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六四章 备战(二)
    “好阴险啊!上次把我吓个半死,幸得我命大,找到了出口逃了出去。那个出口好象是一个山洞,直通山腰,山那边就是围鹿村。听说力本就是围鹿村人,定福公司利用我们划给佢们用的地方作这些龌龊勾当,不但想将一切嫁祸于我们,而且还要挟我们,真可恨!”

    朱遂赋忿忿地说。他已忘记了朱生幡的交代,这事不能向其他人说起。

    对于朱遂赋的漏嘴,朱生幡也不作计较,因为此时这事也必须为众人所知。他沉默了一会后,便叫大家坐到会议桌上,准备商量对策。

    朱遂赋对于上次在后山的经历,至今还心有余悸,似乎留下了心理阴影,对于来到后山工作,他是一百个不愿意,所以他表态说不愿留在后山,如果有什么工作,让他在鼎明基地或泾渭堂完成就没问题。

    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朱遂贮现阶段总是浑浑噩噩,对人对事似乎都麻木了,只表示愿意听从大家意见,如果决定对定福公司出手,他会全力支持。

    全劢表示,定福公司已是后山基地的毒瘤,非铲不可,而且要比处置新专案组成员还要更彻底,计划要更周详。

    朱生幡表情严峻地看着众人,右手紧握着拳,有力地捶在桌上,说:“好,决定开战!”

    这时,助手斘册走到朱生幡面前,轻声地说:

    “这次,请老板还是三思而行,因为对手是一个美国间谍组织,有很路子线索我们还没理清,恐怕影响大局。”

    “一个国家的专案组我们都降伏了,这个身处异国的组织,难道我们就不敢挑战?彼消此长啊!现在已是你亡我活的时候,稍有仁慈,鼎明基地、后山基地和泾渭堂就会易主,我们悉心研发出的动物机器、侦探器、禅安『露』也将为人所用,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大明裔脉将会遭受重大创击,届时,我们只能在监狱里捶胸顿足,甚至,我们一众都要尝尝长休饭永别酒的滋味。这绝不是我们大明子孙的风骨!更何况,现在我们已有足够的力量将定福公司击败。”

    现场一片沉静,无人答话。良久后,朱生幡又接着说:

    “斘册,来,你也坐上桌来,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斘册静静地坐到会议桌上。朱遂贮和朱遂赋疑『惑』地看着,期待着朱生幡的发话。

    “斘册跟随我多年,任劳任怨,默默地支持我的工作,这也等于在支持鼎明集团的工作,不,是支持我明皇朝的大业,他的忠诚、睿智、进取和投入,等于将自己的生命已溶入了鼎明集团。在经得他同意后,我宣布,我现在正式收斘册为义子,并且帮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朱遂贺,以后,他就是遂贮遂赋你们俩的堂弟,是全劢的表兄,也是我的儿子!但是,这个消息暂时不能向外公布,只是我们几个人知道,大家也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朱遂贺加入我们大家庭,对我们战胜定福公司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希望大家多与他交流和研究战胜定福公司的方略!”

    朱遂贮和朱遂赋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意外,虽然他俩与斘册——眼前的朱遂贺,有过多次见面,但几乎没有过详细的交流,大多是点头打招呼。这个一直在阿叔身边的助手,如今突然转换角『色』,变成阿叔的义子,自己的堂弟,总觉得不甚自然。二人便百般找话题,却掩盖不了尴尬。

    倒是斘册淡定,把话题放在对付定福公司上:

    “根据目前我们的实力,可以和定福公司一战,前提是要进一步弄清定福公司的后援情况,有没有不被我们所知的关键机要和人事。在此之前,我们就没知道定福公司在我们的隔壁有那么大的名堂。”

    在朱生幡眼里,这个义子沉着冷静,做事细心,更有一手好功夫,平时都是以助手兼保镖身份伴随在身边。虽然他不想对外公布收他为义子的消息,但朱生幡心里有数,待到时机成熟时就会公布。现在是关键时刻,向朱遂贮朱遂赋他们公布,可以加强凝聚力,增强众人对击败强大对手定福公司的信心。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定福公司除了在我们的后山设有办公室外,在其它地方还有没有办公室呢?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查清所有的细节,探清虚实,做好详细计划,才能行动,否则,则可能存在漏网之鱼,后患极大,甚至会被对手反制。这就是为什么刚才我说很多门路没理清的情况。”斘册解释道。

    朱生幡点了点头,觉得非常有道理,也暗赞这个义子冷静稳重慎密可靠。

    “有道理,我们现阶段需要做准备工作,先用昆器跟踪定福公司后山工作人员,看看佢们的活动规律范围,再分级跟踪佢们对外联系的人,务必要将定福公司的架构和人事查得一清二楚,这样才可以下手开战。因此,工作量非常大,我们要同心同力,克服困难,彻底将定福公司铲灭,不留半点痕迹,不留半点资料,只给定福公司留下一班傻人懵汉!”朱生幡说道。

    经过分工,调用了绝大多数的昆器畜器集结后山基地,开始对定福公司进行全面查探。但是,昆器开始工作时,传回的影像模糊不清,杂声噪音充斥。很明显,定福公司所有办公场所都装配了干扰器。

    “这个没问题,之前新专案组也曾设置干扰器,全劢已研发出抗干扰器,依照之前的方案处理就行了,具体和全劢沟通调试吧。”朱生幡吩咐朱遂赋道。

    全劢按照此前的步骤,在各微侦上安装上抗干扰器,再次尝试侦察定福公司所有办公场所及其所有职员。前方传回的画面依然雪花白雾,声音杂『乱』,无任何价值。

    “定福公司的办公场所是否一直都设有干扰器?还是意识到我们要监控佢们而增设了干扰器?佢们的干扰器为何有别于新专案组设置的干扰器?”

    朱生幡提出了几个疑问让大家解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