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六一章 后山玄关(四)
    朱遂赋暗暗嘀咕着,并壮着胆,向前挪了几步,这个距离使老人已清晰无遗地展现在眼前:卷白肮脏的头发,浓黑的眉『毛』,双眼紧闭,权骨高耸,沫『液』满沾嘴角,似乎真的睡着了。

    朱遂赋再仔细观察铁栅里面的情况,除了老人睡的席子被子外,还有一个钵盘,再没有其它物品了。

    “我究竟身处何方?什么鬼把我安排到这里!我要回去!”

    朱遂赋想到这里,不由下意识地『摸』『摸』裤袋,手机却没了,再看看肩上和周围,原来携带的砹铍也不见了!

    这下他紧张起来,心里想道:万一砹铍里的资料被人获取,阿叔交给我的任务和机密岂不是被泄漏了?还有手机里有很多关健的通讯及其资料,如果泄漏,鼎明基地的秘密岂不是会暴『露』于众?这不仅仅是当不当皇位继承人的事,而将会面临牢狱之灾!

    后又转念一想:现在都不知道命在哪里,管那么多干嘛!

    朱遂赋再『摸』『摸』腰间,确认电枪还在,于是,他胆子又大了起来,大踏步地走近老人,却隐隐闻到了一阵臭味,那可能是老人久未冲凉的味道。他掩着鼻,看看里面确实是空无一物。因怕惊醒老人,他便轻步走到栅屋一侧,却见到也是墙壁,看不到出路。

    这时,他听到后面有些异样声音传来,猛地转头一看,是一只狗!只见那只狗呲牙咧嘴,低着头,眼睛却恶狠狠地向上盯着他。

    见到此阵势,朱遂赋脚已酥软,想跑却跑不动,只得浑身打震地缓步走向狗的对面方向,并不时地掉头窥看那只狗。那只狗也慢慢地跟上来。

    朱遂赋在掉头之际,迅速拔出了电枪,钣扣朝那只狗击去,但是电枪似乎已失灵,再连钣几扣都不中用,此时的他已是惊恐万分,又看到两盏灯笼般的光『射』来,在这微暗的空间显得特别耀眼。再细看一下,后面已变成了多盏耀眼的灯笼。

    不,那是一个狼,一群狼!只有狼的眼睛在黑暗中才会发出这样的光。

    这时,不知是那里来的力量,朱遂赋撒腿急跑,其速度堪比跑步名将博尔顿!

    跑了不久,路已由水泥或大理石底变成了碎石泥土和杂草,变得凹凸不平,两边又见到些灌木藤蔓青苔。

    朱遂赋顾不得那么多,左绕右拐地直向前冲,前面逐渐光亮,似乎是一个洞口,这使他更加有动力,又一口气跑了十分钟,此时的通道已完全变成一个山洞,且洞顶越来越矮。伴随着刺眼的光,他拨开一摞摞青藤花蔓,一丛丛芦苇剑草,终于走出来了!但他却不敢停留,稍观察下前面地形,又急步快跑离开。

    原来,这里就是一座山,此时朱遂赋正处于山腰,山间密林遍布,草没人头。

    朱遂赋推测,这应该是后山,但此地却不能久留,怕的是那群狼还会追来。于是,他侧身探步,扶木抓藤,拨叶踏丫,逶迤往山下走。在确认后面没有狼群追赶时,他拿出电枪,仔细查看是什么原因导致它失灵,原来是储电池掉了!

    来到一潭溪流处,水清草秀,卵石鱼儿相影。朱遂赋早已渴透,走下溪里,洗把脸后,便捧水狂喝,顿时精神起来,疲劳一扫而光。

    此时已是黄昏,山深野密,朱遂赋担心会有其它意外,便又匆匆地沿着山路而下。幸好,不久后他见到了人迹,问清情况后,他才知道这是后山旁的围鹿村,刚才的山就是后山。他借用村民的电话联系上鼎明集团后山厂房负责人,后不久,厂车把他带回到厂里。

    回到厂里,朱遂赋草草吃过饭,便倒头大睡,他实在是太累了!这夜,前一天所经历的也移载在梦里,那狼群的刺光把他吓醒,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早晨的阳江照『射』进来所致!他一骨碌的坐了起来,回想昨日的经历,不觉心慽慽然,理顺了思绪后,向自己提出了一系列疑问:

    为什么通道会自动打开?我为什么在那里睡着了?我蹲着睡过去的时候,是谁把我领到那个疯了的白发老人旁边?那些狼为什么追不上我?我的手机砹铍电枪电池是谁拿走了?以上所有行为都是杜觇所为?还些状况阿叔全部知晓吗?我该不该向阿叔汇报这些情况?下一步工作怎么办?我该不该退缩?

    经过一天的思考,朱遂赋有了主意,他决定到央勐和阿叔见面。因为朱生幡一直有提醒他们,重要的事不能用电话联系,可以用特定代码发信息交流,但是阿叔交给他的代码没带在身,更加没有记熟。唯今之计,只有面谈。

    对于朱遂赋的回来,朱生幡甚觉惊讶,连忙问个究竟。

    朱遂赋详细地将那天经历能记得起的都毫无保留地告知,并有打退堂鼓的意向。

    朱生幡开始听朱遂赋描述时微微一怔,但很快便恢复了原样,后表情变得异常凝重。

    “那边的机关隘要比鼎明基地复杂得多,挺吓人的,又有那么多来路不明的怪人怪物,吓刹我了,如果能叫朱遂贴作伴,这个任务还可能可以继续。”朱遂赋叹气道。

    “我查清楚情况过些时日再作定夺吧,你好好休息几天,有什么新情况我会告诉你,这些事暂不要向其他人说,相信你会胜任大明皇位的第一继承人的。”

    朱遂赋走后,朱生幡陷入了苦苦沉思。对于杜觇意外出现在后山,他顾虑重重,又大『惑』不解。

    这小子戾气满,杀心重,难道是斯朗润把他寄藏于后山?他这样做有什么目的?更重要的是,后山除总『操』控室外,都已全然处于监控下,这必是定福公司所为!怪不得自己的每一步计划,斯朗润似乎都很清楚。鼎明基地会有相同遭遇吗?如果是的话,那跟定福公司的合作是无法进行下去了,相反,定福公司就是我们的敌人!

    在最初的协议中,金眼公司允许定福公司驻扎于金眼公司后山厂房旁。因为保密需要,定福公司又要求将其办公室绝大部分嵌入山体里,并且这个工程由佢们来筹建,朱生幡也同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