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六八章 玩性不改(一)
    扫雷行动中止后的一段时间里,朱遂贮满觉疲惫,总是淡乏无味,郁郁寡欢。他想不明白此时为何是此状态,不是休息不好,也不是因阳展媚知晓他此前一些风流行径,更不是因鼎明集团找不到歼灭定福公司的最佳方策。那是为什么呢?

    突然,他瞥见桌边一瓶红酒,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瞬间他已明白此时心绪不宁的原因:很久没喝酒了!

    自从从警署出来后,朱遂贮确实没真真正正的喝过一场酒,每天都是陪附在朱生幡左右,总是在研究如何对付定福公司,总是被要求钻研昆器等技术,实在枯燥。虽然办公室也有酒,但一个人孤喝,无甚味道。

    “打个电话给张体尚吧,闷死了,看看有啥节目,玩半天也好。”

    想到这里,朱遂贮便想拨打张体尚的电话,可是刚拿出电话时,他便退缩了。

    此前,阳展媚已向张体尚朱遂赅交代,不许他们再与朱遂贮胡混,这也得到朱生幡的赞同。朱生幡并告诫张体尚和朱遂赅,若然朱遂贮再约他们去浪『荡』,要立刻向他汇报。所以,打电话给张体尚,就等于向朱生幡汇报自己的风流意欲。

    恰在这时,古青冈来电,和往常一样,主要聊些娱乐玩耍事项,还津津有味地讲述了他在欧洲的奇遇,尤其对一个金发女郎赞口不绝,大大地吊起朱遂贮的胃口。

    听到朱遂贮对金发女郎有着浓厚的兴趣,古青冈表示近段时间可能会到美国一些城市作体验,并问他是否有兴趣,如果有兴趣就出来坐坐面谈。

    朱遂贮知道这是古青冈约见他的习惯方式,而且每次都能令他满意而归。于是,朱遂贮应约来到一间咖啡厅。

    古青冈是定福公司职员,上次朱遂贮被袤东警厅拘捕时,前前后后都是他在斡旋,并在短时间内把朱遂贮弄出来。

    这次的见面,古青冈又给朱遂贮一个大大的惊喜:

    “遂贮兄,这次不但可以一览金发女郎丰姿,而且还有红发女郎的温柔奉侍啊!好艳福,好艳福!公司近段时间可以安排你到拉斯维加斯畅游,已备好30万美金作为你到拉斯维加斯的旅游经费,你挑个时间出行吧,可以玩一到二个月。具体签证问题,公司已经帮你安排好。另外,到了拉斯维加斯后,有人安排接待你,其中有一个名叫丝琳的金发女郎前半程陪伴你左右,服侍你的一切生活起居。另外一名叫黛妮的红发郎将负责你后半程的生活起居。过程中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向我反映,我会尽所能地帮助你。”

    “哦,这个……不知道时间能否安排得来……我可否带个男伴?这样不至于有孤单感,毕竟有个中文话伴更踏实点。”朱遂贮内心暗喜,却故作谦让的说。

    “噢,别担心,丝琳和黛妩的中文说得很好,其他陪同人员的中文也绝不蹩脚,就如我与你交流一样,也随时可以当翻译,有那么多人陪着你,肯定不会孤单的。不过,你说的带一个男伴,我可以和公司说一下,看看能否安排,但是,有一点是必须注意的,一定不能让这个随行人员知道你和我们公司的关系,否则对你和我们公司都有很大影响,这个你应该明白的。”古青冈答道,后又继续说:

    “这段时间你们鼎明集团有什么动作?前段时间的慈善布控热情似乎有所减退,这是什么原因?应该催促你们朱总加紧步伐才行,现在策立皇室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哦。”

    “这个你放心好了,我只跟那个随行人员说,是我们公司对口企业负责招待的,叫他不用问太多事情就行了……鼎明集团主要的策略都是朱生幡把控,我从中说不上话,我只负责日常各设备的维护和新品研发。可能立皇室没有实质『性』进展,他有点气馁了吧,回去我再劝劝他。”朱遂贮说。

    “随行人员的事必须谨慎,不能『乱』说话,否则你和我都担当不起。另外,据我们公司反馈,此前警方多名人员突然傻疯,其中多为袤东警厅警员,说得具体点,这些警员都曾经办抓捕你的案子,你应该清楚此事吧?”古青冈问道。

    “这……这个也是朱生幡的意思,和后来处置新专案组成员如出一辙,都是为了免却后患,不知道朱生幡他是否已向你们公司透『露』。这些,对你们公司有影响吗?”朱遂贮小心地答道。

    古青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

    “你要记住,但凡你们公司有什么决策,请知会我们,这也是我们对你的最基本要求,此前对新专案组采取行动的资讯,你也没曾告知我们。要知道,当时我们公司缴付的一千万,其中有三百万是转归你所有的,朱生幡可没知道此细节啊!可能那是我们合作的初期,你还没习惯,这件事就算了。好啦,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别把旅游扫兴了。你把同去的男伴资料发给我吧,我向公司申请下。”

    二人再说些闲话,不久便散了。

    朱遂贮心里想着的是大贡,大贡作男玩伴最理想不过。尤其到赌城,大贡熟知赌博,可以适当给自己指点下。在娱乐方面,大贡猎新猎奇的嗅觉异常灵敏,有大贡在,不失遗憾。而且大贡也是较醒觉的人,不会『乱』开口问一些敏感的事。

    于是,朱遂贮拨打大贡的电话,却未能接通,又拨了多次,始终联系不上大贡。他闷闷不乐的,想把张体尚叫来,让他帮忙联系大贡,后来突然记起大贡的儿子前段时间犯事,猜测大贡可能是因此事未能联系上。

    古青冈斯与朱遂贮会面后,马上与斯朗润探讨评估朱遂贮的表现。斯朗润听完他的述说,沉思良久,说:

    “我们花那么大的代价赎出朱遂贮发展成为我们的内线究竟值不值得?现在他连丁点信息也没透『露』给我们,处理新专案组人员也是朱生幡事后才告知我的。再这样下去,我们要改变策略了。这样吧,趁他这次到拉斯维加斯旅游,我们要想方设法旁敲侧击套套他的口风,看看是否能套出些关键信息。前些天,后山办公室的报警器鸣响,还没确定是停电的原因还是其它方面原因。事后,技术人员对配置到报警器的电脑主机、程控总机、资料库、国际传真器、视频会议机、机密室等机器和场所逐个排查,没发现有异常,因此大家都认为是停电所致。而我对这个说法还有所保留,所以想通过朱遂贮直接或间接了解,这个现象是否和鼎明集团有关。挑几个细心的人招待朱遂贮,他要带男伴没问题,答应他,这样也可以从另一个点了解鼎明集团现在的细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