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隐形迷案 > 第一七一章 玩性不改(四)
    “大贡,顶不住了,看那些妖精,上身尽『露』,分明叫人去逛鸡榭,走!”

    朱遂贮说完,便拉着大贡走向有大幅girl广告的那间酒店。他们在酒店大堂转了一大圈,却没有任何动静。

    “以前我到澳门大酒店时,大堂里到处是美女,且很卖力地向人打招呼。现在这里是咋的啦?静悄悄,哪里来的girl!”朱遂贮抱怨道。

    “可能我们没找着路,应该不象阿姆斯特丹那样吧?那个城市红灯区的临街玻璃窗柜里,有各『色』女郎,搔首弄姿,任由路人观看挑选,谈好价后便带进房间,也挺方便。”大贡说。

    “『摸』不着北,还是叫戴集他们指点下。”朱遂贮说道。

    电话接通后,戴集麦都非常熟道,忙指点一番:

    “这项目服务都在酒店的某几层,具体可以向酒店人员询问。这类服务在澳门是属游兵散勇方式,大多是打游击战,不受法律保护。这里却不同,这类服务是合法的,有正规的场所,遵照一定的法则行事,所以请放心享受吧。”

    二人便向酒店人员询问,得知这项服务设在五至七楼,便直奔五楼。

    原来,这里也是莞式运作!二三十个女郎一排站着,任由客人挑选,选好后进房。不同的是,这里不要求女郎做各种花样服务,少了些新鲜刺激和奇招。

    就这样,二人在拉斯维加斯浸了几天,逛遍各个特『色』酒店,领略到海市蜃楼火山喷发的宏壮,感受了金字塔酒店探照灯的眩目。过程中,也与戴集、麦都、丝琳等对酒当歌,骑黄『毛』,赏北里之舞,尝太平洋之玳瑁,不亦乐乎。

    旅游的后半段,服侍朱遂贮的是红发女郎黛妮,这个象妖精般的精灵,更让朱遂贮声『色』情欲尽畅。

    黛妮和丝琳分别将她们与朱遂贮的个人谈话,凡涉及定福公司和鼎明集团关系的,都一一记录并向斯朗润汇报。

    有一天,斘册突然来到拉斯维加斯找朱遂贮,倍令朱遂贮意外。斘册来到这里,除了转达朱生幡一些嘱咐之外,便东搭西扯,顾里言他。朱遂贮也不在意,继续投入地玩。或许斘册认为朱遂贮太沉『迷』,有事也不想说,不久后便告辞而去。

    久处喧嚣,便向往宁静。朱遂贮似乎也一样,他厌烦了闹哄哄,便和大贡赶到红石大峡谷转转。

    蓝天白云映衬下的红石山格外艳,石山层层颜『色』的差异,看上去宏壮无比,但是山上无树绝草,又有满满荒凉感。

    看惯了绿水青山,又觉得这里单调。大贡便拉着朱遂贮去寻溪觅水:

    “我听一个大国游客说,这里有一条河,咱去找找吧,或许有另一番不同的体验。”

    “可以,整天憋在室内,空气混浊,也该吸吸氧了。”

    二人几经爬涉,终于看到两排红白相间的岩石,一条清溪在其中缓缓流淌,石山那边更有郁树茁立。二人停下来,深深呼吸,一阵舒松。后又向树林中走去。

    这时,只听得有人在喃喃自语,这声音就是从树林中传出来的。二人好奇,循声而去,隐约听得其声:

    “……世事纷纭,碌碌人往来,尝不尽佳肴美羹,偿不尽情孽世债;佛事清宁,谦谦众皈依……”

    只见那人端坐树下,双手叠上,放于大腿间,闭目安然,喃喃细诵。

    “肖涯!肖涯!”朱遂贮大声叫道。

    那人听到叫声后,神『色』依然,只不过已停止喃诵,慢慢地张开眼晴。

    大贡看见眼前这个人也很象肖涯,但没有立刻上前相认,因为他此前曾多次见到与肖涯相似的人,试图相认才知是看错,所以大贡拉拉朱遂贮,示意他不要出声。双方静对良久。

    此时,大贡也看清眼前的人,他的的确确就是肖涯!他依然是休闲装,平短发,脸『色』比以前好了很多。

    “肖涯,想不到在异国见到你,你还好吗?”大贡轻声说道。

    这次的见面,与肖涯初次到边南找到大贡时显然不同,没有欢呼惊喜,没有久别的诉衷肠,也没有一吐往事的冲动。只有默默无以言的表情,似乎昭示二人已是天地之届,水陆差分。

    “肖涯,见到你真好,咱们去纽约酒店啤啤,去百利斯酒店girlgirl!”朱遂贮说道。

    “不必了,历经的繁华,必在内心喧嚣不已。现今,我才从那喧界跳出来,不必再趟。”

    原来,肖涯已到拉斯维加斯半年,到此的目的是解救陷入赌博之人,广施佛仁,将佢们皈归我佛。他现在住在拉斯维加斯隧道中,同住的还有很多拉斯维加斯流浪汉、失业者、穷人、赌博输光身家的人。

    “既然如此有缘,不如随我到隧道里看望下那些待佛解救的人吧。”肖涯站起来说道。

    二人应允从往。

    来到隧道口,一阵难闻的臭味随风吹进了大家的鼻中。朱遂贮掩鼻驻足,不想往前,后犹豫一下,又跟着肖涯继续深入隧道里。

    每隔三五米,便有一些被褥杂物等陈放于隧道边,很明显,这是肖涯所说的流浪汉、失业者、穷人、赌光身家的人的栖身之所。一路走过,有不少人向肖涯打招呼,这些都是肖涯救助过的人。

    三人来到一铺较为干净的被褥旁,停了下来。肖涯招呼二人盘腿坐下,并给他们递上一支矿泉水。

    “你每天都是住这里?蚊叮虫咬的,不如跟我们回酒店住吧。”朱遂贮说道。

    “不用,在这里,我可以参禅悟道,全身心皆往平静,甚至不用睡觉也精神如常,所以,在这里住得挺舒服的,无须给你们添麻烦。”

    朱遂贮还要再劝,被大贡拉住了。

    “你如何救助那些人?”大贡问道。

    “大多数人都因贪欲而陷入『迷』『惑』中,需知所有事物都是苦、无常和无我。将万物看化,不再执着,从这个深层来救助人才是彻底的救助方法。我做的只是资助些钱物给佢们,劝教些佛道,离彻底救助佢们很远很远。住在隧道的人,都曾对赌博有过痴『迷』,并陷入其中,这些正是我的救助对象,以免更多人象我以前一样,陷入赌博中不能执悟。”

    说话间,只见有一个满腮胡须曲卷头发的壮男走了过来,恶狠狠地瞪着肖涯,并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似乎在抱怨肖涯。

    旁边另一个看似是亚裔的男子也走过来,并将壮男的话翻译给大家听:

    “他说自从你来到隧道后,他一直都是输钱,现在肖涯又带二个人来这里,他说明显是带来更多晦气。”

    肖涯对胡须汉说声“sorry”,便默默地盘坐在地,继续与大贡和朱遂贮说话。

    可能是这个动作激怒了胡须壮男,壮男急速地赶回他所睡的地方,拿出一条短棒,冲向肖涯。在离肖涯大约有二三米时,壮男“扑通”一声,跌到在地,擦了一臂伤口,血直流。那短棒掉落,滚到一边。

    大贡和朱遂贮此时都站了起来,走近壮男。肖涯也起身,正欲扶起壮男。

    只见壮男又迅速爬起来,抡起拳头,向肖涯头部击去。众人惊诧,意欲阻拦。可是壮男的拳头还没有打到肖涯,便偏离了,且差点又失重心,似乎是有人将他的手挡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