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零章 玩性不改(三)
    休整过后,丝琳也不顾忌大贡在旁,倚着朱遂贮来到酒店餐厅包间,见到戴集麦都等人已在等候。

    众人全部站起来,客套地与朱遂贮大贡打招呼,并依次入座。随后,杯盏响,肴味香,气氛甚为浓厚。

    “朱兄,来到美国就把这里当成家一样,把身和心都放松下来,有什么问题尽管向我们说,不过,有些问题还是需要丝琳小姐帮忙解决的,你说是吗?丝琳小姐。”麦都满脸笑容地说。

    “朱公子才情兼备,有着最健壮的体魄,这种东方骑士的魅力,令小女子非常受用,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啊!”丝琳歪头向着朱遂贮说道。

    众人大笑,纷纷竖起大拇指夸赞朱遂贮,又轮番向他敬酒,气氛浪浪逐向高『潮』。

    朱遂贮虽历经各『色』应酬,却从来没有象今晚如此受用和放松,于是大杯酒的直倒进胃,令麦都见识到东西方酒文化的差异。此时的朱遂贮虽然喝进的酒总量不多,但是已见到他热情高涨,兴劲十足,并开口说:

    “感谢定福公司的招待,我作为鼎明集团骨干,还没有……”

    “朱兄喝多了,丝琳小姐你扶他回房休息吧,明天我们再聚吧。”没等朱遂贮说下去,戴集已开口打断他的说话。

    丝琳连忙扶着朱遂贮准备回房,朱遂贮自知忘了古青冈的叮嘱说错了口,并不推却,只和大贡打个招呼,便倚着丝琳回房里去了。

    回到房间,喝过丝琳冲的解酒蜜檬水后,朱遂贮缓了过来,酒已全部醒,心里想着不能冷落大贡,最重要的是记挂着这里的赌场。

    朱遂贮和丝琳说声后,便直接去到大贡的房间找他,大贡刚好回到房间,于是他便搭着大贡肩膀,缓步走出酒店,他想和大贡出去遛遛,欣赏这里的金碧辉煌。

    趁此机会,朱遂贮对大贡解释晚餐时的事情,说:

    “这些美国佬想与我合作开发一款高端电子产品,为了保守商业机密,所以在公共场所不便谈论,不要见怪哦。”

    “嗯,没事,来这里就是为了玩得开心,我把其它事都放在一边了。”大贡答道。

    于是,二人漫步街中,只见街上此时已霓灯闪碧,万珠耀翠,人皆染彩,幻象穷变,全浸于彩灯的海洋中。

    恰逢音乐喷泉开启,二人钻入人群中,踮脚抬头,同赏佳景。

    只见广场中间一柱柱泉水在舞动,时而轻婉细腻,配以绵绵柔乐,滴滴动人,涂以『迷』红宝蓝,『色』『色』悬心,此时有如巧匠浇花;时而急喷迸『射』,兼有疾曲劲拍,柱柱撼众,染以橙黄翠绿,闪闪震心,此时有如万军进发;时而妖娆诡异,窜来靡靡电音,道道勾魂,画以雾褐淀紫,彩彩摄魄,此时有如魔魅出动。

    “走,到赌场看看,这次小玩一下,赢了,去找girl!你看,那边有个girl的广告牌,我听麦都说是一个大大好玩的地方,咱们等一下过去娱乐娱乐,挑一个正货,好好体验北美风情。”

    朱遂贮说完,便拉着大贡进入了一间酒店赌场。

    “哈哈,你就不必找girl了吧?有金发陪,异国风味,他乡山水,情调大大不同的。”大贡笑着说。

    “这方面要一齐玩,肯定要照顾哥你才行!难道让哥你孤伶伶吗?对了,现在玩啥项目?以前在央勐没到过你的场玩百家乐,现在就玩百家乐吧,怎么样?”朱遂贮问道。

    “百家乐流行于世界所有大型赌场中,玩的人很多。百家乐表面看上去是挺公平的,赔率也挺实在,不象那些鱼虾蟹、龙虎,甚至是番摊,抽水较多,单算赔率已经大亏,不好。不过,百家乐规则是经过几个世纪的完善,连精算师也惊叹其计算严密,想从数学方面捕捉漏洞赢钱,机会为零。”大贡说道。

    “哥,即是怎么样?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赌博还有数学方面的漏洞?那么哪种赌博有这样的漏洞呢?”

    “还是玩廿一点吧,据世界级的精算师计算,丁家玩廿一点胜算有60%以上。曾经有精算师到澳门赌廿一点,赢了不少钱。后来,那个精算师给黑道弄残了,因此他心灰意冷,把这些计算公式手稿销毁,从此再也不从事精算赌博。他死后,这些精算方法和公式也轶失了。”大贡摇着头说。

    “怎么个精算法?什么是漏洞?能具体解释下吗?”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比如,足球赛皇家马德里对阵切尔西,皇马让半球1赔1.05,那么切尔西是1赔0.87,这个过程中,两队的赔率都会因各种因素而变动,当皇马的赔率变成0.87后,切尔西相对应的赔率就变成了1.05,那么早期投注到皇马赔率为1.05的话,现在可以再投注1.05赔率的切尔西,做到稳赚不赔,也就是说,两队都投十万,无论谁输谁赢,都可以赚五千。所以有些人利用软件在不同足球投注网中开展‘抽水’工作,其原理也是利用某些网站调整赔率速度不够快,造成有以上我所说的赔率差。其计算抽水的方法就是精算,具体计算公式就是将两边的赔率相乘,得出的结果大于1时,就可以两边投注抽水;通过软件快速下注就是抓住网站的漏洞。”

    大贡故意用赌足球来举事例,想观察朱遂贮对足球赌博是否还有兴趣。

    “哥,你不早说,做软件我在行,咱们回去弄弄这些!现在既然来到这里了,还是玩玩吧,按你说的,玩廿一点。”

    “嘻嘻,没问题。那个精算师的手稿虽轶失,但江湖中流传下很多他的基本玩法套路,这个我还记得,小赢是没问题的。”

    “那就全靠你了!”

    二人来到廿一点台前,坐了下来。按照大贡的安排,分作二门投注,大贡坐头门,朱遂贮坐中后门。其策略就是头门尽量补牌,到达十六七点后不再补牌;而朱遂贮那门如果有十三四点以上,就不要补牌了,坐等庄家爆点。

    二人专注地投入其中,个中拍腿嗟叹,振臂扬奋,迂回曲折,屯兵对峙,高歌猛进,都不尽详述。最后,朱遂贮赢了三万美金,被大贡拉着走出赌厅。

    二人走到百丽宫,此时正值百星表演,现场热辣烫滚,轰隆隆,闹穰穰,更有铁达尼号的沉没掀起全场高『潮』,此情此景,只能用歌声表达:

    帝国的汹涌,述如万民畅动。全球的高『潮』,莫过百丽泄『射』;举一缸烈酒,不必淋头,不必沐身,只想豪喝到底;还是给我一艘渡轮吧,太平洋在我的嬉戏下,无须再怕冰山汹浪;鞋跟高不过戏拐柱,嗓音响不过电喇叭,今夜璀璨都是万众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