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五五章 暴魔辣手(四)
    外围观看的人惊愕不已,稍过片刻后,连忙去告知在扫墓的人,急切地想知道车主是谁。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但没有谁知道这辆车的车主,而刺耳的声音还不断地响着。

    大众怒了,纷纷拿地锄头铲子等工具想砸烂驾驶室,有的捡起石头往驾驶室掷去。

    这时,那铲车又启动了,快速地冲向人群,可怜那些走得慢的人倾刻作了轮下鬼。

    “快快报警!开我和告数那二台越野车前后把它堵住!”

    告学话还没说完,铲车已开到他面前,并把他置于轮下,顿时血流浆溢,甚是凄惨。告数也躲不及铲车的冲击,作了冤魂。告数告学兄弟家的老幼见状,在旁边抚尸大声啕哭,因此也惨遭辗轧而亡。大家纷纷大喊有鬼,并四下逃命,不敢多窥一眼那铲车。

    铲车来回碾轧,顿时停车场变成了血肉屠场,外围呼声嚎啼,甚为凄惨。据不详统计,不下三十人惨死于铲车轮下。经过多番横冲直撞后,铲车似乎有停下来的迹象。稍缓后,铲车冲出停车场,直驶向路上,很快就消失在树林中。没有人敢喊,也没有人敢追,缓了很久,才有人想起报警。

    警方闻讯,迟迟不敢出警,直到二三小时后才姗姗来迟,那铲车早已影踪全无。经过调看附近公路警备监控,无发现铲车的去向,只查到铲车是从盛堂开来,驾驶室上空无一人。

    这件惨异奇案,迅速成了社会热点,大众议论纷纷,很自然地与隐形盗案联系起来。所不同的是,这次犯案目的是残害人命,之前的犯案皆为钱财。

    不出几天,那台铲车从一个山塘里打捞上来。当那辆铲车被起重机吊上岸时,警方的人久久不敢走近,过了很久确认无异常后才颤颤的走过去,开始拍照检查取样等等工作。

    又过了几天,警方从铲车入手,经多方面核查,终于搞清楚了该车的来源。此车原是报废车,是杜觇从修理厂低价购得。铲车已被改装加大马力,并设计成可摇控驾驶方式,原来如此!

    警方迅速逮捕杜觇,查封了科修匠工,并带走科修匠工的主要干事以配合调查。

    当押送杜觇的车辆在一红灯处停下后,司机感觉到车子有点异常,便下车查看,原来是四个车胎都没气且瘪了,甚是蹊跷。他不作多想,急忙请求调用车子。

    押送杜觇的二个警员也慌忙的想下车察看究竟,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司机在团团转,等待备用车到来时,却见到车上的警员已睡伏于车上,而杜觇悄然不见影踪,大为惊诧,也不敢上前察看警员情况,只得紧急上报。

    当支援的警员到达现场后,也不敢牟然上前,踌躇一会后,终于有大胆的人上前察看二个已然晕倒的警员。只见那二个警员熏熏沉睡,腰间的手铐钥匙连着手铐丢落在车内,原先捆绑着杜觇的绳索也被剪断丢在一边。

    很明显,是杜觇的同伴弄晕二个押护警员,并解救他逃走了。而这个过程都是毫无声息的!

    之后,警署一方面在主要街口道路布控关卡,对过往车辆严格搜查,又对杜觇逃走的附近区域进行大搜捕。

    另一方面,派员到机场、火车站、汽车站、渡口等外出点蹲守搜查,以防杜觇外逃。

    大贡和淮涣第一时间被警署传唤审讯,此时佢们还不知道杜觇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经了解后都大吃一惊。

    与此同时,警署还传唤了杜觇的亲朋好友、科修匠工员工,还有现时与科修匠工有合作的公司等等。

    朱遂赋是鼎明集团与科修匠工的联络人,也被传至警署问话。朱遂赋将科修匠工与鼎明集团项目孵化部的合作情况详细地向警方供述,经警方查证,这些合作项目中,并没有涉及到铲车自控技术。因此,鼎明集团撇清了与杜觇碾人案的干系。

    被传讯的科修匠工资深师傅向警方透『露』,杜觇对各种器械的研究都非常投入,且有专门研究室,只有少数几个技术骨干获邀才能进去。

    根据这个口供,警署马上重点搜查科修匠工研究室,发现杜觇正在研究的各种机械设计,构思新颖,精巧实用,实属天才设计。警员全部将这些资料带走,以备查索,并查封了科修匠工。

    警署又经对其他相关人员的审讯得知,这些人对这件案子毫不知情,更说不上配合杜觇作案。

    警署又根据治安监控细查可疑车辆和人员,但没看出任何端倪。经全城大搜索,也没有杜觇半点消息,他似是人间蒸发了!

    这时,社会上对此事热议不断,都说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能自个策划并实施一件如此血腥的惨案,觉得不可思议,而且又轻松逃脱,不留半点痕迹,更觉有神相助。

    在热议间,大众很自然地又与隐形人搭上了关系。是啊!这隐形人案已多时没人提起,警方至今也无任何新说法,这是为何?

    的确,警方已把多件关于隐形人的案件遗忘多时了,因为绝大多数经办过这些案件的警员无一幸免地变成傻子疯汉,而且所记录的案件资料已全然空白。

    那些变成傻子的警员家属不断的向其所属的警署讨说法,更加使许多警员和警署领导对此案的忌疑,甚至惊悚,所以不想置身于此案,不想揽事上身,怕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象佢们一样变成傻疯之人。这样,警署上下都在劝抚和敷衍那些家属,只说在加紧查办。

    抓不到杜觇,警方只有将精力放在审讯大贡和淮涣,可是二人实在不知情,没能审出有用的信息。

    大贡在被审讯的闲暇间,反思杜觇的点点滴滴,他小时候的情景又一一现在大贡脑间,对于杜觇的幻影肚,苏现的半脸,全劢的玉臂,朱缔沾的玉指,似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再对比几乎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隐形案,大贡似乎悟到了什么,但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太痛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