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六零章 后山玄关(三)
    “应该没有什么玄关暗道,这通道只是一条直道,道两边都是墙,没有任何去处,佢们设计这条通道有何用?难道是用来避藏人?没有贮藏食物和水,怎么行?不对,通道的另一侧,应该还有我没有知道的另一个天地!就如我走进来的一侧一样。但是在这堵胡同里瞎弄也没有什么用,不如回到『操』控室再仔细研究一番,或许可以看出什么倪端来!”朱遂赋嘀咕着往回走。

    这时,朱遂赋好象吸进了一些灰尘,连续打了几个喷嚏,鼻水也流了出来。他连忙从装砹铍的包里拿出纸币擦拭。

    待到擦拭完毕,他感觉到背后有点不同,对!是一阵凉风吹来。他转头一看,后面居然是一条很长的通道,刚才那道墙已不翼而飞!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朱遂赋诧异万分,不敢移动半步,只在那里疑『惑』地看着通道的另一端。

    “现在的现场和微侦探得的景象是一模一样了,既然是来探个究竟的,过去看看吧,有砹铍指令微侦,还有电枪,不用怕!”

    朱遂赋想完后便转身走向那一端。这边的墙壁地板和原来的差不多,只是感觉有点『潮』湿和嗅到微微霉味。约么走了十分钟,看看前面还有很长,好象这条通道走不完一样,他犹豫地停了下来,打开砹铍,想通过微侦再看清路径,但此时的砹铍已无信号。他迟疑一下,决定往回走,待回去查清路径再探也不迟。

    往回走了十分钟,朱遂赋发现和来时的路已不大相同,两边墙壁已变成了大理石,上方由原来的拱形变成了平整的方形。

    此时,朱遂赋渐觉慌意,虽然他知道这大约和鼎明基地的一样,是整套机关玄隘,但毕竟是自己一个人置身于未知的地方,不敢久留。

    于是,朱遂赋想用手机联系朱生幡,但是手机却完全没有信号!又打开砹铍,尝试联系微侦或厂里负责人,但砹铍依然没有信号。此时的他,已六神无主,只得硬着头皮向前走。

    顺着通道走了不久,朱遂赋看到远处有明显的光亮,他也不管是什么情况,只想走出去,便加快了脚步,甚至是以奔跑的速度前进。

    亮光处渐近,突然,他看到有一个人在前面向他张望,他警惕地停了下来,再仔细一看,不是一个人,是二个,啊不!是三个四个五个,很多个人在向他张望!

    此时的朱遂赋顿觉心惊胆战,猜疑着前面的人是什么来头,并『摸』出电枪紧握着,做好了出击的准备,以防对方袭击。此时,他『揉』『揉』眼睛再细看,啊!前面原来是一副镜子,不,是一副多棱镜!他所见的人就是这副多棱镜照『射』出的自己!他扶着墙壁谨慎地前进,尽量不看镜子,以免自己吓到自己。再经过仔细确认,尽头的确是一面多棱镜,前面已无去路!之前所见的亮光,就是镜子反『射』所致。

    朱遂赋失望地掩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他心里暗暗抱怨着:阿叔派遣我到这里来,没有告知所有的关隘,害苦我也!假如能出去的话,我必然拒绝这份差事,什么皇室第一继承人都是空头的,现在连命都不知道能否保得住!

    此时的朱遂赋很想往回走,但是一阵疲劳袭来,困意浓浓,他不禁的连打几个哈欠,便细想,回头也不知能否找得着出口,不如在这里等等,或者歇歇,稍恢复体力后再作打算。

    于是,朱遂赋坐下地下静候,旋即瞌睡来袭,他便双手围抱着腿,前额伏在手臂上,闭上眼睛,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梦里,朱遂赋听到有人在喃喃细语,又听到流水淙淙,闻到花香飘逸,之前的惶恐惊诧已然一扫而光。后来,他好象乘着一辆开蓬车,浏览着这美景,又辗转到了几间房子,这个过程中,他都是悠然自得。

    随着一阵哼哼吼吼的声音传来,朱遂赋被惊醒了,他睁开眼一看,此时自己已身处于一间暗室内,那声音是从不远处传来的。梦里的愉悦心境倾刻被现境击碎,惶恐重新占据在心,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入了地府。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他用手捏了大腿一下,还好,有痛感,还是活着的!

    朱遂赋无及多想,『摸』『摸』腰间,电枪还在,便怀着大不了一死的心态,把心一横,轻轻地站起来,蹑手蹑脚地往声音方向走去,看看那里究竟是什么东东在叫。

    走不多远,声音越来越清晰,可以判断,这是一个人发出的,象是胡言『乱』语,又象是吆喝别人。到了可视距离,他终于看到前面的境况:那是一个白发老人在胡『乱』叫喊!

    惊讶之余,朱遂赋不由自主地又向前走,终于看清了前面的情况,那老人是被困在一个铁栅栏里,他双手抓住铁栏,头不停地抖动,同时呼呼唧唧地发出令人厌烦的声音。

    突然,那老人似乎看到了朱遂赋,抬起手来往前指,语调和之前截然不同,只听到他腔圆气正地说道:

    “我叫力本!我是围鹿村人!我是隐形人!我是金眼公司的人!我偷了银行的钱!我偷了很多人在银行的钱!我做空股市!我赚了很多钱!我太高兴了!我什么也记不起了,我可以变身,我可以来去无……无踪,我在美……大……大国有很多……多钱,我……我……我……搞……搞了很多多多女……女人,别主意……我……供供出出来……叮叮噔噔,咚咚哈哈……%@~^%%@……”

    白发老人似乎累了,已说不下去,只能用些听不懂的声音胡哼『乱』嗑。

    朱遂赋又怀疑自己是否在梦里,再次使劲地捏自己一把,还好,还有痛觉。

    白发老人似乎累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逐渐变小,最后停了下来,并且马上仰卧着,似乎睡着了。

    “这老人难道是疯了?为什么他说自己是隐形人呢?还说了那些被认为是隐形人干的事,他真的是隐形人?隐形人为什么变疯了?他与杜觇有什么关系吗?他真的会隐身吗?他为什么说自己是金眼公司的人?阿叔知晓吗?所有的一切,包括眼前这个白发老人,都是阿叔在背后『操』控所致?我倒想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