道那个熟悉的面孔是谁?他就是汤苟程!自大贡在央勐的赌厅倒闭后,给了几千元给汤苟程,并说明以后每月不再补贴一千元给他了,叫他好好上班,希望得到朱生幡的重用。如今,汤苟程带着一班人到科修匠工捣『乱』,是什么来头?

    大贡拿起手机,找到汤苟程的手机号拨去,却是空号,又想到向朱生幡了解汤苟程的情况,便想给他打电话,但转念一想,此前朱生幡都不接电话,现在找他也未必会听。罢了,通过其它途径了解吧。

    几经波折,警署宣告死者属冲击店铺意外死亡,科修匠工因电路维护不符合安全规定,负次要责任,只要求科修匠工赔部分钱和殡葬费抚恤费等共计30万。

    之后,杜觇终于被放了出来。大贡询问了些情况,并将汤苟程的情况告诉杜觇。杜觇听后若有所思,并叫大贡不要管这件事了。

    在全劢的协助下,杜觇知道了这次投诉人冲击科修匠工的来龙去脉,并计划好应对措施。

    这事得从蓝水人省阁说起。自从省阁四肢残断耳目失觉后,回到家里寄养残年,没多久便撒手人间。

    省阁的二个儿子告数告学当时正值血气方刚之年,发誓要找大贡报仇,但他们虽有血气方刚之激愤,无奈他们家已是树倒猢狲散,势单无助,只得强忍迸发之气。

    如今,兄弟俩经十几年的打拼,积累些粮资,攒凑些人脉。他们经营着一间叫俏丫的电器连锁品牌店,在盛堂市也有部分门市。因为科修匠工较为出名,厂家将俏丫电器的维修业务都交予科修匠工处理。

    那天,告数和一位员工交谈得知,科修匠工实际控制人杜觇是大贡的儿子,顿时怒从心生,想不到自己这么多的生意给了仇人的儿子做,他立刻决定终止科修匠工的维修业务,并将此事告知弟弟告学。

    告学经细细思考后,不同意告数的方案,并说出了具体理由,后又向告数讲出他的计划。

    告数听后晃然大悟,认同告学的计划,并依此做了准备,磨拳擦掌,准备将杜觇的科修匠工打垮,将大贡的儿子送进地狱。

    后经告学筹划,趁科修匠工招聘电器修理师傅之际,安排几个自己的师傅混了进去上班,其主要目标是将客户拿来维修的电器重要零件更换成次品零件。另外,告学又安排多人拿着电器去科修匠工修理,混进去的师傅依样作了手脚。

    累积到一定的人群后,告学便在网上发布维权通知,约定了时间,共同上门维权。于是,便有了打砸科修匠工的事件发生。

    那为何汤苟程又混在人群中呢?原来,汤苟程自大贡撇下自己不管后,他也无心呆在央勐,不久后也离开央勐回到了蓝水。

    此时,告数告学兄弟事业已初有小成,因汤苟程和他们是同宗属祖,便厚着脸皮乞求工作机会,并添油加醋地讲述大贡如何心狠手辣,如何耍手段吞并星际厅,又幸灾乐祸地说了大贡的银河厅浩宇厅如何倒闭,大贡如何落泊的境况。当然,他求大贡收留的情节肯定不会说的。

    因此,汤苟程又获告数兄弟收留,做些鞍前马后工作。

    当告数获知科修匠工实际控制人是大贡的儿子杜觇时,便找到汤苟程做确认工作。

    因此,汤苟程便亲身到科修匠工店偷偷鉴认,确认科修匠工的确是大贡的儿子杜觇掌控的,告数告学兄弟便谋划了上述行动,并由汤苟程暗中指认杜觇,想趁『乱』将杜觇打死,所谓罪不责众,没想到意外地死了二个自己人,且杜觇『毛』发未损,真气人!

    告数非常不舒坦,越想越气,却又想不出什么方法。此时的他,真想执刀上门把大贡杜觇宰了!告学叫他不要冲动,此事要从长计议,因为十多年都忍了,不要争一时之气。

    清明时节,告数告学兄弟双双返回老家扫墓,他们家族人口繁衍阜盛,每年祭祖扫墓都是浩浩『荡』『荡』,在乡中闾里势力甚足。

    那天,族中几百人在拜祭十世祖,灰沙坟周围站满了黑黝黝的人群,附近空地停满了轿车。

    众人正在扫墓间,却听得一阵刺耳的汽车喇叭声从停车的地方传来,且连续响着,甚是烦人。有人走过去看过究竟,听得声音是从一台铲车里传出来,但没见到驾驶室有人。

    “谁的车?可能是车有故障了,快叫车主来处理!”有人说。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车是谁的,铲车也没牌号。汤苟程急忙走过去爬上车,想打开驾驶室着个究竟,门却紧关,根本打不开,他又透过玻璃细细观察,确认里面是空空的,根本没有人,又走下来,上下里外观察,也没见到任何人和物。

    “这是谁的车?印象中没有人开这种车回来。”

    汤苟程一边说,一边又踏上铲车猛拍车窗,但刺耳的声音还不断响着。他怒了,连忙跳下来,想去找把锄头砸开车窗。就在他下车后,那铲车猛然启动,直轧向汤苟程,可怜的汤苟程,立刻被轧得血肉模糊,报销了人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