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六二章 后山玄关(五)
    原来斯朗润这样做,是把这里当作佢们的窝巢,从事龌龊见不得光的勾当!那么,佢们是如何与杜觇勾搭上的呢?哦,杜觇的创意是否和定福公司有关?又或者是定福公司看上了他的创意而将他网罗在旗下?杜觇能有这么足的底气一口气辗杀了那么多人,应该是有定福公司在背后撑腰吧?

    那么,定福公司支持杜觇辗杀这么多人有何目的?从目前情况来看,在这件事上,定福公司根本不存在任何经济上的利益。所以,两者的关系和瓜葛,还要进一步探讨。

    另外,那个白发老人又是怎么回事?胡言自称是力本,自称是隐形人,将几件隐形案都揽算在自己身上,这是疯话吗?就算是疯话,也必有其根源,他所说的应该与他有很大的瓜葛!

    他真的是力本吗?据昆器探得的资料得知,力本在新专案组脑中颇为神秘。他失踪了十几年,现在居然出现在后山定福公司控制的范围内,如果他真的是力本的话,这其中隐藏着什么阴谋?

    噢,对了!我曾经和斯朗润提及过隐形人案和杜觇案,他都是吱唔敷衍而过,难道这隐形人都与定福公司有关?全劢和杜觇很相投,不如和全劢谈谈,看看是否能透『露』什么信息才作定夺。

    朱生幡回到盛堂见到全劢时,他正在潜心研究着一个代码,对于朱生幡突然的回来,有点意外。

    “杜觇那辆无人驾驶铲车是如何设计的?你清楚吗?他曾经和你商讨过相关技术吗?”朱生幡问道。

    “我们在一起都是讨论电脑机械技术,哪些技术与他那辆铲车有关,我一时之间没想得起,他所设计的东西都是汇集很多人的创意,这也是他科修匠工的理念和宗旨,具体的设计我没听他说过。曾经有办案人员问过我关于他的问题,我也是如此回答。”

    “你猜测他可能会到哪里去了?有可能逃到央勐吗?他还有其它特别的设计吗?我们采纳和资助了科修匠工的项目分别有哪些?”

    “去向我不清楚,不可能去央勐吧。科修匠工具体创意全部罗列在科技资助表,等下我打印给你。”

    全劢说完便打开电脑,忙碌起来,很快就将科修匠工被资助的项目列表交由朱生幡手里。

    朱生幡感觉问不出所以然,带着全劢给的资料便匆匆离开。他边走边思忖,是否有必要会会大贡探探口风。

    这时,朱生幡的手机响起来,是斯朗润的来电,大约是催他准备移交事项,另外还说了几件定福公司为他造势的事。朱生幡一一答喏,并客套地说谢谢。

    事到如今,只有查清楚后山的情况才能做下一步工作,这个工作非常复杂,单凭朱遂赋李归政可能难以完成,怎么办呢?

    朱生幡沉思良久,不得要领,便又走进办公室,坐上悠『荡』椅,在电脑上发出一连串代码符号,如此点点刷刷一番后,那眉头还是紧锁着,又突然站了起来,自言道:

    “看来这事还得朱遂贮和全劢配合才行,暂且把他们当作自己人吧,只要做好防备,设置好后备方案,就算全劢是隐形人朱遂贮是定福公司的细作,都不可怕,我都有能力把握掌控整个局面!另一方面,也可由此进一步观察二人是否真的已叛变。”

    作出决定后,朱生幡马上组织朱遂贮、全劢和朱遂赋深入查探鼎明基地线路情况,因他担心鼎明基地也被监控了,又暗地嘱咐朱遂赋:

    “要慎密清查,多留一些心眼,要全局审断,若发现有什么异常不必支会朱遂贮和全劢,他俩有什么异常情况,都可直接告知于我。”

    经过三人的一番查探,并没有发现类似后山被秘密监控的情况,朱遂赋也没发现朱遂贮和全劢有任何异常情况,朱生幡从侧面观察朱遂贮和全劢,觉得他们的表现也非常正常,朱生幡这才松了口气。

    因此,朱生幡便放心遣用朱遂贮和全劢,组织他俩和朱遂赋拟定查探后山监控方案,并召集朱遂贮、朱遂赋、全劢、朱遂贴到后山开会,说明需要查探的情况,吩咐大家准备的工具,一齐通过微侦探察后山厂房、办公区及其定福公司办公区。

    这个计划是秘密进行的,除上述人员外,后山厂房其他普通员工都不知晓。当然,朱生幡没有把朱遂赋此前所描述的告诉大家,包括见到杜觇和白发老人的事。

    于是,几人分工合作,启动了各式侦探器循线而去,捕捉信号并依号跟踪。

    根据微侦发送回的镜头得知,整个后山区域的针孔摄像头多达千个!可谓触目惊心。后山所有的运作,等于全然置于对方眼下,尤其是办公区,所有的机密无疑已全然暴『露』。

    朱生幡不作多想,继续要求指令微侦查找针孔摄像头的源头。结果真如朱生幡所怀疑的一样,所有线路都汇集到定福公司的电脑主机!

    但是,令朱遂赋纳闷的是,无论微侦怎样搜探,都找不到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包括那副多棱镜,那个白发老人。后来仔细想想,那些地方完全没有信号,是微侦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所以没能传回多棱镜和的发老人的影像。但他没将这些疑问和实际情况向大家说。

    在这个事实面前,与定福公司决裂是不可避免!但是,不能以公开宣告声形式决裂,只能默默地『摸』清对手详细情况,然后给予对手狠狠一击,做到一击即溃!

    朱遂赋建议,将定福公司秘密设置在后山基地的探头通通拆掉,以防定福公司继续窥探监控。

    朱生幡对此沉默不语。

    朱遂贮听后摇摇头,说:

    “这样做等于告诉定福公司,我们已经知道佢们的所为,那样与撕破面皮无异。如今只有继续装作不知,以此来蒙闭定福公司,如果有重要的事或重点产品测试,一律转移到鼎明基地就可以了。甚至我们可以在后山基地大张旗鼓地演几场戏给佢们看。比如,如何尽力地想办法满足定福公司提出的要求,又或者为报答定福公司一直以来的支持,而在努力地立项,使双方都能互惠互利等等。”

    “嗯,这个提法很好,不过,不能演得太过,毕竟斯朗润是个老江湖,怕他看穿。”朱生幡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